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圣多美普林西比:抗议医院用水遭窃取

Ayres de Menezes医院小儿科病房,照片来自Joãozinho Leve Leve博客

过去几个月来,圣多美普林西比博客圈不断讨论一个已解决的公共卫生问题,在八月中之前,Ayres de Menezes医院水龙头打开无水可用,不过医院主管保证,目前已无此问题。

自2010年初,博客便在讨论,国内主要医院严重缺水,且供水问题自五年前便存在

葡萄牙医师Ricardo Bianchi在这所医院工作,他于今年二月在Joãozinho Leve-leve博客提及国内医疗产业处境,以及医事人员的日常生活。

在他眼中,缺水是诊疗时一大障碍,让他担心在某些情况下,由于资源匮乏,无法避免发生悲剧

急救设备的标示随处可见,但时常停电又没有自来水,要稳定使用医疗资源便很困难,结果造成病房人数过多,房间闷热、通风很糟,诊疗时又有种种限制,对于习惯葡萄牙医学院及医院情况的我们而言,这种现实环境大不相同。

三个月后,另一名葡萄牙医师Américo也到安哥拉服务,他在同一个博客上写下第一印象:

空间不足、设备有限,每天在医院工作的医疗人员似乎已见怪不怪,尽力善用既有资源,主要难处当然是没有自来水,不仅难以保障患者及医疗人员卫生,也严重限制检验项目。

Menção à rede de abastecimento de água do Hospital na "Ilustração Portugueza", Dez. 1916, Blog Revista Antiga Portuguesa

《Ilustração Portugueza》在1916年12月提及供水系统,图片来自Revista Antiga Portuguesa博客

五月时,相关讨论进入另一个阶段,侨居他国的Humbah Aguiar拍摄一段影片,上传至YouTube网站,题为「圣多美普林西比富人自医院窃水,人们却袖手旁观?」:

国内主要医院无水可用,因为富人将水接至自己家中,人民该有所作为,走上街头示威,我的造反行动就是说出真相…

Aguiar在影片中,提到曾读到一则报导,得知一名孩童在Ayres de Menezes医院连吃药都没水喝,报导抨击,先前便有人指控,医院用水却接上管线导向邻近豪宅区域Campo de Milho:

中央医院渴望用水,200公尺外的豪宅区里,政治人物与企业家水源却用之不竭,急救室一名患者说,「他们有水喝,还能拿来浇花」。

流向豪宅区的水,原本仅供中央医院使用,但邻近富人却破坏管线,将水送至家中享受。

影片引发讨论,也迅速蔓延至其他网络论坛,例如São Tomé Blog在Facebook的群组Canal Santola等,影片在15天内累积1500次浏览,民众在不同平台上的反应也与日俱增。后来新闻网站Téla Nón刊登一则报导,其中医院主管表示,院内八成至九成设备均已无缺水问题,据报导,医院是利用邻近弃置建筑物的管线,但几天后,这一则新闻却经查证为谎言

Ayres de Menezes医院仍无自来水,消防队继续这几个月的情况,每次运几立方公尺的水到医院。

这个消息引发另一项讨论,人们对消防队供水的水质存疑,圣多美普林西比卫生部长Arlindo Carvalho先前亦担心,患者若难以满足个人卫生等基本需求,将在医院引发群聚感染。8月13日,医院主管José Luis表示,「医院水管里终于有水」,但仍不稳定,不过究竟问题如何解决,至今也是一团迷雾,而将水截至Campo de Milho社区的人是否受到处罚,也没有人知道。

文章经Janet Gunter校对。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