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以色列博客的医院历险记

Voronezh地区“知名”医院走廊,照片来自dorinem

许多人生活时,没有机会从不同观点观察日常事物,有时得因为前往国外,才能瞭解与反思国内现况,有时也得依赖一位外国人记录在医院里的经验,才能清楚揭露国家“惊人事实”。

不过用“外国人”形容dorinem或许不够恰当,她在乌克兰出生成长16年,后于1993年移居以色列,俄语相当流利,也瞭解前苏联国家情况。最近她前往俄罗斯拜访亲戚,突然出血迫使她更改行程,至俄国西南部城市Voronezh一间医院就诊。

dorinem在俄国最热门博客平台LiveJournal上,记录自己在俄国医院的经历,内容很快受众人注目,许多报章杂志都引述她的文章及字句,相关讨论也从个人博客蔓延至全国,探究俄国医疗品质。尽管对许多俄国民众而言,dorinem所言绝非新鲜事,但因为一位愤怒外国人,才让人们明白,对可怕事物习以为常,并不代表此事正常。

她在星期六染病后,发现要找到专业医疗人员协助极为困难,以下是她关于医院第一印象的记述内容:

排队候诊时,我东张西望,一切令我目瞪口呆,首先,救护车将病患送抵医院后,患者必须自行爬下车子、走到挂号窗口(而且距离不 短);有些病患已无法步行,护士才会在院内东奔西跑,大喊着,“我们需要轮床!”,而另一位女性则会回答,“我们没有轮床!”,这种情景重覆数次。幸运者若得到轮床,躺在上面也没有毛毯,要脱衣接受检查时,就直接在走廊上或开着门的房间里进行,让我在排队等待时,惊讶意外看到好几个人的私处。除此之外,医疗人员用轮床推着病患时,床缘不时猛力撞上墙壁,他们得停下来挪动病患,才不会让他掉下床,整体而言,我似乎意外进入炼狱,若人们还活着,肯定会害怕地逃走。

经过一个多小时,dorinem才挂号完毕(而且不断流着血),医院和医师也无法令她改变心情,病房很肮脏,医师不专业又粗鲁,整个气氛让健康民众都会觉得不舒服,以下是诊疗情况的记录:

盆子里有血块,抱歉,这就是真实情况,我一脸惊讶地看着,然后转身用颤抖的声音对医师说:“盆子里有东西…”,她走过来看看后回答,“别太在意,不要直接坐上去就好”,我因震惊而无言,只能爬回妇科问诊椅上。

由于无法查明病因,医师将dorinem送往病房住院,院内没有热水,病患得用保特瓶装水,放在太阳下加温,医院里也没有毛巾或厕纸,周末时根本找不到医生及护士,没有人上班,也没有人照顾病人,如果是运气好,等一天或许就能接受血液及超音波检验。

dorinem共写下七篇长文搭配众多照片,才诉尽她在医院所受的震撼与惊讶。(

但这个故事结局很好,她最终健康地活着回到以色列,文章最后为读者许愿“在任何地方都不要病倒”。

过去在俄国医院里的病患,肯定也有许多人熟悉網絡,但dorinem透过博客表达愤怒,再加上文章内容为俄文,更受到其他博客及媒体重视。

俄国知名报纸《Komsomolskaya Pravda》的标题是:“在俄国医院的以色列人:这是人类想逃离的炼狱”,另一单位REGNUM的标题上则写着,“Voronezh政府向以色列民众确认违反医疗规定详情”,《Komsomolskaya Pravda》的追踪报导标题是,“Voronezh医疗环境可能改善吗?

媒体与政府之所以突然关心这间医院,以及俄国整体医疗情况,都是出于博客文章,这个案例显示俄国博客圈影响力日增,故媒体与政府也会开始回应博客所言。

这个故事当然尚未告终,这间医院已遭到政府多个单位调查与评鉴,虽然dorinem在俄国医院经历痛苦,但她决定以博客反映这次经验,为Voronezh带来改变,也刺激俄国其他民众透过外国人之眼,观察自己的生活百态。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