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塞尔维亚:虐待流浪动物问题不断

五年前,“动物保护与福利基金会”主席Brigitte Bardot寄送一封抗议信,要求塞尔维亚总统塔迪克(Boris Tadic)“终结国内令人作恶的流浪动物屠杀行为”:

[…]贵国人民对待动物的行为既血腥又凶残,首都快要和布查拉斯特(Bucharest)一样,变成恐怖之窗,举办马拉松赛 或2005欧洲篮球赛,都无法掩盖野蛮的“动物屠杀行为”,您有权力改变一切,重建国家尊严,请仿效希腊与土耳其推动动物福利法,协助流浪动物结扎与施打 疫苗;请教育人民,纵然是流浪动物,也有权获得人类尊重与同情。[…]

当时塔迪克与塞尔维亚其他官员置之不理,如今总统和许多国民一样,都想领养名叫Mila的伤残母狗,今年五月时,全球之声作者Sinisa Boljanovic曾报导这只狗的遭遇。

塔迪克面对社会虐待动物问题,想领养伤残母狗Mila

但若要领养它,总统必须面对内政秘书处设下的严格要求:

Mila必须获得24小时照顾与陪伴,为提供必要医疗及足够营养,领养家属必须拥有长期与稳定的收入来源;家属的住家必须要有庭 院,或是能前往户外绿色空间的公寓,做为它复建的自然场所;此外,也需要兽医机构的专家团队,[…]专家将每月一次为Mila进行医疗检查,也有权查 看它的生活情况。

这只狗获救后,成为塞尔维亚流浪动物受难的象征,但暴力依然继续发生,不时会看到本地主流媒体及公民媒体报导。

当地日报《Alo》上星期刊登一张令人震惊的照片,一只遭杀害的母狗倒在血泊中,而四只幼犬仍在吸奶,Zajecar地区警方仍在搜索杀狗凶手。

首都Pancevo桥社区里,一名65岁男子和朋友及自己的小狗走在路上时,刺伤社区巡逻犬Rauf,民众形容这只洛威拿犬相当和善,靠近凶手时并未吠叫,凶手伸手拍拍它后,便拿出刀子刺伤它多次,受伤的狗爬到砂坑后流血过多死亡。

常喂食Rauf的Abazi Muhammad质问凶手动机为何,得到的答案是:

你也不想活了是吗?

两岁大的混种犬Djole遭枪杀身亡,事发地点距当初Mila被发现之处不远,居住在当地的小男孩发现狗尸,还看到戴头巾的陌生人跑着离开。

Pozarevac地区一名32岁的护士将狗绑在车后,拖行好几个街区(事件发生经过的YouTube影片请见此),小狗受到重伤,但所幸存活下来,目前居住在动物收容所内;警方指控女性多项罪名,但她不愿解释为何虐待它。

Nis地区孩童用手机拍下如同恐怖电影的一幕,六只遭勒死的狗全吊在树上,孩子将照片转寄给“Planet Zoo”协会,要求找出凶手,在警方调查下,找到分别为17岁及15岁的两名凶手。

来自Kraljevo的塞尔维亚牙医Zubarica曾目睹孩童如何虐猫:

我坐在窗边的桌前,看到有东西朝窗户飞过来,撞在强化破璃上,再落在外面的平台…是只小猫!有人将这可怜的小动物像球或石块 般扔过来,我惊讶地哑口无言,小猫痛苦地哀嚎着,我冲到外头,却只从远处看到玩弄小猫的两个小男孩,年约六岁左右。[…]我究竟住在什么地方?孩子的 家长是谁?他们是孩童吗?他们是人吗?

Soulstormer回应:

他们是没有心智的野兽,家长从来不读灰姑娘、彼得潘、美女与野兽、伊索寓言或安徒生童话等故事给他们听,他们的童年就是在电玩游戏里杀害电脑怪兽。

Jovan Stankovic写道:

孩童会把小猫往窗户扔,一定是从家里学到的行为,他看到父母争吵时,爸爸推妈妈去撞墙,这种创伤也影响到他…

2008年,塞尔维亚司法史上首次有人因杀害动物,遭判处三个月有期徒刑,然而其他14项虐待动物案件却只课罚金。

塞尔维亚动物之友协会”强调,刑法应当更加严格,因为有些国内法律(如兽医法第46条至138条)甚至鼓励让流浪动物遭受不人道待遇:

在塞尔维亚,政府为控制流浪动物数量,不断让猫狗遭受不人道捕捉与死亡。

该组织警告

塞尔维亚政府机关有很多杀害方式:

一,将T-61注入心脏或肺部,造成呼吸道系统麻痹。
二,注射Nuvan及Kreozan毒药,让动物因窒息而死。
三,活埋。
四,用棍棒打死。[…]
五,将动物装进塑胶袋,再丢弃至垃圾掩埋场。

贝尔格勒医学院精神病学教授Ivan Dimitrijevic指出,会虐待及杀害动物人士通常有严重精神失调情况:

人们若虚弱孤单,又未寻求协助,对待人与动物的行为可能很类似,他们迫切需要治疗。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