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安哥拉:记者命案是治安漏洞或谋杀新闻?

安哥拉记者Albert Graves Chakussanga于9月5日丧命,陌生人闯入他在首都Viana地区的住家,以冷血方式将他击毙,据“无疆界记者组织”指出,歹徒是从他背后持灭音枪行凶,当时家中还有该记者的亲戚,却对命案浑然不知;凶手犯案动机不明,安哥拉博客圈很关心此事。

Pensar e Falar Angola博客写道:

报导指出,Albert Graves Chakussanga的家人与邻居于星期一早上,在位于Viana地区的家中发现遗体,他遭人自背后枪杀身亡,这位记者于Umbundu语民营电台Rádio Despertar任职,担任每周新闻叩应节目的主持人。

本案有两项疑点,这位记者究竟是国内治安不佳的受害者,或是因为发言内容遭致杀机?目前尚无解答,根据已知消息,警方于住家清查后,只发现短少一罐厨房用瓦斯,至今无人遭到逮捕,而这也只是另一起有待调查的记者命案。

同一博客指出

当地报纸提到,该名记者的听众多为Ovimbundu族,是源于南部的国内主要族群,也是过往游击运动UNITA的大本营,执政党MPLA与该组织于2002年签署和平协议,Rádio Despertar则于2006年12月成立。

Universal博客提及另一名记者Ricardo de Melo的命案,到今日仍是悬案。

记者Alberto Graves Chakussanga中弹身亡,秘密势力再度藉此让表达不满的记者噤声,1995年1月18日,独立刊物ImparcialFAX的主管Ricardo de Melo也在首都遭杀害,政府从未厘清,为何这位与执政者意见不一的媒体人士会命丧黄泉。

Em Angola博客亦提到这起事件,也不忘强调在安哥拉,从事新闻业仍有风险:

若他未遭谋杀,这名记者或许永远不会出名,網絡搜寻他的名字Chakussanga,会得到16000项结果,在安哥拉从事新闻工作很敏感,因为同一政党已连续执政30年,也没什么媒体自由可言。

许多单位均发言谴责这起暴力事件,例如“无疆界记者组织”、“非洲捍卫记者协会”协调员Mohamed Keita等,他在声明中,呼吁安哥拉政府思考命案的可能原因,不要忘记死者的新闻工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秘书长Irina Bokova亦公开批评,感叹上个月众多记者身亡,也担心全球出现杀害记者潮。

更新消息:本文英文版发表后隔天,“保护记者协会”指出,同一电台另一位记者Antonio Manuel “Jojó” da Silva在10月22日遭人刺伤,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