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澳大利亚:少数政府成形

澳大利亚总理姬拉德(Julia Gillard),照片来自Flickr用户Troy,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澳大利亚大选后谈判期已结束,由姬拉德带领工党组织少数政府:

无党籍议员Tony Windsor及Rob Oakeshott表态支持工党后,姬拉德重新恢复总理职务,领导工党组成少数政府。

工党跨越门槛:两位议员将权力授予姬拉德

姬拉德身上背负多项社会话题:立场左倾、未曾结婚、没有子女、有男性伴侣、无宗教信仰,Online Opinion网站编辑Graham Young在民调网站WHAT THE PEOPLE WANT上,提到宗教造成的影响:

John Black的研究证实,与上届大选相较,工党本次失去基督教选民支持,但获得更多无神论者的选票,不过基督教徒居住在重要选区,故影响力较大,无信仰者则较可能为绿党选民。

基督教徒与无神论者-选后分析

Grog’s Gamut因为在选举期间精准批评媒体报导,成为全国知名政治博客,如今焦点则着重于未来:

澳大利亚工党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建议不要怯懦,虽然政府根基并不稳固,但若因害怕引起任何人不满,于是毫无作为,那才是最大错误。

从前任政府经验的第一项教训,便是人民希望看到决策,纵然不受欢迎也无妨,只需关心这个决定是好或坏,只要政策良善,就该尽力推动与说明,但非信口开河。

2010大选:游戏结束(或才要开始)

Australian Conservative编辑兼The Spectator Australia特约作者John Styles采取不同观点:

所谓无党籍议员支持工党与绿党结盟后,等于轻视选区内的保守派选民…

这两位无党籍议员过去均出身保守派的国家党,John Styles对两人皆有批评,不过Rob Oakeshoot议员遭受的炮火最为猛烈:

Rob Oakeshoot承认,自己不相信这个政党,却提供最关键的支持立场,自称这项决定「并不自然」,但不如说是怪异?突兀?疯狂?或者根本就是失心疯?

代议士不该为人民服务吗?

Sanity * Sustainability博客主题为「永续社群,从嗜血消费主义到和平福祉及个人精神探索」,在这个少数政府中,她嗅闻到可能为僵化国会制度带来的新潜力:

最令人好奇之处在于,尽管竞选活动无聊至极、媒体报导更加无聊,且选制设计时,就是有利于两大党利益,让它们能牺牲社会、服务大企业,但澳大利亚选民仍让自己得以发声。

终于

本文作者最偏爱的文章作者为Cristy,现居首都坎培拉,是位怀孕38周的女性主义者,对政治相当悲观,她在In a garden…. somewhere写道:

新政府终于成立,幸好是姬拉德领导的少数政府,我觉得相较于竞选时期,她在执政时会更讨人喜欢,我们现在该走向下一步,不过我已 怀孕38周,下一步可不容易,怀孕晚期生活与少数政府处境相仿,只是徨徨度日,不知明天会如何,人们没兴趣永无止尽地揣测未来可能发生的事,况且这些假设 背后的确切消息更少。

困土

Right Pulse的首席博客认为,无党籍议员的行为是种「严重背叛」,他主张在野党要继续如过去采取对抗姿态:

若要攻击政府正当性,项目真是族繁不及备载,碳税、能源价格、预算赤字、采矿税等,再加上绿党几项较极端的政策,就有许多抨击政府的素材。

姬拉德的血腥味尚未告终

其他人看法也相同,新成立的Australian Tea Party攻击时带有性意味,并声称因为「人民力量」,阻止Rob Oakeshoot议员成为区域事务部长:

没有其他原因,若Rob Oakeshoot未收到逾5000封愤怒与威胁电子邮件,他就会因出卖灵肉向工党谋取部长职,就会在今天宣布出任新区域事务部长。

人民力量阻挡反叛议员欲望

The Possum在Pollytics以擅长分析民调及选举数据闻名,虽然使用化名,但在评估未来情况时,仍显露立场较为前进:

在野阵营投注极大心力,希望击溃工党政府,却以些微之差落败,让政府组织基础薄弱,必须仰赖态度摇摆的少数议员,所代表的选民意识型态也不一致,让结果难以获得尊重。

他预测对在野党与保守派媒体而言,未来路途都会很艰辛:

至少未来一年半之内,都会出现严重精神错乱状态,发生种种歇斯底里情形,取代过去12个月的政策公共讨论。

精神严重错乱之始

新政府上任,这是终点,亦是起点,自七零年代初之降,澳大利亚政局未曾如此充满变数。

笔者撰文之时,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宣布将出任外交部长。

(个人身分揭露:本文作者自1972年起为澳大利亚工党党员)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