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里约热内卢植物园原住户拆迁争议

Botanic Garden - Areas in Discussion

透过Google Map鸟瞰植物园

里约热内卢植物园,这个“城市中最美并且保持最好的绿地之一”,政府与居住当地的家庭之间却一直存在着政治与社会上的争议。而今,除了有关土地所有权的原有官司之外,里约热内卢市政府正研拟一项法案,打算为这些家庭保住一块家园。

这个植物园是在1808年6月13日,由当时的摄政王洛昂六世 (D. João VI) 所成立,主要功用是将自东方经葡萄牙带进来的香料进行驯化栽培。1822年之前,葡萄牙是巴西的殖民母国。洛昂六世着迷于大自然的富饶,于是设立这座植物园,目的在提高珍贵物产的产量。同年10月11日,其更名为“皇家植物园”,并在1992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生物圈保护区(biosphere reserve)。现在,它拥有一所重要的研究中心[葡],负责环境科学研究与城市中82公顷雨林的保育工作。研究中心的网站上有一个摄自植物园的有趣图像辑

生活在生物圈保护区植物园中

根据园区之友与住民协会[葡] (Residents and Friends of the Garden Association,AMAHOR)的资料,自19世纪初,植物园内便有居民,当时的房屋是盖来给一间火药工厂的工人居住。工厂停止营运数十年之后, 到了20世纪,植物园的员工获得许可,可在园区内建立住所。如今,自然保护区域已成为近600户家庭的家园,即使政府从80年代以来便一直尝试要将这些家庭迁出此地。

AMAHOR罗列一系列的历史缘由,建议此区域应成为“社会特别利益区”(Social Area of Special Interest,AEIS[葡]),其规定于161/2009号法案草案中。他们认为这是一个“人权议题”,而且“园中的家庭存在已久,居民在此成长并建立生活联系,所代表的记忆无法轻易地以强力拆迁便予以抹去”。因此他们想要确保这个社区有权利将占用的土地合法化,并获得都市基础设施如用水供应,以改善社区环境。

法案起草人之一,市议员科埃略(Eliomar Coelho)也在他的博客这样说。他表示居住于植物园里的社区中,有部份家庭是原先工人的后代,继承了这些房屋,他们一直努力捍卫这个植物园,让大型企业无法开发此地进而造成可能的破坏[葡]:

问题在于,这些家庭占居的区域属于联邦所有,他们面临的迫切危机,即是联邦政府将会以复原行动为名进行驱离。

无土地劳动者运动(Movimento dos Trabalhadores Sem Teto,葡)也支持这项法案,并发起一项请愿,他们解释道

这个社区吁求援引“用以做为居住目的之特许契约”(CUEM)或“物权使用之许可”(CDRU)两项程序进行法制化,因为这是合法的工具,将有助于我们遏止房地产的投机行为,他们利用媒体与带有偏见的言论羞辱植物园的居民并加之于罪。我们的权利受到联邦宪法、市府章程与市政府组织 法的支持。藉由这些“权利”,我们应持续不懈地“抗争下去”,因为其他方面都以平静的方式合法化,没有媒体或来自这些媒体所代表的菁英的争论。

搭建在植物园内的房屋,照片来自于Gustavo Sirelli的博客。

相对于此,有一个与AMAHOR名称相近但不同的组织“植物园之友与住民”[葡](Residents and Friends of the Botanical Garden,AMAJB)则推动另一个请愿行动,但这次是要反对161/2009号法案。他们指出,这些房屋的数量已经增加,倘若法案通过,居住在此区的居民人数将更胜以往,这是因为预期会有新的公共设施服务投注于这块社会特别利益区之中。

许多民众对此计划感到忿忿不平,因为这块区域属于政府,但政府多年来一直未能透过法律诉讼成功索回土地。市政与行政法教授索尼亚·雷贝洛(Sonia Rabello)在她的博客中探讨:

取得住宅是每个人的权利。不只是属于居住在那里的那些人。为了要达到这个需求,则需要有一致且有效的公共政策才能创造住宅。这个 国家到处都拿法制化做托辞,但从来没有担当,明确把问题症结指出来,就像我们在这里所公布的。在植物园的案例中,植物园既是属于全巴西人的资产,也属于这数千名的穷人。而这些穷人当初并不知道占居这块地方可能让他们往后有“权利”获得住宅…。

大家热烈讨论著这项法案,以及这个受到植物园命运牵动的社区将何去何从。为了确保对社区与对巴西公民都做到最好,由法律来针对此局势进行评判便极为重要。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