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总统大选第二轮与社会媒体

由于绿党候选人席瓦(Marina Silva)的票数在最后一刻大幅攀升,让巴西现任总统鲁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背书的候选人罗瑟夫(Dilma Rousseff)以些微之差,没能直接成为巴西首位女性领导人,总统大选因此进入第二回合

罗瑟夫在第一轮选举得票率为47%,未跨越直接当选的五成得票门槛,席瓦得票率为19%,而主要在野党候选人瑟拉(José Serra)则获得32.26%的选票。

第二轮选举将于10月31日举行,瑟拉向记者表示,他因此有“第二次机会能辩论巴西的过去、现在及未来”。

Emiliano Jose在非主流新闻网站Carta Maior提醒读者,巴西民主化过程并不容易:

这对巴西是场史无前例的革命,若能坚持下去,国家不只将因此经济强盛,更能符合公义,改变造成所得失衡与不平等等严重问题的传统结构,让巴西人民能深入参与民主,也让社会多数人口能享受发展成果,而非只满足少数利益,为此目标,我们必须亲身投入,坚守落实革命的重要性。

Emir Sader在同个网站上写道:

第二轮投票并非另一次选举,而是第一轮投票的结果,不过是在新的条件下,形成两强相争的局面,选战必须直接以鲁拉为焦点,必须着重于前后任政府比较,必须特别为吸引席瓦的支持者拟定战略,必须举办更多群众活动,让两位候选人之间出现明显差异。

许多人也在关心巴西大众媒体扮演的角色,因为媒体向来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又各有强烈政治色彩,Jose表示:

垄断媒体的三大家族已尽其所能批判罗瑟夫,不断把她形容为毫无理念的候选人,也总想让她卷入丑闻。

去年巴西一大报纸《Folha de São Paulo》刊登假的罗瑟夫前科记录,遭到各界批判,报导声称她深入参与1969年绑架前财政部长Antonio Delfim Netto的计划,这桩绑架案是由她所参与的极左派游击队组织策动,但因成员在事前便遭逮捕,故绑架行动从未发生,罗瑟夫强调自己从未参与,亦不知晓这项计划。

博客Eduardo Guimarães指出,主流媒体在选战期间,不断以各项指控诋毁罗瑟夫,他指出:

由于不同候选人在主流媒体上的版面大小南辕北辙,外国观察员若不清楚巴西政治背景,很可能认为罗瑟夫毫无胜选机会,她和两位主要对手所受的待遇差异甚钜,若我们已拥有独立经济机构,选举法庭就应强制关闭几家电视台或电台,惩罚他们违法帮助特定候选人竞选。

社会媒体成为一丝希望,让民众进一步参与选举过程,并让公共论辩更加多元,Tiago Doria的文章列出竞选期间进行的各项公民媒体计划,包括使用Ushahidi平台的“Eleitor 2010”计划,透过地图呈现选举犯罪通报案例,还有“48h Democracia”计划结合公民影片、新闻报导及讨论区,提供非主流报导,再加上美国德州Knight Center for Journalism in the Americas的选举审查地图,都成功鼓励更多民众参与。

Eleitor 2010计划以地图呈现非法选举行为通报案例

Doria表示:

有些计划是由一般民众成立,他们过往距离选举制度及选举新闻产制相当遥远。

许多计划承诺要继续运作,多数当初设计要做为监督工具,故选后也能持续下去。

以下影片摄于巴西圣保罗Sapopemba地区,记录选举当天在投票所外的非法竞选活动,尽管法律规定在投票前一日晚间十点后,所有竞选活动都必须停止,这种现象仍持续发生。

社会媒体所引发的讨论,似乎已为言论自由创下先例,也让人关注媒体在巴西政治制度中的角色,Carlos Castilho在Observatorio da Imprensa指出:

没有人希望单一角度垄断资讯,若新闻机构仍想扮演供应资讯的角色,就必须将资讯多元列为一大核心目标,让人不再认为媒体自成一党。

Paula GoesDiego Casaes亦参与本文撰稿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