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斯洛伐克:网民议论中国竞投公路建设

斯洛伐克交通部长Ján Figel最近表示因为中国道路建设业者在该国以极低价格进行倾销,故不会按机制自动将有关工程交予中国业者兴建。

即便如此,一家中国企业在波兰仍然透过比市价低百分之四十的价钱成功标得一份高速公路的建筑合约。在捷克,一名政府官员表示:“兴建五公里高速公路就能对市场上其他参与者的行为产生强大而深远的影响。”

捷克和斯洛伐克当地企业的看法也大致相同。斯洛伐克建筑业公会的Zsolt Lukáč质疑:“问题是要避免他们占去本国人口的就业机会。当我们的国民失去工作,斯洛伐克会变成哪个样子?”

网民对此则众说纷纭。

branco7

我是个理想主义者吗?我试着总括中国公司潜在的优点。一、价钱低,对斯洛伐克纳税人就是减省建筑费;二、为我们那些离开“国家” 企业(就是非常依赖国家指令运作的企业)的工人提供就业机会;三、如果需要借贷,可能有更好的还款条件,因为中国企业会利用该国的银行融资;四、还有一项 重点,那就是他们国家也一样贪污腐败,斯洛伐克的政客没有损失贿款之虞[…]

而缺点是:一、降低斯洛伐克企业的过高利润;二、对施工质素要更严格控制;三、更多人要求政治庇护。

svihrnak

当要开设汽车工厂时,我们因为那是外来投资而投放数以十亿计的资金,然后才贯彻自由市场而停止资助。跟现在情况不同的是,之前政客将我们的财产供手让人 …当现在有机会省钱… Figel因为道义理由而反对…

morgul

能够拥有一条由中国资助兴建的平价公路不是很好吗?我不明白这跟利用欧洲资金进行融资有什么分别,或许Figel可以解释,譬如,对农民的资助是不是在扭曲市场。这可能因为由中国企业兴建公路并不能索贿,所以Figel不喜欢。

muž, ktorý sadil stromy

只有他们会带来他们的工人、水泥、沥青、机器… Figel和其他节目嘉宾在电视都是这样说的。

maros_19840在回应时说:

直接来说,这没有问题。斯洛伐克人可以做其他工作,一些他们更喜欢,更具满足感的工作。

blingotik

部长的行为很奇怪,常常说我们会以欧盟资金兴建公路。到现时为止,他仍然不明白欧盟资金都是从会员国的附属机构而来。

Simple Jack

如果我是个部长,我会欣然接受(中国企业的低价竞投),并且关心斯洛伐克人获聘的比例。在国家资金以外的支援不可能是一个障碍。我不明白这个部长的论据。

Brejk在回应时说:

如果在昂贵的本国建造费和中国的廉价公路之间的分别是会影响他政党的收入来源,那么部长的“论据”是可以理解。

the new guy

对于未知的事情产生恐惧毫不理性。当中国企业获批第一份合约时,Siroky(一家斯洛伐克公司的东主)会…对自己说,好,我会降低利润,以价钱竞争…我会比以往赚得少些但我仍然会有利润…这就是市场的运作…

Hastamanana-copacabana回应:

这将永不会发生,因为Siroky的公司会相应行动,姑且叫作“说客式先发制人”。他们已经这样做,其中一项证据就是Figel的态度…

lmlk

优点:六亿欧罗。缺点:失去五千个职位。状况是每一个职位对十二万欧罗。六亿欧罗可以创造多少职位?

Tip O

这不过说明Figel不愿意尽可能低价兴建公路,却愿意让适当的人赚钱。

Sionista

但有趣的是他并不介意贱价倾销他的物业。

(按: Figel在他所属的基督民主党在首都旧城区有强大影响力时,在那里购入一个单位。事件今年被揭发,他遂决定基于道义责任将那个单位捐出“作公益用途”,然而至今外间对单位捐出后的用途仍所知不详。虽然 Figel保住党领袖的位置,但是他所属的政党并没有为最近的市长选举派出候选人。)

sivamys

为强大的外国投资者进入斯洛伐克市场提供税务优惠和其他特惠措施对他就没有问题?当本国企业被外国企业清算的时候他在哪里?

satur

本国企业建造公路的费用比中国企业高昂是因为这里的政客收受贿款,无论是谁在执政。

janomacek

有何不可呢?相对于Figel,我比较喜欢捷克官员的立场。作为一个雇员,我预期中国企业会聘请本国人民。如果是这样,那就什么 事都没有,而且我会欢迎中国企业。至于用作倾销的价钱?那是谁的问题?我们都在买中国货。我甚至会考虑让一些中国人加入本国政府,或许我们可以就这样大幅 降低赤字。

mab dell

如果是欧盟资金买单,那就必须尊重欧盟的反倾销规则。或者,让中国企业建造,但预期不会有(欧盟)援助。我怀疑这样最后还是会便宜一点…

dede1

我不要共产党公路。

bertold回应:

那么你不要在介乎布拉提斯拉瓦和Piestany(在共党执政时期建造)的公路上驾驶了,那都是共产党的。

petuldo

我们要注意一点。他们在捷克也是在考虑,但是有个问题。中国企业能够廉价筑路是因为他们的政府在提供资助以开拓欧盟市场。所以每公里道路能比较便宜是因为部份是由中国纳税人买单。我想那里的人并不那么富裕,而且我也不太同意这个做法,因为我没有兴趣剥削其他人。

kuzmic

我明白Figel。向一个本地供应商索贿远比向中共容易多。特别是因为Figel知道他不会永远是交通部长。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 中国人

    每公里道路能比较便宜是因为部份是由中国纳税人买单。我想那里的人并不那么富裕,而且我也不太同意这个做法,因为我没有兴趣剥削其他人。
    ——————————
    对的。支持这个观点。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