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星谷河不能兴建美山水坝

In defense of Amazon Rivers, on Youtube by xinguvivoparasempre

保卫亚马逊河,YouTube上的xinguvivoparasempre上传

8月26日巴西总统鲁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签署一项法令,授予在今年4月拍卖中得标的北方能源公司consórcio Norte Energia35年的特许经营权,用来开发美山水坝Belo Monte使用的水力发电资源,水坝将建于巴拉州Pará的星谷河Xingu上,该项法令同时授权展开兴建工程。这是一项有争议的计划,涉及196亿巴币的投资以及可能供应2600万人的电力,代价是砍伐森林、水淹城镇以及数千人的流离失所。政府的行动使人以为美山计划是一项常态性的计划,而且毫无疑问,水坝终将兴建。但是,在幕后却有许多不同的声音。

在政府这套“常态性”的官方说法外,自1970年以来,人们已经组成社会与环境运动来建立自己抵抗兴建美山水坝的历史。对印地安人和居住在河边的居民而言,美山水坝的兴建将使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环境都将受到灾难性的冲击。

在亚马逊区域内,其居住地区刻被规划兴建水力发电厂的原住民及其河流附近的居民已经联合起来,尝试建立共同策略,以制止在亚马逊河流域兴建水坝。这些团体力图引起注意,以提高公共意识,鼓励公众与他们联手要求在水坝施工之前,即中断兴建计划,并促进各相关利益团体和受影响者之间进行对话;但这种对话迄今并未存在。

UHE Belo Monte, by Flickr user J.Gil shared under a CC license: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美山水力发电厂,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Gil,依据创用CC授权:姓名标示-菲商业性-相同方式分享

他们依赖支持原住民和环境事务人士的力量。Erwin Krautler主教是一个例子,他最近获得声望很高的Right Livelihood奖,以表彰他数十年来积极维护印地安人的人权。Krautler是星谷地区的主教与原住民传教会的主席,他说 [pt]:

我反对任何以独裁方式推动的计划,以及政府基于开发的观点,只谈美山水坝带来的好处,从不谈其坏处。有近3万人将被逐出[Volta Grande]区域,将被迁到谁知道那里去。这项工程将是亚马逊有史以来仅见的破坏。

另外一位致力于这项事业,是巴拉州联邦检查署里处理本案的检察官Felício Pontes Junior,他在2001年时提起第一宗对美山计划的诉讼案。当初若非联邦检查署的起诉行动致使该计划遭到延搁,水坝现在早已建成了。巴拉州联邦检查署总共提出八项讼案,包括藐视法律程序及水坝的环境许可核发不符规定。上述讼案直至今年9月2日法院才开始审理,任何一项判决都可以使这场戏翻盘。

根据检察官的说法,政府想生米煮成熟饭,造成“既成事实”,这在法律上指的是意图规避诉讼,一俟工作完成,事实即不能逆转。然而,目前进行中的司法程序仍可以阻止水坝的兴建:

联邦政府谈及美山计划时,好像结果已经确定似的。我们的司法程序正在进行,任何一项有利的判决都可以阻止美山计划。[…]我们不会放弃阻止美山计划,我们希望停止兴建水力发电厂,因为所有的研究,包括坎宾那州立大学(Unicamp),圣保罗大学(USP)和巴西利亚大学(UnB)的研究均表示该计划不可行。[…]我们拒绝认输。

EcoAgência9月27日有关美山计划的报导指出,Felício检察官并没有放弃努力。他和他的同事Cláudio Terre do Amaral在9月24日出席一场会议,与Volta Grande地区约1万2000户家庭的代表开会,其中包括离星河谷100公里外的Victória do Xingu市的代表。对于兴建水坝,两种对立的现象主导了该次会议:其一是水的消失,其二是湖泊的形成以及因此造成的淹水。不管上述哪一种现象,都将摧毁这些以捕鱼及小规模农业为生的家庭,况且,他们甚至还不晓得假如水坝一旦建成,他们的土地和财产将会如何处理。Felício检察官解释说:

虽然距离水坝兴建完成还有一段长路,但我们担心这些家庭无法获得有关该计划的具体资讯。

影片:为什么我们反对美山水坝 /西班牙文、英文字幕

这些家庭甚至不能指望受益于电力。其中的一个相当合理的埋怨是缺乏电力,因为Volta Grande地区距离Tucuruí水坝仅有300公里之遥。配电公司通知当地农民和河边的居民表示,“人人照明计划”未能惠及他们是因为水坝一旦建成,当地将被洪水淹没。

Indymedia博客在题为“检察官担心美山水坝工地发生冲突”的报导中,引述了Felício检察官的担忧,认为在水力电厂工程进行时,印地安人与现场施工人员之间可能爆发冲突:

我非常担心,因为原住民表示:“如果[星谷]河流筑坝,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死,所以我们不如战死”。我担心印地安人和建筑工人在工地现场发生冲突。这可能发生,而且正是我最担心的部分。

尽管有这些冲击和问题,原住民在2009年12月重申他们对于兴建水坝的立场,Brasil Autogestionário博客报导:

我们,原住民,拒绝坐下来与政府代表再谈美山水坝。因为我们已经花了太多时间,整整20年在谈论它。如果巴西政府要像现在这般的蛮横兴建美山水坝,政府及其官员将负全责,也要为未来发生于工程管理阶层、劳工及原住民的正义负责。星谷河的河水可能变成血水。这是我们要传递的讯息。希望巴西和世界瞭解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如果巴西政府高层不尊重我们作为巴西原住民的权利的话。

Felício检察官在这次访问中也透露,原住民在8月26日的会议中决定,将向国际上的法院告发他们遭到侵权的事实:

我希望,经由这个决定,我们可以获得国际的支持,尤其是那些与人权相关的组织,以及专业机构如世界水坝委员会。比如说,专业的研究可以证明兴建这水坝在经济上是行不通的。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