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沙特阿拉伯:女性永远只能依赖

沙乌地阿拉伯正在赶上时代的脚步,博客Eman Al Nafjan告诉我们该国是怎么做的。

你是否知道沙乌地阿拉伯有个服务,当「依赖人」离开这个国家时,外交部会传简讯通知她的男性监护人?

男性「监护人」通常是父亲或是丈夫,如果都没有的话,就是兄弟。「依赖人」指的是妻子、女儿、跟姊妹。

Eman在假期当中花了一点时间报导:

我现在正在义大利与家人渡假,但我必须把外交部寄给我丈夫的讯息发表出来。显然他们推出了一个新的服务,当「依赖人」离开这个国家时,外交部会传简讯通知她的男性监护人。讯息中不会说明依赖人去哪个国家,只会说她出国了。我的丈夫告诉我当我先前前往德国时,他也收过同样的简讯。

她补充道:

我是位成年女性,自食其力超过十年,但如今按照沙国政府的作法,因为我的性别,直到我死我都是一介依赖人。

这篇短文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吸引了超过93则以上的回响。回响内容包括支持、对宗教的质疑、跟分享类似经验。

Kha对此感到讶异,并写道:

我的天啊。他们还传简讯?一个国家既然在这种事情上头紧追科技脚步,却彻底在性别跟性平等议题上落后,啊。

一位署名健康实践者的读者也分享了她旅行的经验:

我当时正与我六十岁的母亲出国旅游,我们发现许可已经失效,该名官员跟我说,只要女性年龄超过五十岁就可以不需要许可出国旅游!!!

更让我震惊的是:许多女性医生跟博士,只要没有获得男性监护人的许可,就不能参加任何会议,即使这名达二十一岁的男性比她年轻,比她没用。

对我来说,得知受过良好教育却被视为依赖人的女性,如果没有获得监护人的同意,连前往沙国政府单位也不行,更别提出国了,这真是一大悲剧。

Om Lujain 接著说:

我认为他们每个人都自行决定需要许可的年龄上限,例如我妈已经五十四岁了,却依然需要她的弟弟许可(她已经离婚)才能去旅行,旅行时还得带著她弟弟给的许可在身上。

你是对的,一个成年女性无法自行作决定,什么事情都必须乞求兄弟/儿子/父亲/丈夫才可以达成,这当然是悲剧,。

同时 Hala 说这些投注在追踪沙国女性上的资源应该用在发展该国的基础建设才对。她写道:

想到花在跟踪女性上头的这些金钱跟策划,而同时我们国内的基础建设还只是一团糟,下雨就塌,上头的那些人啊把问题优先顺序搞错了吧…

Fawad 扮演恶魔辩护人的角色,表示不认为寄封简讯给监护人有什么问题:

这只是入境跟出境的简讯服务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LOL

但是 Kha 不认同这种说法,并提出反驳:

这当然是件大事,因为这基本上是个追踪系统。为何某人不能在没有其他人知情的情况下自己作决定?难道说有哪个女人,或是有哪个人,没有隐私权吗?这些简讯意味著这些女性不是无助就是愚蠢,所以丈夫需要紧盯不舍。你知道哪种人需要被盯著吗?小孩子。身为专业人士的成年女性不是小孩子。当小孩自己一个人出国的时候,他们才应该寄简讯通知,而不是对成年女性!

Jenna 提出一个新的提议:

这个嘛,我也想要有个系统追踪我的老公…每次他跟陌生女性说话或调情的时候…请传简讯给我!

同时,Vicks 把议题带向另一个层次,她说:

真是有趣的文章!!!而我感到讶异的是尽管大多数的回响都表示他们不喜欢沙国政府这种作法(跟许多其他类似的作为),但这些人却连对政府表现一点异议或进行某种形式的抗议都没有(女权运动者跟穆斯林人权组织在这个议题上都消失了?)…
要是有西方国家政府在国内对穆斯林女性作同样的事情…这些人权组织早就上街头游行大喊歧视跟反对伊斯兰恐惧症了!!!

Ari 呼吁众人起义:

我还在等这些沙国生活优渥的公主们真的作点事情还自己自由的那天,别只是整天抱怨。

在西方,拥有优渥生活跟社会地位的女性跟一般男女一样上街头、一样抗争,被逮捕,送入监狱,然后被虐待,像是被强制喂食–一切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平等跟投票权。

当沙国女性,以及其他穆斯林男女,都愿意付出代价争取平等时,平等就会来到。在这个时候,有些人会去自由世界渡假,然后生活情条件差的姊妹跟兄弟们就只好继续受苦。

到那天来临之前,继续快乐的购物吧!

要看更多回响,请至原文下方阅读。Eman 针对此议题也续写了一篇文章。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