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基斯坦:努力纾困──实地情况报导

自从巴基斯坦的水灾变得更严重,我便开始考虑从事一些有意义的救济活动。迄今,我只是帮助在木尔坦(Multan)的一所学校中暂时避难的灾民。此外,我还得到朋友和家人的支持,筹了点钱,准备到受洪水侵袭的地区一趟。

建造连结两地的通路,图片来自Twitpic的Dr. Awab Alvi

我和几位巴基斯坦的大学生共同创立了「我们来重建巴基斯坦」(Azm-e-Nau – Let Us Rebuild Pakistan),好让青年朋友一起来参与社会福利活动。在这个危难的时候,正是我们发挥一己之力的大好机会,我们也和木尔坦当地的非营利组织「巴基斯坦青年儿童论坛」合作(Pakistan Youth and Children Forum,PCYF),一起踏上救济之旅。

2010年8月15日,随着一台装满食物及救济物资的小卡车,我们展开了首次灾区实地探查,前往Muzaffargarh及Mehmood Kot两地。这两个地方都是旁遮普省(Punjab)较为落后的地区。我们只购买大约五万卢布(美金585元)的物资,微薄却珍贵的首次尝试。

我在博客上与大家分享了这次旅行:

今天,我收到朋友传简讯邀请我一起参与送爱心到Muzaffargarh的活动,我立刻回覆表示参加(由于很多激励人心的分享, 我才能做好随时动身的准备)。上午11点钟,我前往Ghanta Ghar,与几位地方非营利组织「巴基斯坦青年儿童论坛」的成员一起等待出发。简短的自我介绍后,我们便动身上路。

食物救援行第一段,由LetusrebuildPaksitan上传

这地区完全不见任何巴国政府、官方或是来自其他较具组织的救援行动,令我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军队在此地的救援也仅限于一个靠近 Muzaffargarh电力站的小营区,而这小营区只是大片地区的一小块而已。之前已经看了很多救灾营还有救援活动的报导,但没想到这地方完全被忽略, 真叫人震惊。

食物救援行第二段,由LetusrebuildPaksitan上传

帮助被带到城市救灾营安置的灾民比较有组织而且也比较方便。但是那些仍在洪水肆虐或是邻近地区的人们更加需要援助。许多人因为带着家畜,所以宁愿就近找地方露宿而非到安全的地方避难,而选择离开家园的人则被迫以低于原价许多的价钱把动物卖掉。

其他部分请点此阅读。

灾民告诉我很可怕的故事,详情请见我博客里的另一篇文章

居于离Mehmood Kot数公里之遥的Basti Kandi Wala村中,Muhammad Hanif这么说道:「我们的命真的是捡回来的。Muzaffargarh河道溃堤的时候,七尺高的浪扫过整个村庄。」Hanif站在流离失所的百姓身 旁,他说短期之内绝不可能回到正常生活:「除非洪水完全退掉,不然就不可能回到原来的生活,而且就算洪水退去,我们还要重建家园,还要处理湿地,更别提我 们还要缴租金给地主。」
salman-tweet.jpg
路面完全被水淹没后,这地区与外界大概失联了两个星期。这边的Mehmood Kot和那边的Kot Addu完全没有办法进出。[…]35岁的Ghulam Asghar讲道:「我们处于困境中一个星期,完全没有来自政府或是任何人的食物和援助。」

从Muzaffargarh和Mehmood Kot回来后,我运用自己跟巴基斯坦最大的医院Nishtar医院的关系,筹备了医疗营,并请些医生过去。

详情请见此篇文章Azm-e-Nau组织的医疗营

经过一周的努力,Azm-e-Nau采办了一定数量的医疗补给,并且从Nishtar找来四位医生及一位药剂师。原先的计划是选 个适合的地点,搭建医疗营并驻扎下来,但考虑到灾民营和灾民分散四处,我们决定改成机动式的医疗救援。有三个不同的停留地点,Qureshi wala也含括其中。总共约莫诊断了350到400位病人,而且都有给予基本的药物治疗。[…]诊疗过程中,持续维持着一份诊断纪录,我们保留这份记 录,以便追踪比较盛行的疾病,之后的巡回诊疗也会针对此现象加以规划。

有时候,要真正感受情势有多严重是需要亲身体验的。在电视上看到为洪水所苦的灾民可能会让你升起一股疏离的同情感,但当我亲眼看见他们,看见干枯的 脸上布满赤裸裸的饥饿,并目睹为争夺食物与水扭打,我才明白这问题有多严重而这些人有多需要帮助。这些经验让我决定规划下一次的巡回医疗行。这次我们将会 走到Rajanpur和Jampur的偏远地区,预计从8月27号到8月29号,共三天,。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