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资讯透明科技网络,三号报告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0年5月17日]

资讯透明科技网络标记与分析36项案例研究时,通常是依据地理位置分类,主要是因为研究员及分析员进 入团队时,职责即为瞭解所在区域内,有哪些促进资讯透明及责任政治的科技计划;但人们若退一步,以全球观点审视所有计划内容,便明显各地区有些共通主题及 策略,本次报告试图汲取其中部分趋势,并为资助单位、计划领导人及研究员提供改善方向及具体建议,让计划能更有效、更快速、更永续。

资讯透明科技网络平台上,我们将案例研究计划列表区分为十类:预算监督、民众申诉、选举监督、国会资讯、矿产业、民间事业资讯透明、倡议、犯罪治安、地方政府、援助资讯透明,透过地图介面,各位能点选不同类别项目,各位若认为我们还遗漏任何计划,请在文末留言指点。

本文将锁定在其中数目最多的两项:预算监督与选举监督。

预算监督

对任何责任政治运动人士而言,监督中央及地方政府预算都是重要工作,若能积极监督,将可防堵及揭发贪腐情事,例如尽管部分人士抗议侵犯隐私权,墨西哥政府仍决定公布民选官员薪资数字(当时墨西哥州长薪资在全球极为优渥),原因在于,任何民选官员开支若明显高于薪资,就应受严格检验,以确认资金来源与是否涉及政治舞弊。

监督预算也能改善公务及基础建设品质,例如美国政府最近通过国内史上最大经济振兴方案,为追踪经费流向,政府建立Recovery.gov网站,ProPublica组织则成立Eye on the Stimulus,同样追踪经费用途;肯亚亦推出振兴方案名为「选区发展基金」,自2003年起资助地方政府改善基础建设与服务,Budget Tracking Tool这项工具有助瞭解经费运用情况,并透过留言提供各项方案进度,可惜目前很少人使用这项工具,对于选区内发展计划实际情况的留言更少。

为有效监督与评估任何预算,资料格式必须让人能使用试算表或资料库分析,资讯必须明确,才能尽可能评量各种变数,资讯也必须及时,才能尽早 揭露贪污及无能情况,可惜多数政府公布预算资讯时,都使用PDF格式,无法进行分析,Our Budget计划的Noam Hoffstater及Alon Padan在访谈时表示,政府主计单位显然拥有试算表格式的预算资讯,但刻意以PDF格式公布,规避外界仔细监督。

Our Budget使用OCR技术,将以色列特拉维夫政府预算制作为Excel试算表格式,志工可浏览并确认每项内容,再以图表呈现政府如何使用纳税钱,历经两年运作后,他们决定与其耗费时间与技术克服问题,不如对政府提出诉讼,要求政府以试算表格式公开预算资讯。

Dinero y Politica运 用相似策略,建立有关阿根廷选举经费的资讯,让选民能在足够资讯下做出决定,根据法律,阿根廷各政党必须在选前十年公布竞选经费来源,但各党仅需以PDF 格式公开资讯,不让民众藉分析资料瞭解政治利益与政治人物的关系,故Dinero y Politica团队制作互动式资料库,以图表等形式呈现各政党献金来自哪些团体、公会及企业。

建议:

Our Budget及Dinero y Política两项计划都使用Many Eyes这项工具,呈现收集所得资料,我们建议其他监督预算人士也学习使用Many Eyes及Many Eyes Wikified,才能让预算资料更易于理解,Google的Fusion Tables也具有强大功能,可储存并绘制有关公共预算的复杂资讯。

这三项计划虽收集与分析资讯,但当地民间团体、记者或博客似乎并未善用,我们建议计划主持人加强对外联系,训练记者、社运人士及博客使用他们开发的工具,若列举简易使用资讯的方式,也能激发他人的灵感与想法。

不少传统民间团体都已致力于预算监督及开放预算多年,「国际预算联盟」制作方便的世界地图,标明各国从事预算监督的组织及资讯,我们建议捐款单位能支持举办国际活动,让预算监督的技术人员与社运人士共聚一堂,分享如何使用现代科技及资讯管理系统拟定策略,以提升预算监督效能,活动后应举行为期三天的密集「书籍快速编写活动」, 制作开放授权、自由取用的专书,说明各项技术步骤,学习如何使用OCR技术取得PDF格式文件的财务资讯、使用公开资料库架构储存预算资讯、查证与交互比 对资讯、使用Many Eyes及Fusion Tables分析资料,并让媒体、博客、民间社会及政府结盟,有效运用分析结果及结论。

专书出版并翻译为多种语言后,我们建议捐助者赞助各国举行barcamp形式的活动,就以预算监督为主题,集结技术人员、民间团体、政府官员、调查记者及博客。

最后我们建议,预算监督平台与大学会计、统计、资工领域教授合作,让学生在学习新技能的同时,亦可改善国家治理。

选举监督

选举观察一如预算监督,都长期追求政府责信与资讯透明,维基百科资 料指出,选举监督历史最早能追溯自1866年摩尔多瓦与瓦拉奇公国(Wallachia)的公投,建立今日的罗马尼亚,近年来,选举观察着重于民主不稳固 或民主转型国家,通常是由国际组织发起,例如欧洲安全合作组织、欧盟、大英国协秘书处、欧洲议会、非洲联盟等,许多国际非政府组织也日益积极投入选举观 察,如卡特中心、国际选制基金会、国家民主基金会、非洲南部选举研究院、国家民主研究院、欧洲选举监督网络等,并通常会与当地非政府组织合作,运用国内既 有网络。

除了这些之外,新一代选举监督网站亦号召一般民众成为选举观察员,藉由手机通报任何选举异常现象,依据计划,这些通报内容会经过查证、分类,再标示于公开地图上。

本次计划并未收录印度的Vote Report India,因为在主流及公民媒体上,已存在众多相关讨论,该计划共同创办人Gaurav Mishra曾戏称,相关报导数量其实比网站实际通报案件数还多,他本人亦详细回顾计划经历,列出其中成败,并记录此次教训,希望能运用在2014年印度大选中。

今年四月,苏丹举行二十多年来首次多党制选举,Sudan Vote Monitor也是另一个使用Ushahidi平台的案例,让选民能透过手机简讯通报异常现象,由结盟的非政府组织验证资讯后,再标示于地图上,为瞭解计划背景,以及在苏丹执行科技计划的困难之处,我非常推荐Rebekah Heacock的文章,题为「苏丹:资通讯科技有成功机会?」。这项计划在选举期间之所以受到注目,是因为网站遭政府暂时封锁,但外界鲜少关心网站对选举公正的影响,就网站资料,一共收到257件通报消息,计划主持人Fareed Zein接受Rebekah Heacock访问时表示,如果加上并未纳入系统的手机简讯,总通报件数约为300件至500件,但其中绝大多数均未经查证,官方亦未曾回应,不过他认为,当初建立这项计划,只是为了提供更多资讯,而非要求任何人负责:

过往选举充满秘密,没有人确知现场发生什么事,这项计划只是希望让国内外获得更多资讯,只要将讯息传递出去便已足够,我们并未打算要任何人采取任何行动,目标是要散播资讯,供人民自行评断。

Zein表示,2011年元月苏丹南部独立公投时,网站也可能再次使用。

Cuidemos el Voto和前两个网站一样,都使用Ushahidi平台从事选举观察,共同创办人Oscar Salazar指出,墨西哥已于2000年走向多党制民主,由Vincente Fox胜选担任总统,但买票与期约贿选仍在破坏民主程序。这项计划有一项成果不同于其他类似计划,获得了墨西哥特别检察署支持与背书,不过也未因此带来任何责信,例如2009年7月5日,有人通报在Puebla地区,有人出价500墨西哥币,要求支持PAN党,但这项消息未经查证,亦无后续进展。选举监督计划若要对责信产生影响,就得有人力物力查证所有通报内容,并确保政府相关单位会回应,或者与其他组织结盟,投入长期后续工作,甚至让政治学毕业生做为一整个学期的计划。

African Elections Project与上述选举监督计划有些许不同,一是未使用Ushahidi计划,二是横跨撒哈拉沙漠以南多国,这项计划由Open Society Initiative for West Africa赞 助,使用新媒体工具制作与散播更多选举相关资讯,涵盖马拉威、纳米比亚、波札纳、尼日、几内亚、莫三比克、茅利塔尼亚、多哥等十国,希望更多人关注选举 后,能避免与揭露选举舞弊,也鼓励清廉选举。不迥这些国家的宽频网络普及率多数介于5%至10%,除非改善这项情况,网络计划如是纵然预算庞大,影响力必 然有限。

VoteReport PH是另一个使用Ushahidi平台的选举监督计划,这些计划使用者人数通常很少,因为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些网站存在,VoteReport PH的情况不同,幕后团队在选前花费六个月时间在菲律宾各地宣传,还开设选民教育课程,教导如何使用自动投票机(这套系统为初次使用),也教导如何以手机简讯通报网站,为了让更多人瞭解公民选举监督平台,这些实地教育工作为必要之举。网站总共收到654则投票异常事件,例如在5月10日下午一点,匿名人士透过手机简讯通报出现「大规模买票行为」,据称这项消息经过查证,但我们并不清楚查证途径为何,也不知道是否有任何后续追踪。VoteReport PH采取了一项策略相当有效,亦即另外撰文突显最迫切的选举舞弊消息,也发表文章整理早期经验及结论,笔者推荐Mong Palatino的报导,题为「以社会媒体监督菲律宾大选」,更能瞭解Twitter及博客在监督菲律宾选举扮演什么角色。

虽然Ushahidi当初于2007年肯亚大选后创立时,是为标示暴力案件地点,人们很快就将这个平台用来监督选举本身,除了上述案例之外,阿富汗黎巴嫩大选时,亦使用同一平台标记投票异常现象。

无论是五月份哥伦比亚总统选举七月份墨西哥Puebla地方选举十月份巴西大选,也都有采用Ushahidi平台的计划。

建议:

我们建议计划主持人至少在选前一年,就该开始规划,除了套用与因应地方需求调整Ushahidi平台有其技术困难,也得投入对外联系工作, 包括第一,取得手机简讯代码,第二,实地举办训练工作坊,第三,与相关民间团体结盟,第四,与媒体机构合作散播讯息。此类计划必须寻求财源,以支付使用看 板、电台广告、海报及传单宣传计划的开销;最重要的一点,或许是与政府选举委员会建立紧密关系,才能订定查证与采纳选举舞弊通报内容的流程,如未签定协 议,计划不太可能为选举公信力及责信造成具体影响。

我们建议网络选举监督计划与大学生合作,以查证及追踪所有通报项目,类似于海地强震的Ushahidi平台内,便仰赖杜夫特大学学生查证通报内容

我们建议捐助单位资助研发特定选举相关程式套件,让Ushahidi平台更适合用于选举监督,Cuidemos el Voto计划的Oscar Salazar指出,Ushahidi欠缺选举监督所需的几项要素:

这个平台的主要功能,是为汇集各方通报,我若将管理权交给所有人,每个人都会看到同一套讯息,假若两个非政府组织各自与不同政党 关系较亲密,却进入同一套系统,开始相互注销通报内容,那该怎么办?我不希望人人都进入同一个系统,我想让不同的非政府组织拥有特别帐号,让他们只看到见 自己与民众通报消息,Ushahidi当初设计时,不是为了让众多非政府组织一同合作,所以要在地方选举里发挥功用,就必须调整平台。

Cuidemos el Voto团队所进行的调整,应该重新组合与包装成一组程式,分享给其他选举监督计划使用。

我们建议Ushahidi团队及其赞助者,要更重视记录案例,尤其是有关选举监督的最佳范例,Patrick Meier曾撰写入门简介,Erik Hersman则在一篇论坛讯息里,比较选举监督计划的内容,但社运人士若要使用Ushahidi平台监督选举,仍欠缺所需的文件记录。我们建议Ushahidi仿效WordPress的Codex,提供文件记录资源。

我们建议研究人员进行更多长期与比较研究,以瞭解网络公民选举监督网站的影响力及操作模式,不同计划的查证程序有何异同?什么策略能带来责信?如何提高正确通报内容比例?如何呈现通报内容以促进行动?公民选举通报匿名利弊?这些问题都需要更多研究。

最后,我们建议多边与民间团体若关注选举监督,应举行国际活动,群集多个网络公民选举监督网站幕后主持人及技术人员,除了分享经验,也制作文件记录供未来参考,东非地区已出现类似活动,但应扩大至国际层次,让各个技术社群能分享技能、技术、资源及未来方案。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们将整理其他类别案例研究内容及建议。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