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玻利维亚:叔叔的故事与各式骗局

尽管这些骗局多半是书里的老把戏,但人们还是会上当。在玻利维亚与其他南美国家,这些企图骗取钱财的诡计通常被称为“叔叔的故事”(El Cuento del Tío)。根据维基百科西文版,这个词汇缘起于一个骗子编造的故事,他说自己从叔叔那里继承了大笔遗产,需要旅费到远方领取。骗子说要借钱并且承诺加倍奉还。当然,这骗子再也没有出现。诸如此类的骗局有各式版本,最终总害了某个人失去钱财或其他贵重物品。

几位玻利维亚博客发起串连,邀请其他人坦言自己受骗的经历。即使他们如今能够回顾往事,甚至自嘲这一系列的不幸遭遇,但这经验仍值得其他人参考。艾尔阿尔托市的阿列西斯.阿尔居耶洛(Alexis Argüello)写下他在某个市场购买二手手机的经验 [西]。在这种以贩卖赃物闻名的市场里头诈骗行为屡见不鲜。阿尔居耶洛有备而来,确保想买的手机可正常使用无虞。主顾双方交涉了一会之后决定了价钱:

我说:“付你两百五(约美金三十五元)。”

他把手机放好并说:“不成不成,价钱还得抬高点。这手机在店里可以卖多少钱?”

“但我只付得出这些。”

他说:“嗯,随便啦,这手机我也才刚到手。”

我边掏钱边说:“我可不想变成下一个受害者。”

拿到手机后,我四下张望,确保没人走过来说“这是我的手机,年轻人你是个贼”之类的“叔叔的故事”。

然后我立刻搭上公车回到拉巴斯

他回到办公室后手机怎么都无法开机。一阵摆弄之后,手机裂开了而且里面全是油灰。尽管阿尔居耶洛提防着不要上当,却没有好好检查机身。他说尽管自己损失了金钱,但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禁莞尔一笑,毕竟人生那么美好,犯不着为此懊恼。

许多诈骗行为就看准了人的情感,尤其是对别人的同情心。苏克雷的博客佩佩.傅恩特斯(Pepe Fuentes)就碰上一次。某天有个女人到他的办公室,哭着说她的儿子在附近小镇刚刚过世[西]。她得找钱去把尸体带回家举办葬礼。不过,她还差八十元(约美金十一元)才能付清所需费用。

她看起来很有说服力,这回就连我那颗铁石心肠也感到不忍,我给她五十元(约美金七元)说我很愿意帮忙但我只有这些了,她感激地抱了我一下然后离开。

妇人离开后,傅恩特斯开始怀自己是不是上当了,为了求证,他到附近的办公室询问是否有个女人来过。有两间办公室也给了她钱,但傅恩特斯还是半信半疑,直到他在外边看到某件事才肯定自己被骗了。

我后来看见这女人在半个街区外的商店买酒,还跟一个男人调笑,他们看见我就跳上计程车离开了。我猜对了!我上当了!但猜对不会让我好过些,只是徒留空空如也的钱包以及日后对类似情况的怀疑心态。

然而,不是只有成年人才会对毫无防备的人骗钱买酒。博客“自由言语”[西]的马力欧.杜朗(Mario R. Duran)碰到一个孩子捏造故事[西],另一个最终则说出这么做的真正原因。

埃吉诺广场。下午一点。

我听见有个声音叫着我:“年轻人,年轻人。”我看了看,是个男学生。

我问:“怎么了”。

他忧伤地说:“我的车钱掉了,我住在艾尔阿尔托市。”

“你需要多少?”

“三块(大概美金四十分)。”

我给了他铜板…住得那么远又没有公车钱真的很麻烦。

我走了几步之后…惊觉自己被骗了。我折回去,那男孩正在对另一个冤大头说同样的故事。那男孩看着我,我看着他,他当下拔腿就跑,消失在车阵中。

之后再听到其他人编造类似的故事,我就说:“好啊,你搭哪一辆,我带你过去付钱”…有些比较多疑的人会说:“我只是想要钱。”我问他们要怎么花这些钱?他们说“当然是电动游戏啰。”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