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选出首位女性总统

狄尔玛.罗瑟芙(Dilma Rousseff),一位曾在巴西军事独裁统治时期下狱并遭刑求的前马克思主义游击队员,已成为全国首位女领袖,赢得56%的有效总票数,她的对手塞拉(José Serra)得到44%。

罗瑟芙,62岁,是现任总统鲁拉的爱徒,她矢言延续前朝政策,消除巴西境内的极度贫困;巴西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罗瑟芙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的庆祝胜利场合上表示

我们不能休息,因为巴西人还在挨饿,有些家庭还流落街头,贫困儿童遭弃养,任他们自生自灭,而毒品还到处泛滥。

她表示她的胜选是巴西民主进步的象征,她补充说

我非常希望作父母的能透过他们女儿的双眼,看看今天,说:“是的,女生可以做到”。

票数分布图明白呈现出南北的差异。狄尔玛在贫困的巴西东北部,以及大部分的亚马逊地区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而塞拉则在他的家乡圣保罗州表现亮眼。

狄尔玛.罗瑟芙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发表胜利演说。图片来自Flickr用户Rede Brasil Atual,依据创用CC-BY-SA授权使用

巴西的部落客圈对狄尔玛当选的消息极为高兴。政治博客Eduardo Guimãraes在他的部落格Blog da Cidadania写了一段话

我不应该多写。这是民主人士庆祝胜利的时刻,真理战胜谎言,民主战胜军事独裁的附庸,这些附庸想藉由一个没有品格、能为私利而不择手段的人来威胁民主。

以后将会有非常多的时间来研究巴西–这个在舞台上不断上升的国家。现在是庆祝的时候。庆祝吧!在这里写下你的愿望。这部落格是你的。 你有资格写下任何东西,因为是你,用你的支持、你的阅读、你的回应,让这个空间捕捉了这美好的一仗。

卢拉万岁!

狄尔玛万岁!

民主万岁!

真理万岁!

巴西万岁!

Escrevinhador博客的Rodrigo Vianna则提到期盼了很久才等到狄尔玛的胜利,政府因此得以继续将鲁拉的成功深化,扩大社会参与、创造福利计划、减少贫穷、加强区域及国际层次的外交关系,并深化与社会运动和工会的合作。相对于巴西右派提出的竞选策略,Vianna补充说狄尔玛的胜利象徵着偏见和仇恨的失败,Vianna写道:

狄尔玛标志着宽容计划的成功与死硬反对党的逝去。

左翼门户Vermelho也列举了一些“失败者”,包括高度集中的主流媒体,尽管他们垄断了选举新闻,但是许多博客和公民主动运动48 Horas Democracia却成功挑战了其霸权,他们提供另类且即时的选举报导。伴随这次总统选举的也是一场党同伐异的媒体战:

被几个资本主义家族集团(Marinho, Civita, Frias 与 Mesquita)掌控的传播媒体,是这场选举最大的输家之一。特别举出Globo集团及Abril出版社,后者将旗下的Veja杂志变成巨嘴鸟阵营(指反对党PSDB)差劲的宣传摺页,媒体公开支持右派候选人,有时候甚至支配选举活动的议题;他们摘掉了多元和公正的面具。但结果使得这些媒体受伤。即便在第二轮选举,人民也不受骗并再次迫使媒体失败, …这一切都应作为新政府的教训,他们可以办理一场更为认真而平和的辩论,来研讨第一次全国传播会议(Confecom)的提议。

Vianna说,接受更多另类的传播方式(如Confecom上建议的)并进一步将巴西媒体民主化,这将会是狄尔玛的主要挑战之一。另一些人则认为,她将努力摆脱她的前任兼导师鲁拉的阴影。政治和选举博客Alexandre Campbell写道:

2003年时,鲁拉的对手是在前任总统卡多索民意极为低迷的情况下继任,因此,比较鲁拉和卡多索的执政一直有利于总统鲁拉。狄尔玛则相反,她是自声望极高的盟友手中接棒,她不能将执政遇到的难题归责于鲁拉,同时,又不能仅是延续先前的成就。

支持者庆祝狄尔玛的胜利。Marcello Casal Jr/ABr摄, 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ornal Correio Regional,依据创用CC-BY-SA授权使用。

与此同时,有关巴西女性掌权的问题也无可避免被提了出来。狄尔玛很少明确提到自己是位女性总统,相反地,她在性别议题中强调优先减少贫穷。但是妇女团体欣见她胜选,认为是一项巨大的成就,因为巴西妇女常被排除在决策圈之外,他们希望可藉此推动建立女性的公共政策。

资深妇权人士 Rachel Moreno也思考这个问题,上周他呼吁女性主义者勿将眼光局限在使得第二轮总统选举散失焦点的堕胎合法化辩论。Moreno说,狄尔玛相信:

给予黑人更广大的空间和满足其需求,通过刺激消费和创造就业机会来促进社会包容,家庭补助金(指家庭福利方案),办理妇女大会及将我们的需求变成政府的政策。

不过,Moreno继续表示:

今天,我们还要要求更多的全日制托儿所和儿童学校,更好的教学品质和更多的学校职员,以及给他们应有的薪资调整和教师培训。我们要求妇女要同工同酬,更容易进入及更公平的职场;政治改革包括给我们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尊重的形象,多样和多元的媒体;等等。

Maíra Kubík Mano, 在女性主义博客Viva Mulher里也强调,由一位女性领导国家的重要像征意义,因为女性参与巴西全国政治并不踊跃。然而,她也提到最近有关堕胎辩论的可怕性质,她点出“狄尔玛并不是一个支持女性主义政策政府的同义词”:

事实上,如果我们考量这场(堕胎)辩论变得多么保守,那么说传统上支持女性主义议程的局势已经恶化就不会夸张了。除了一些单独的,主要是来自妇女政策秘书处的行动,狄尔玛政府很难扭转这局面。

Vianna对狄尔玛也持相同的看法,她写道

选出一位女性是重要的,对!重要极了,我们日后可以对此有更公允的评断。但是狄尔玛不只是一位“女性”,她是一位敢于以秘密组织对抗独裁者的巴西女性,旧精英不会放过她。这个烙记太鲜明了,如同四指工人一样(指鲁拉),旧集团是永远都不会接纳她的。

在鲁拉的基础上,狄尔玛.罗瑟芙当然象徵着一个国家的新时代,这个国家的成长使西方羡慕不已。摆在她眼前的挑战不小:她承诺使两千万巴西人脱离贫困,而这个国家仍然深限于高犯罪率之中,这仅是举个例子而已。但是,凭着这南美巨人的大多数人民在支持她,未来一定会是光明的。

英文版经过 Diego Casaes校对。中文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