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何不改变时区?

俄罗斯时区图来自Wikimedia Commons

一年前,俄罗斯总统梅德维德夫(Dmitry Medvedev)提出重新划定国内时区的构想,他在联邦议会年度演说中特别提到,此举能促进区域及首都共存。几天前,相关讯息又出现在新闻入口网站Primorsky Krai上。

这个想法并非前所未见,区域议员Gennadiy Lazarev一年前也曾在網絡引起相同讨论,他建议更改时区,让莫斯科与其他区域的最大时间差从七小时减至四小时,但未带动太多进展与改变。NNN指出,这项提案是源于2008年12月至2009年1月的海参威抗争事件,人们手持日本国旗,走上街头抗议禁用方向盘在右侧的汽车,当时莫斯科地区仍在睡眠时间,让政府反应慢半拍。

2010年11月17日,Primorsky Krai区域议会再度讨论更改时区一事,考虑让当地与莫斯科拉近一小时,并打算向总理普廷(Vladimir Putin)提案。

新闻入口网站VL.ru报导,地方首长Sergey Darkin最先发起这个构想,而当地民众也很关心此事,但不满政府忽视舆论。

远东区汽车入口网站Drom.ru不仅让人们讨论汽车话题,也关心社会政治议题,全球之声曾报导其中的成功经验。

这个社群亦未忽视更改时区的话题,Jokky指出,本案在议会讨论时,不会在平常供大众旁听的会议室,而是在八楼一间小会议室,一般民众无法进入;议会官方网站驳斥这项消息,强调议事正常在大会厅举行。其他人则建议政府取消冬天或延长白昼,因为中央政府神通广大,地方政治人物总是亦步亦趋。

Deita.ru提及调整时区的多项优点,例如在中国采购会更方便,中国与Primorsky Krai地区的时差在夏季为三小时、冬季为两小时,中国各地只有一个时区,Deita.ru则质疑,当地与莫斯科的时差何时才会从七小时缩减为四小时;既然中国并未抱怨,更改时区后,俄国中央政府执政会更轻松。

Seryi指出

我是官僚代表多年,海参威与莫斯科的互动关系中,只与时差稍有关系,有时我们会在早上接到中央的指令,要求我们在前一晚执行某项 工作,但这种频率极低,不会严重影响整体工作;另一方面,若中央真有需求,他们总会随时找到官员配合,但就我的职务而言,这种情况十年来只曾发生过一次, 所以我觉得时区问题完全是人为夸大造成。

许多本地企业确实都顺应莫斯科时区,延长工作时数,纵然过去在苏联时代,也不是个大问题,Ученик 5 класса指称所有官员以前念书时,地理科一定都不及格,还会觉得地球是平的,他建议效法古代人,依据太阳位置与日光时间过活。

Алексей大喊

该死,如果一切不那么悲哀,应该会很好笑,我国是一群白痴组成的吗???我不认为人人都是白痴,但这个想法的发起人和支持者脑袋 显然有问题,如果和莫斯科协作不方便,就把工作时间挪移几个小时,其他人为何得受累?[…]我们在夏天下班后,还能去海边,而现在[…]人们在工 作后,得赶在天黑之前回家,为何议员不依据逻辑和大众要求行事(亏他们还是“人民代表”),而是遵从官员的商业利益?

这些问题可能得不到解答,反对调整时区的網絡连署共累积250人签名,虽然社运人士想针对改变时区举行公投,这个连署数量还未达法定门槛。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