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揭开死亡率攀升真相

"Need Air", photo by Maxim Trudolubov, taken on Aug. 4, 2010, in Moscow

「需要空气」,照片来自Maxim Trudolubov,摄于2010年8月4日,莫斯科

在俄罗斯史无前例的山林大火中,社会媒体扮演重要角色,博客圈提供众多灾害第一手消息与证据,也绕过传统由政府掌控的媒体,揭露政府缺乏责信及透明的一面,亦做为社会动员及互助的工具,故取代不负责任的政府,展现网络用户的社会责任(案例如这里这里)。

在另一件更敏感的议题中,社会媒体扮演更重大的角色,莫斯科居民近来死亡率突然上升,也是由博客在八月初引起社会注意,由于高温及空气污染,霾害造成高龄人士、心脏疾病患者与气喘患者难以忍受,主流媒体曾报导多起死亡案例。

原本官员否认死亡率增加,莫斯科卫生单位主管Andrei Seltsovsky后来首度打破 官方沉默态度表示,「一般莫斯科平均每天有360人至380人死亡,今天大约700人」。

但卫生部长Tatyana Golikova认为,这项数据会误导视听,不能当做官方说法,与此同时,媒体上满是传闻指出,不只是真实死亡数字遭封锁,莫斯科医疗人员亦遭禁止以过热或霾害做为死因。

不过在社会媒体里,要隐瞒死讯并不容易,在博客上,死亡变得更公开、更贴近个人,因为博客时常会书写自己的生活,不只是一般民众会讨论野火与酷热造成的医疗情况,医疗人员与医师也会在博客上,写下各种「传闻」的证据。

提出死亡率攀升与引发重大争议的第一篇文章,源于8月7日的LiveJournal用户mamako,他宣称在医院任职,也描述太平间「人满为患」的可怕情况,以及医院病房的极端景象:

我们这栋建筑物里,所有窗户都敞开,走廊、手术室、诊疗室、厕所、治疗室都弥漫烟尘,和外头一样,而在恢复室里,窗户已关上,但烟尘并未消散,40度高温让绷带腐烂,再加上排泄物全都传出恶臭。

过去24小时,本院共有17名患者死亡,昨天为16人,到今天早上,太平间里共有65具遗体,来自本院及邻近院所,遗体只能直立存放于地下室,因为冰柜已满。

救护车不断载来许多中暑长者,但急诊室医却遭到威胁,不得诊断他们是「中暑或过热」(因为这里并不热,莫斯科一切无事)。[…]

莫斯科每间医院处境都相同,大概只有中央医院例外(那是官员与权贵的就诊处)。

注:医院距离克林姆林宫直走只有10公里,但谁在乎?

许多博客都转载这篇文章,引发诸多争议,许多留言者质疑文章为假,LiveJournal社群Antideza_ru成立目的就是为了对抗错误资讯,其中一位成员仔细分析该文,第一,若患者处境是作者职责,这名作者该遭到开除,她应该工作、而非写博客;第二,文内部分细节难以采信(例:没有人会以站立方式停放遗体),不过后来Life.ru刊登一张照片,支持mamako的说法,确实出现禁止诊断为过热或中暑。

mamako张贴争议文章后几个小时,便将文章删除,另一篇知名文章的情况亦然,是top-lap撰写公开信给总理普廷(Vladimir Putin),两个博客都在几天后恢复,mamako解释,是因为自己和家人对好奇记者不堪其扰,才会移除文章,例如在《Komsomolskaya Pravda》的报导指称mamako本人也中暑,而且是个骗子。

虽然外界质疑mamako这篇文章的可信度,博客圈不断提供证据,关心莫斯科医院的可怕环境,koteljnik转载医师朋友的信件:

若我不打开办公室窗户,室温是摄氏34度到35度,但我若开窗,就会开始咳嗽,没有人会减少工时或提高加班时数!我们不介意帮助 民众,这是我们的职责,但政府总该支持我们一些,他们连电风扇都不买,整座医院只有三台冰箱,让我们能有冰水喝,才不会渴死,就连所有必要医疗设备,都未 必塞得进冰箱,[…]但他们却要我们保持沉默!

molitva-i-post提到祖父因热浪过世:

祖父过世转眼已近24小时,遗体仍放在家里,室外气温摄氏35度,我们拿湿毛毯裹住大体,再关上窗户,希望减缓腐烂速度,也把湿毛巾塞在门下,我们无法联络到葬仪服务,付费服务也找不到,[…]

莫斯科晚上八点,已有800人身亡,葬仪服务每天最多只能处理300名死者,也没有人员前来协助,祖父已开始浮肿,我们会用封闭式棺木下葬,但不知道何时才有人来运遗体。[…]

许多博客也转载这篇文章,有些留言者希望帮忙,lion_casserole详细写下如何在家中长期处理遗体,但仍有许多博客觉得内容造假,有些留言非常欠缺尊重态度

若上述所言属实,这就是个愚蠢又懒惰的俄国人,枯等沙皇到来为他善后,若所言不实(很可能造假),作者则非常可恶,玩弄其他人的感受。

molitva-i-post并未回应这些批评,但几天后,她张贴过世祖父的照片,表示12个小时后,终于有人来运走遗体,相较于最近莫斯科平均处理速度,还算相对迅速。

博客持续提供莫斯科民众死亡的证据,petundermamako争议文章的看法是:

我早上读到这篇文章时无法置信,但几小时后,我母亲因酷热造成心血管病发过世了,救护车前来判定死亡后,就匆忙赶往其他死者所在 处,只停留五分钟,医师说许多人丧生;一名警员前来表示,他整天都在登记死者,葬仪运送服务得等到早上才会来,因为已忙不过来,就连葬仪社也没打电话来, 可能人员全都在忙。

知名博客Marina Litvinovich证实此事:

我能证实一切,一周半之前,我祖父去世时,也发生同样的事。

俄语博客圈前辈Anton Nossik认为在这些事件通报上,呈现政府与博客圈的新关系:

博客上有资讯,大家是以个人身分发言,还有官方看法,[…]政府迟早会证实我们已在博客得知的消息,政府致力于政治宣传十年后,仍无法提供令人满意的资讯。

在这样的处境下,俄国博客除了提供各种遗憾证据,也发挥另一项功能,博客兼资讯科技专家Ivan Begtin注意到,莫斯科政府在网站上,公布首都近期死亡率资料,他指出

网站上有截至2010年7月的资料,但他们显然不知道何谓开放资料,使用的图表也无法分析,所以我只好自行处理资料。

他张贴几张图表,明显反映出莫斯科七月死亡率大涨,换言之,俄国博客圈不只是提供个人故事,也能分析官方资料,取代政府功能。

From Ivan Begin blog:

2009年及2010年死亡率对照表,图表来自Ivan Begtin

社会媒体报导因野火造成伤亡的过程中,展现出博客圈的特殊功能,无法由俄国当代传统媒体取代,在web2.0兴起前,政府能轻易垄断并操弄死亡率资讯,只要以隐私及敏感资讯为藉口,便能忽视资讯透明的要求。

随着社会媒体及博客出现,政府无法再像过去某些非民主国家一样,封锁影响众多人民的灾害消息,博客不只成为揭露现象的工具,更让故事充满个 人笔触,让人能与受灾民众密切互动,拜博客之赐,外界注意到死亡率提高问题,也降低政府左右议题的能力,不能再为保护政府本身而粉饰太平。

不过notolerance_cp指出,还是有些区块,连社会媒体亦无法触及:

这和目前监狱内情况相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