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澳洲:衡量美国的中期选举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0年11月4日]

在星期二,一只叫Americain的马赢了我们最大的赛马比赛─墨尔本杯。顺带一提,它是在美国培育的,有个法国赛马骑师和训练师,但是由澳洲所拥有。

尽管有这件分散注意的事,澳洲的博客圈立即地回应国会选举。澳洲在近期来已习惯于易变的本土选民。

Annon在一个革新主义博客Public Opinion,提到未来两年的核心主题:

一个陷入僵局的国会,无法帮忙对付经济萧条的美国、阴暗迷失的时代、几百万的失业人士与更多为了保有自己的寓所而努力的人。未来两年占首要地位的将是经济和总统大选。为了生存,欧巴马(Barack Obama)势必要使经济好转起来。但问题是,他做得到吗?
欧巴马有困难啰!

Steve Kates在自称“自由论者、政治倾向中间偏右”的Catallaxy files博客上,虽持有不同观点,但是对此也有相似的看法:

当然也有其他的的问题,首先就是健保制度改革。但到头来,刺激方案对美国经济带来的伤害还是最核心的问题。如果美国在激烈的短期 经济衰退后已进入复苏期,各处或许会失去一些席位,而不是现今我们看到的这种溃败的状态。随着美国经济挣扎的结果,就是没有任何的发展推动力,以及严重失 业率没有好转的迹象。
凯因斯经济理论看美国大选

Café Whispers的Nasking也在思考着,为什么健保制度的改革没有替欧巴马在政治上发挥效益:

或许有一天,多数美国人会真正的开始警觉,并看穿事实的真相,学会耐心等待长期计划奏效?或许失业问题能及时解决,欧巴马才能重 振声望。当人们不因已存在的健康状况而遭健保拒绝,而且发现让成年的孩子留在自己的保险计划中的好处,以及年长者明白能付少一点,因为联邦医疗保险的“甜 甜圈”已被填满,大学的学费变得更负担得起,而且欧巴马的确是有远见的,即使似乎妥协了许多,仍经由极大的努力去执行、贯彻,而且还不只如此,如果给个机 会,将会有更多的回报。
美国大选似乎比预期的合理,但…

New Matilda,Aron Paul看到的是一个四分五裂的国家:

美国被分裂为白人/非白人、小城/城市、老年人/年轻人。而这次的选举中,住在小城老年白种的美国人占大多数。这些人猛烈抨击总统,而总统却十分乐意为这不受欢迎的改变受责备。
老美回来主导了

在关注气候变迁立法的商业网站Climate Spectator中,Giles Parkinson的文章标题无法避免对欧巴马2008年的选举口号使用双关语:

美国总统欧巴马对气候变迁的改革计划,看来已因为共和党在中期选举的胜利而没希望了。

他用悲观的全球脉络来看:

在许多方面,美国都是一个帮忙全球各地调解事物的代表─关于洁净能源与减少污染物排放量,完全无法由上向下整合全球行动,反而有积极的个人或地区性的基层努力。

然而他在加州反对23号提案一事,看到了一丝希望:

…是美国石油巨头让国家延迟气候和清洁能源法令的手段。

这意味着加州的2006年清洁空气法案仍在执行,而且开始要做些有用的事情了。
不,他们办不到

希拉蕊·柯林顿(Hillary Clinton)下星期将来我国,到时博客们将会忙碌于其他与美国相关的问题。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