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毛里塔尼亚、阿尔及利亚:突袭行动余波荡漾

7月25日,法国与毛里塔尼亚联手,突击马里境内恐怖组织AQIM的巢穴,但未能营救法国籍援助人员Michel Germaneau,他已遭歹徒杀害,此举行动造成外交关系紧绷,因为法国藉此重申反恐及打击AQIM的决心。萨赫勒(Sahel)地区博客对局势相当忧心,认为近期事件反映出当地青年趋于激进,且各国外交关系复杂。

Azawagh地区照片来自Wikimedia,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青年日益激进的态度,从突袭中身亡的AQIM成员Abdelkader Ould Ahmednah背景即可明白,Nasser Weddady是社运人士兼博客,与他同样来自毛里塔尼亚,说明为何得注意这位年轻人从何开始参与AQIM

Abdelkader Ould Ahmednah和许多年轻部落民众相同,原本笃定能成为富商,但他走上另一条道路,他和兄弟皆属于国内菁英阶级,不是因为贫困而成为暴力烈士,而是受意 识型态吸引,因为茅国不良教育体制下,他们相信伊斯兰教是社会核心,而他们是「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的一员,但他们无法接受理想与眼前社会现实不符, 宗教给予他们的另一个简单选项,亦即若社会正在失控,就必须回归核心价值。

Weddady提到:

我觉得只要毛里塔尼亚国家论述仍强调,要以模糊的伊斯兰形象做为国家认同核心,国内就会出现更多像Abdelkader Ould Ahmednah的人,他们只要像穆斯林兄弟党一样,披着伊斯兰教的外衣,掩饰任何意识型态语言,招募这群漫无目标、寻找方向的世代。

KalThe Moor Next Door博客强调,AQIM的意识型态与富裕的毛里塔尼亚年轻人相呼应,他还提到

在「去部落化」的背景下,都市人口增加,国际阿拉伯文报纸、卫星媒体、网际网络,都取代过往有限的部落及家族忠诚,换成更抽象的 国际概念,如民族主义、阿拉伯主义、伊斯兰主义等,这种现象自一九七零年代末期,在毛里塔尼亚进展快速,这并非意指现代的年轻族群脱离部落主义,只是他们 进入新型政治意识,让他们与更广泛的社会不满相通,例如AQIM懂得利用家族/部落脉络招募成员,不过目前只能渗透至隔绝于国际化之外的地方部落。

Kal另指出,阿尔及利亚政府认为,联军发动突袭之前,应向阿国征询更多资讯:

突击未获阿尔及利亚政府支持便进行,也未经过今年初区域反恐会议后成立的Tamanrasset司令部,这场突袭忽视为打击 AQIM而建立的区域安全架构,法国据报导提供后勤及技术支援,而毛里塔尼亚则出劳力,一项阿尔及利亚的消息来源向我表示,法国涉入此次行动,只会让舆论 觉得「法国攻击非洲阵营、杀害穆斯林,让自己树敌更多,法国若过去公开与这些行动牵连,将危及非洲国家努力,让非洲国家犹如配角,好像法国在打击恐怖份 子,但其实都是非洲国家在动手」。[…]其他阿尔及利亚消息来源指出,阿国参与突击,就像法国一样,都可能削弱反AQIM行动的正当性(主要是因为心 态与马里对阿尔及利亚的观感);其他人认为阿国若介入,将造成更多不必要的平民伤亡。马里及毛里塔尼亚消息来源提到,过去六个月内,马里的阿拉伯偷渡客在 阿尔及利亚边境附近,曾遭到阿国直升机开火。

Kal于Twitter网站上提到,当周发生第二次阿尔及利亚突袭,另指出,「阿尔及利亚否认参与,因为希望以法国做为掩护」。

AQIM分布地区图片,来自Wikimedia的Orthuberra,依据创用CC Attribution-Share Alike 3.0授权使用

Jeune Afrique提到,相较于AQIM的说法,法国政府否认在突击前曾与该组织谈判:

法国总统府自一开始便表明,挟持Michel Germaneau为人质的人士于7月25日将他杀害,期间一直拒绝谈判,至8月2日为止,法国仍秉持如此立场。

Jeune Afrique亦提到,对于这场解救行动,阿尔及利亚政府可能事先知情

通常阿尔及利亚总会快速出面否认涉案,但此次却选择保持沉默,事实上,法国外交部门早于阿国政府发表声明之前先声夺人,强调在行动前确实已告知阿尔及利亚。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