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全球小麦杀手威胁日增

本文由Pulitzer Center委托全球之声撰稿,以粮食安全为主题,以多媒体方式呈现于专页,分享故事请至此

菌类感染威胁全球第二大作物小麦的情况愈来愈严重,名为Ug99的菌类会造成杆锈病,摧毁整片麦田。

今年初,南非初次发现两种新型菌类,让人更担心会蔓延,全球开发中国家超过十亿人仰赖小麦做为粮食及收入来源。

记者Sharon Schmickle于2008年为Pulitzer Center的调查报导指出,Ug99会带来重大威胁,因为亚洲与非洲八成麦种都可能受菌类影响,自从1999年于乌干达发现此类菌种后,已扩散至肯亚、衣索比亚、也门及伊朗的农田。

Stem rust close-up

麦类作物杆锈病特写照片来自USDA,属公开图片

今年六月举行的第八届全球小麦会议中,发表多篇关于Ug99危险与可能解决方案的论文,也宣布在南非及肯亚发现新型菌种,Tim Ogden在Philanthropy Action博客撰文,呼吁全球慈善人士若关心贫穷问题,应该投入农业,并赞助科学研究,他亦说明发现新菌种的可能后果:

新菌种的毒性更强,现在已出现于南非,杆锈病很容易就会顺着风势,散播至中东及南亚地区,一旦扩散后,最后将杀死全球八成小麦作物,各地农民必须更换小麦品种。

杆锈病问题存在已久,一九六零年代的「绿色革命」中,控制杆锈病就是一大焦点,科学家后来运用基因,让麦株能抵抗菌类,然而Ug99在乌干达出现后,原本受到控制的杆锈病再度成为全球重大威胁。

Allen Dodson在「美国科学家联盟」的Biosecurity Blog强调,人类必须处理这项威胁:

虽然政府逐渐意识到病原体带来的危险,可能是从大自然爆发疫情,或是恐怖份子刻意使然,粮食从产地快速运至各地市场,确实让作物病原体检验及隔离极为困难,随着全球人口及粮食规范日增,处理这项粮食供应威胁显得更加重要。

Ug99的孢子会随风而起,但也会沾附在衣物或植物上传递,在迁徙过程亦会突变,有时成为致命菌种,除了在南非发现新型Ug99之外,研究人员亦在六月的研讨会中,宣布肯亚也找到新的两种菌类,这四项突变种能击溃其中两项最重要的抗杆锈病基因。

在环境政治学博客Red Green and Blue上,Kay Sexton指出,这项问题反映出全球粮食供应多么脆弱。

博客兼生物人类学家James Holland Jones在Monkey's Uncle认为,此事突显演化生物学的重要性。

署名mwilk的读者在《Wired》杂志网站留言,指称杆锈病问题令人类更应追求生物多样性。

一切听来像是新版爱尔兰马铃薯饥荒,这也是为何人类针对重要作物,必须保持基因多样性,避免过度依赖单一作物,许多贫国要达到这项目标很难,但美国肯定有资源维持一套农业基础,以招架这种病原体的攻击,但美国是否有此智慧,则又是另一回事。

人类可使用杀菌剂击溃Ug99,但小农若无法取得杀菌剂,处境依然堪虑,故研究人员希望更进一步,联合国农粮组织于六月成立名为Rust SPORE的网站,监控Ug99及其他麦类疾病源蔓延情况,并同时研究新型抗Ug99的麦种。

不过Robert Winter在Idle Thoughts of an Idle Fellow表示,四月份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与杆锈病都突显科技有其局限:

也许我的想法不合逻辑,但我想到人类对科技的态度,也联想到最近各界愈来愈担心Ug99这个菌种,我们以为已用科学化解杆锈病, 但却在非洲演变为毒性更强的种类,对全球造成极大威胁,也是因为小麦栽种种类标准化的后果,我不反对机械化与自动化,也很认同科学进步的诸多面向,但两个 案例都显示,人类面临根本力量时,风险评估显然不足,瞭解知识局限其实是好事。

Steve Savage在Sustainablog则显得乐观,列举科学家将击溃杆锈病的四项理由:

我打赌这项疾病最严重的后果不会发生,我不是盲目发言,此事攸关全球无数贫民的健康与存亡,有些从事小麦育种的朋友或许态度和我 不同(因为他们需要更多经费),但我猜测这些育种人士会战胜一切(却未获外界重视),我之所以感到乐观,是因为看过优秀科学家过去育种的成果…此次育 种者是否会尽力保障粮食供应?当然会。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