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赞比亚:记者是狗还是守门狗?

最近赞比亚的记者在新闻报导中,不是以报导者或编辑的身分出现,而是以受害者角色出现,原因是反对党议员给记者贴标签,认为媒体组织被国家控制如同新闻局长Lt-Gen Ronnie Shikapwasha的狗。

在Lusaks,Munali选区的反对党PF国会议员Mumbi phiri,因为一位国营媒体记者询问她在选区非法卖地的传闻而被激怒,在过去一年Mumbi Phiri皆因负面话题出现在新闻上。

几乎没有国家控制的报纸和广播电视采访赞比亚的反对党,就算有也是负面的报导,就Mumbi 而言,她的负面报导从一年前开始出现(她与同党的女性议员 Elizabeth Chitika-Mulobeka在国会中打架),之后她和同党议员因为非暴力反抗罪名遭到逮捕,因赞比亚人在一场活动上挥舞红牌抗议总统Rupian Banda政府,而Mumbi在支持活动中喊叫表示对抗议活动的支持。

在国营的赞比亚时报(Times of Zambia)工作的博客Richard Mulonga,他写到有关反对Mumbi Phiri在10月12日的错误行为的抗议游行,在这之前,记者们提出一份请愿给国会发言人:

大众媒体的记者们成功的寄出请愿给国会发言人Mwanamwambwa,表示反对Munali选区的国会议员Mumbi Phiri。 Chipangali选区的国会议员Vincent Mwale很高兴收到请愿书并且交给发言人,依照着议员该有的规矩和程序。我们现在等候议员的行动决策如何发展,大众之后将得知我们请愿的结果。 请忽视某些人已经污蔑的跟还想污蔑的“坏媒体”和负面说词。这些人有自私的动机和目的,唯有时间可让真相被显明,我们知道这些人都像是人质,没有自己的意 见想法,他们在其他人的战斗中厮杀,只为一份微薄的薪水或一些赞美。其他人则是想被喜爱。这些人把赞比亚的媒体视为一个供他们达成自私目的的平台。 我们带着海报、念着标语游行,从Arcades购物中心到议会,最后通过大东路,我们的警方同志有礼貌地接待我们,要是在几年前,这些行动会在严重殴打之 下被终止并且在拘禁室中度过痛苦的几小时或是一夜。

然而这些情绪激动的记者显然不受大众同情,大众普遍对国营媒体的报导不满,尤其在针对反对党的新闻上。 赞比亚国家广播公司的公关经理Mirriam Tonga在Zambian Watchdog网站上表示该公司员工也会参与抗议游行,一位自称 Munthu的读者回应:

我们也将会组织一个反示威活动来反对这些教不会的“狗”(大众媒体记者),他们从不懂得去体察大众对报导中呈现出的无能与偏颇, 感到多么愤怒和挫折。他们需要记得,不是只有MMD成员付3000元的电视执照费。每位付钱的赞比亚人,不管是否依附党派,都是这些狗的主人,有权获得不 分党派的公正报导。

另一位自称Bishop Alistoto的读者写道:

我也会加入这示威,集合点在哪? 我参与的目的在于要增加示威人数,吸引所有赞比亚人和其他国家的人注意并知道公共媒体员工之所以被叫成狗归咎于他们散布资讯的方式。 称你们为狗的唯一错误,就是你们教不会,因为狗是教得会的,只要看国家地理频道的dog wisper节目就知道。 ZNBC, Daily Mail, ZANA 和 Times of Zambia的训练课程和世界上其他国家不同。大概是在海珊政权下的伊拉克或宾拉登手下念得新闻学吧? 不管怎样,告诉我集合地点,我会参加的。

然而,Mumbi女士在抗议游行前对她的言论作出道歉,加上部分媒体工作者组织代表的反应,使游行筹备变的混乱,例如赞比亚新闻协会(Press Association of Zambia)的副主席Amos Chanda在Lusaka Times杂志中被引述,表示他接受道歉并退出示威游行。

根据 Lusaka Times的报导,在她的道歉信中,Mumbi女士说她没有称她质疑的那位记者是“狗”,而是“守门狗”,并表示她尊重每个人,没有理由会说这些人是“狗”。

“这是一个对事实蓄意的不实陈述,扭曲了我的意思,我实在没有理由会说这些人是“狗”。尽管如此,我想要对那些受到不实陈述和蓄意扭曲话语而受伤的人致歉,这绝对不是我的本意。”她说。

Alter Boy对Mumbi女士的道歉作出回应:

我接受道歉,同时相关记者应该继续检验自己的所作所为,现阶段道歉可以(对于用语选择错误),但我相信如果她是真心的,那么她说的话中是有些意涵的。

Mafosisa同时批评国家媒体和独立媒体:

记者请懂得不要以大欺小。可怜的Mumbi女士说她犯了错,并且为此道歉了,你们还想要怎样?同一个时刻,政党和政府正在忙于 骚扰记者,有时还在机场殴打你们,而你们什么反应也没有。事实上政府推行媒体管制在某种程度上夺走了所有言论自由,但却没有人挑战。为什么你们如此的无能 呢?没有道德的国营媒体和缺乏正义的独立媒体。你们所有人只顾虑到薪水和回扣。我不道歉,因为你们所作的比 Ntweno更糟糕。

Mpangula认为反对国营媒体的批评是公正的。她从六个月前便停止收看国营媒体:

我已经停止收听国营的ZNBC 跟广播节目有六个月了,我现在变的更聪明且不曾错过任何真正的新闻。

说话时间(Speaking Times)建议赞比亚的网友客观看待且欣然接受她的道歉:

我不认为有任何理由─我们应该在为他人遭到羞辱感到高兴。让我们以客观的态度参与辩论或写作博客…Mumbi的道歉应该要获得欣然接受,但当人们看见伤害即将造成时,不应该只会道歉。她应该早点澄清…记者们回到工作岗位,这议题已结束了。

这会成为国营媒体记者的转捩点吗?他们能否藉由普遍关注赞比亚所有人民(而不偏颇),来证明自己真正独立于政府控制之外呢?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