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历史大报转型网路报

最后一天发行纸本的头版,照片来自Blog Diário do Rio

2010年8月31日,巴西报纸《Jornal do Brasil》宣布结束纸本印刷,完全转型为网路报,报社老板Nelson Tanure末期社论均赞许此举是迈向未来,但员工却群起抗议,认为这份历史悠久的巴西报刊将自此一步步走向完全消失。

该报于1891年创刊,是巴西从19世纪末至20世纪多数时间极重要的报刊,也是全国第一份涉足网路的报纸(1995年),巴西许多最知名的记者均曾在此任职,联邦议员Brizola Neto指出,过去该报就是公信力的代名词:

多年来,“刊在《Jornal do Brasil》”上所代表的公信力,就如同“刊在《纽约时报》”。

1968年12月14日头版,当时巴西正式通过言论审查法案,照片来自Último Segundo

@zamuna47等人在Twitter网站上,提及自1964年政变至1985年独裁结束期间,该报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时任该报编辑的Alberto Dines在Observatório de Imprensa(媒体观察)博客指出,在六零年代末、七零年代初,“尽管身处在独裁与言论审查阴影下”,这份报纸仍深具竞争力,并与巴西最大报纸《Globo》进行“终极新闻业对决”,他称之为“巨人相互抗衡般的质量之争”,他对《Jornal do Brasil》宣布结束纸本印刷相当感伤:

《Jornal do Brasil》于7月14日以广告形式,证实将结束纸本印刷,报社不再相信文字,报纸死亡却无墓志铭

Vi o Mundo(我曾见世界)博客张贴一段影片,其中Brizola Neto议员回忆起1982年的往事,当时该报记者“协助阻止里约热内卢州选举舞弊案件”,让这位议员的祖父Leonel Brizola胜出,他在部落格里说出他觉得这份纸本报刊没落之因:

据说是因为与《Globo》报社背后的集团竞争,而让《Jornal do Brasil》逐渐凋零,据说《Globo》行销部门非常主动争抢对手的广告主,用不公平竞争手段,以集团其他刊物的广告版面吸引业主。

其实《Jornal do Brasil》有多项财务问题,Sílvio Guedes Crespo在Panorama Económico部落格分析

该报公开债务达八亿巴西币,主要是劳工及税务项目,据另一家报纸《Estadão》指出,财务是在九零年代后期“崩溃”;2001年,该报股东签定60年合约,将报纸品牌租给Tanure旗下的Companhia Brasileira de Multimídia公司;这间公司也租下《Gazeta Mercantil》这个品牌,不过已在2009年停刊。

该报初次以广告方式,向读者预告将完全转型为网路报纸,照片来自Radar Econômico部落格

Sandálias do Pirata(海盗凉鞋)博客的Júlio Pegna而言,此事更像是给旧媒体的一个讯息

《Jornal do Brasil》停止发行纸本,这不仅代表一间公司衰微,更是给主流媒体的一个讯息,反映若缺乏愿景,纵然是指标刊物也可能失去财源,由于读者拥有愈来愈多即时资讯管道,平面媒体势必将消失,宽频网路是种无法扭转的趋势,会击溃传统报纸,问题是以后在市场里,我们该拿什么包鱼。

虽然多数读者支持转型为完全网路报,仍有少数人不表乐观,例如Guilherme ValadaresPapo de Homem(男子杂谈)认为:

这是相当激进的一步,问题在于改变会否成功,我个人觉得这是个错误,我不认为巴西民众已准备好完全走向网路时代,尤其是喜爱纸本报刊的读者,若由我来决定,我会选择缩减纸本版的营运规模,但绝不会完全退出。

照片来自Zenello部落格

该报最后一天发行纸本报纸时,许多记者群起抗议报社将裁撤近半数员工,指称此举形同将社会记忆弃如敝屣。

Ricardo Kotscho于七零年代至九零年代在该报担任记者,认为这份报纸正逐渐死去

报社只剩下60名记者,发行量亦低于二万份,规模不断萎缩,债务已累积至一亿巴西币,有些明星记者如今已转往《Globo》任职,巴西媒体应哀悼三日。

Leandro Mazzini在Informe JB部落格写下感想,似乎对未来较感乐观:

要改变读报传统很难,但在今日及未来趋势之下,并非不可能,由于媒体不断整并,不出几年,许多媒体必然会从平面走向网路(其中原因也包括时下流行的环保考量)。

Diário do Rio博客转载该报提出的转型原因,并张贴该报丰富历史的年代表。

本文英文版经Ricardo Salta校对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