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以色列:受巴勒斯坦男性骚扰的和平运动者被消音?

定期参加比林村和希克加拉区巴勒斯坦示威活动的以色列人权运动者,最近因忽视甚至打压遭到巴勒斯坦人性骚扰的女性示威者而遭到指责。据说这些性骚扰是常见的事。

在2010年八月初的以色列《国土报》中,性别专栏作家扎菲.萨尔使主张男女平等的博客开始讨论,因为希克加拉示威活动主事者提出了一项具有争议性的要求。他们要求以色列女性参加东耶路撒冷的活动时应穿着端庄。萨尔写道

他们再度抬出毫无新意的可恶说法,叫女性主义者要为反占领抗争的大局自制、牺牲。主办单位强调这个要求来自巴勒斯坦女性,她们对于群众中有女人裸露肩膀感到不自在。拒绝这项要求的运动者则提出巴勒斯坦女性社会地位的问题,质疑这项要求的本质是一种压迫。

一周后,女权运动者兼博客汉娜.贝特-哈拉克米揭示了一个“祕密”且低调的研讨会,教导妇女及变性人应付在人权示威活动中遇到的性骚扰。以色列独立媒体网站上关于研讨会的细节很快就被移除,但贝特-哈拉克米取得了萤幕截图,其中写到:

以色列的男女及变性人在每周的抗议活动中亲身对抗占领军。在这种需要团结、互相承担风险的情境下,却有对女性及变性人性骚扰的现 象…在直接对抗占领军的情境下,占领者(希伯来文中是阴性词)与被占领者、支配者与被支配者(希伯来文中是阴性词)之间的权力关系角色对调了。

贝特-哈拉克米是如此回应的:

这个研讨会的存在显示,在左翼示威活动中性骚扰已是常见现象。这些前去抗议以色列侵占的人接受这种反向侵略,只因他们对此并不关心 —— 受害者只不过是女人。让这些女人遮好肩膀,他们这些自认自由派就可以继续自以为是的高举为平等社会奋斗的火炬。我建议女性不要再参加任何会发生性骚扰的示 威场合。示威者应该停止活动,直到和巴勒斯坦夥伴们达成共识,绝不能容许这类情况发生,而骚扰他人的人应被公开谴责并禁止他再参与活动。我很遗憾以色列似 乎没有真正的左派,而左倾的女性还必须应付这种事情。

上星期这个问题再度被提起。律师兼政治评论家罗尼.阿隆尼-萨多夫尼克为新闻网站《一级新闻》撰写了题为《左派背叛了遭到强暴的运动者》的专栏文章,其中提到了之前在《国土报》的报导,一名美籍和平运动者在伯利恒遭强暴未遂的事件。据《国土报》所述,巴勒斯坦当局施压令运动者不要提出告诉,以免破坏大众对反抗以色列占领的支持。

在她具煽动性的专栏文章中,还提到了另一起发生在以色列运动者身上的强暴未遂事件,被害者同样受到压力,为了大局着想别计较。她称这两起皆是强暴事件。她写道

当和平主义者为他们的活动目标排序时,终结以色列的占领明显的被摆在保护女性之前。我们是否终于要面对赤裸裸的真相,这些活动其实代表的是伪装成人道主义的伊斯兰主义?身为女性主义者,我感到左翼人士竭力结束占领的行动中,充满伪善及道德良知沦丧。他们震惊于这些骇人事件的同时, 却共谋加以掩饰。

希克加拉示威活动的主事者则在他们的脸书页面上发言否认这些陈述:

我们认真看待所有骚扰事件。如同我们反对任何对人权的侵害,我们也会反对这类行为。第一起强暴未遂事件经由报导此事的以色列运动者协助而公开。我们对另一起事件一无所知,指控我们共谋打压受害者是种毁谤。我们尊重萨多夫尼克身为激进女性主义者的立场,然而也要警告《一级新闻》,若 不撤下这篇专栏文章,我们将考虑以连带责任向其求偿。

脸书上许多正面回应主张这些指控是由右翼份子精心策划,意欲破坏反占领抗争。

上述的连结在过去几天内被许多以色列书脸使用者分享转贴,在各处引起类似的争论。活动者认为以他们的个人经验来说,这种事不可能发生,也有女性强调说性骚扰是一个普遍现象,不管何时何地都存在,发生在人权运动者之间也不该感到意外。(因脸书隐私权设定的关系,无法提供这些进一步讨论的连结)

有人由这项争论联想到于2010年二月时引起博客圈哗然的事件,当时博客艾什卡.艾尔丹.哈克涵自白在二十年前曾遭一知名人道主义者强暴。

当其他知道加害者身分的女性跟着提出她们的证词,媒体披露了这名被指为强暴犯及性骚扰惯犯的人正是知名政治评论家、诗人兼和平运动家伊札克.劳尔。那起事件同样激起博客圈讨论关于人权与女权分离的现象。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