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Chez Gangoueus:一个精彩的法语非洲文学博客

雷亚希‧乌亚朋齐(Réassi Ouabonzi)

2010年最佳博客大奖聚焦于各家精彩博客,涵盖语言多达十一种。Chez Gangoueus(意译:在刚果) [法] 荣获法文最佳博客第二名 。从2007年开始,雷亚希‧乌亚朋齐以读者身份在博客上撰写有关法语系非裔作家与离散作家的文章,一篇一本书。随着时间推移,Chez Gangoueus成了非裔作家与离散作家的线上指南。

全球之声:你为什么会开始一个以书为主的博客?

我从少年起就热爱阅读,如饥似渴地读完了我家附近(刚果)布拉柴维尔法国文化中心的所有藏书。我来自刚果的父母在法国生下我,之后十八年里 我分别在这两个国家生活,现在则定居法国。阅读用去太多时间,念物理后我暂停了一阵子。直到某天我看了强纳森.戴米(Jonathan Demme)执导的电影《魅影情真》(Beloved),这部影片根据诺贝尔得主童妮.摩里森(Toni Morrison)的小说改编。我才大梦初醒,下定决心读完她所有的作品。她让我重新开始阅读。

你集中讨论法语黑人文学的原因?

这是一段深思熟虑的过程。黑人如何看待自己、如何被再现,这些是我感兴趣的部份。我开始用博客纪录阅读心得,而且,说白一点,除了线上杂志《南方文化》(Culture Sud)之外,在法语网站圈根本找不到任何有关非洲或黑人文学的资源。

第耶诺.莫内南波(Tierno Monénembo)的《天空刻度》(Les écailles du ciel)

当今法语非洲文学的潮流有哪些?

我主要回顾黑人文学,包括非洲各国、法属西印度群岛或侨居国外的作家。不过,让我想想:在刚果,一批新锐作家深受文学奖得主与知识份子阿兰‧马邦库(Alain Mabanckou)的鼓舞。至于塞内加尔,我着迷于那些继畅销作家玛丽‧恩迪亚耶(Marie NDiaye)之后崛起(赋权)的女性作家。我注意到喀麦隆作家一迳保有「轻蔑挑衅」(”in your face”)的直率与活力。我也得承认自己十分敬佩奈及利亚的作家,例如了不起的钦努阿·阿契贝(Chinua Achebe)。说到法语系国家的作家,我还可以列举许多人:来自吉布提(Djibouti)的阿卜杜拉赫曼·瓦拜里(Abdourahman A. Waberi)、刚果的吉米‧悠玛(Jimi Yuma)、喀麦隆的帕特里斯·根(Patrice Nganang)莱奥挪拉‧米亚诺(Léonora Miano)…他们全在我的博客联播名单上。

海地作家凯特丽‧玛赫斯(Kettly Mars)的《荒蛮时节》(Saisons sauvages)

如今非洲作家已是法国文学奖项的常胜军,但你提到的作家在法文书店里不是没人知道就是根本找不着。

法语写作的黑人文学作品找不到出版社,也缺乏读者群。在法语系非洲国家,出书很难,而书又贵又难找。不过,这问题举世皆然。西非人能写作也 能出版自己的想法,但我们也该读这些作品。不知道为什么,非洲人就是没办法读那些跟自己有关的书。他们希望从别处征询意见。我的博客提供作者们一些网站读 者资讯:每个月平均有数千人造访网站,半数来自法国大城,三成来自西非…

有时候你也会在博客上回顾日本或南美的作品,却从来不见法语「白人」文学的踪迹。

吉尔贝‧盖托(Gilbert Gatore)的《在过去的未来》(Le passé devant soi)

法国文学太以自我为中心。人生短暂,我们该继续往前走。同样地,法国白人作家一点都没察觉当前法国的真正挑战:贫民区里那些无公民身份的黑人与阿拉伯年轻人所面对的困境。

法国畅销作家玛丽‧恩迪亚耶的获奖作品《三个女强人》(Trois Femmes Puissantes)

你为什么把博客取名Chez Gangoueus(在刚果)?

Ngangoué是我刚果名字里的第二个。我自认拥有非洲与西方的背景与文化,期待找出反映这个特点的方式,因此我加上词尾「us」呼应拉 丁文化,就像布鲁图斯(Brutus)、屋大维(Octavius)或是不列塔尼库斯/大不列颠的(Britannicus)这些个名字。 Gangouéus正反映了我的双重认同。

你总拿着那些读着的书拍照,而且还通常都在公众运输系统里。

因为我就在这些地方读书!工作是工作,家庭是家庭。往返巴黎的通勤时间就是我的阅读时光。

奇卡亚‧犹坦西(Tchicaya U Tam'Si)的《飞蛾》(Les phalènes)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