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塞尔维亚:讨论美国军机驾驶自杀一事

塞尔维亚《Alo!》日报于9月21日报导胡奇中校自杀消息的萤幕截图

美国战斗机驾驶胡奇中校(Lt. Col. Harold F. “Hootch” Meyers)于9月12日,在加州圣塔芭芭拉家中自杀身亡,此事在塞尔维亚媒体及網絡圈引发回响,背后有其原因。

Alo!》日报指出,胡奇曾驾驶战机,参与1999年北约轰炸塞尔维亚蒙特内哥罗行动,报导亦提供各项血腥数据,空袭共造成3500位平民丧生,其中79人为孩童,认为胡奇有直接责任;北约攻击南斯拉夫之前,他亦曾参加塞族共和国(Srpska)、伊拉克及阿富汗的军事行动。

塞尔维亚报纸《Kurir》形容胡奇心理状态不稳定,无法忍受自1999年空袭后,长期面临良心及梦魇的煎熬,医师在他退休前几个月,诊断罹患“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及严重忧郁。

《Kurir》引述胡奇朋友的说法,指他长期都做恶梦:

他的朋友表示:“他梦见自己轰炸民众,而人民哭泣、尖叫,他梦见孩童、老人、支离破碎的躯体,最糟的是他无法自梦魇中醒来,这些念头已根植在他脑中”。

胡奇之妻Elisabeth认为,他事前并无可能会自杀的迹象:

我们度过愉快的一天,享受那天的午餐,但他异常安静,这种情况过去几年经常发生,…回到家后,他拔枪说,“抱歉,我撑不下去了”,就朝着太阳穴开枪。

北约轰炸行动让塞尔维亚民众留下创伤回忆与伤口,对于美国空军驾驶自杀,也引起激烈讨论,網絡圈分裂为两派,有些人幸灾乐祸,认为这是报应,其他人则秉持基督教宽容之心。

有些人在北约空袭中失去亲人,他们在Vidovdan.org论坛撰文。

Zoran Milenkovic的女儿Sanja当时15岁,死于北约轰炸Varvarin桥的行动中,他对胡奇之死并不遗憾,认为他决定自杀,再加上其他轰炸塞尔维亚军人的命运,都是上帝带来的公道:

良心谴责开始发酵,我女儿是个绝对无辜的受害人,我也成为受害者,她原本是数学天才,前途一片光明,我心中的伤口永远不会愈合。

Milsu留言回应:

[…]Sanja在天堂转身,听着父亲说的话…

Savle提醒Milsu

人生最大伤痛莫过去失去孩子,只有他知道自己历经什么感受,你或许觉得这不符合基督教精神,但他是凡人,不应受到评断…无论 是Sanja、她父亲、战机驾驶,他们都是美国手中的受害者…Sanja的一切瞬间结束,驾驶的痛苦緜延十年,她父亲只要在世,就得忍受痛苦。

Vladimir Veliki来自Sremska Mitrovica,他仍记得妻子Ljiljana在空袭时,因为落在后院的炮弹碎片而丧生:

我和女儿目睹Ljiljana丧命,驾驶如同上帝,为她定下生死,…我们仍在受苦,11年过去…我明白驾驶只是听命行事,但我对他自杀并不遗憾…我认为那是上天或宇宙间的正义。

Milsu的结论是:

可怜的人,他悔悟后如犹大般自杀,可惜他没有任何人指引悔悟,无法像彼得一样,从耶稣找到疗愈。

BrokerPaluba.info写道:

他应该来到塞尔维亚,他就会获得原谅。

民族主义者Stormfront.org的言论相当恶毒,毫不同情这位美国驾驶军,其中一人明白地说,胡奇“虽然只是个工具,但他罪有应得,撒旦已取回属于他的灵魂”。

《Kurir》刊登的报导引发强烈反应。

Dimitrije的儿子在空袭开始后三天诞生,他提到:

他是被杀或自杀,对我根本无关紧要,重点是一名杀害塞尔维亚的刽子手遭到应得惩罚。

Mrgud回应:

这种事常发生,正义动作很慢,但是…

Bami想问:

布莱尔(Tony Blair,英国前首相)和柯林顿(Bill Clinton,美国前总统)何时才会跟进?

Ratko也同意:

只有这一人?快来吧,布莱尔、柯林顿、其他人…你们还在等什么?

Sandra对其他塞尔维亚網絡民众很愤怒:

你们活在过去,所以这个国家才没有未来!别再使用这些荒谬的宗教“诅咒”了。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