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社运博客谈网络如何改变政治

Marina Litvinovich (photo by Gregory Asmolov)

Marina Litvinovich (Gregory Asmolov摄)

Marina Litvinovich 是一个博客、民权以及人权份子。在经历职业政治顾问生涯、调查别斯兰人质事件以及参与自由主义抗争运动后,Marina成为俄罗斯最具影响力的博客之一。 Marina在这次访问中,分享了对自己作为一个博客的看法,和互联网可以如何比较深入影响俄罗斯的社会和经济变化。

她的博客在促成多宗事件的独立调查中功不可没,例如“Lukoil石油公司高层致命车祸案”“人肉路障案”。最近,Marina建立了一个名为“Best Today”的网页,将俄罗斯多个博客共冶一炉。读者可以在这里这里阅读更多她的背景资料。

问: Marina,妳的博客(abstract2001.livejournal.com)在俄罗斯博客社群是担当一个怎样的角色?

我们首先要谈及LiveJournal这 个博客社群在整个俄罗斯博客社群担当的一个特别角色。LiveJournal上的博客对设定政治和时事议题有巨大的影响。主流媒体正在失去其提供资讯的垄 断地位,而博客就正在填埔这个缺口。博客也为事件提供独立的诠释。对许多新闻事件而言,最先出现的解读是最重要的。当博客社群正在解读新闻的时候,让人亲 眼见证由酝酿到完成的整个过程。

博客对动员群众相当重要。二零零六年,我发起了一次未经批准的游行,声援士兵Andrei Sychev(十九岁的Andrei Sychev在军中受到欺凌,差不多被虐打致死,最后双腿和生殖器都被切除)。这是首次在俄罗斯有人利用博客引领公众向军方表达愤慨。虽然那次游行未经批准,并且只有我的博客在发动,但仍有约四百人参与。

我最近开始在写各种各样违背法治的个案,目的在于增加其曝光吸引主流媒体注意及报导。

其中一个我揭露的个案是关于Anna Shavenkova丑闻(Anna Shavenkova因为政界的人脉,在牵涉一宗致命交通意外后不被检控)。有电视新闻在我写了这事件后就此进行报导,也有许多人参与相关的行动。另外一个例子是在Leninsky Prospekt发生的交通意外(由俄罗斯最大的Lukoil石油公司的副主席引致的致命意外)。我找到两名女死者的遗属,并且刊登出一封她们家人的信件,表明不相信事件的官方说法。”

问:妳是怎样发掘故事呢?

成功的要点是要有基于事实的证据(影片、照片或正式文件)。如果你能证明事件,这会让人们更易于接受。信用对博客而言至为重要。

其次,事件应该有目击证人。不是一个记者基于其他消息来源来并凑故事,而是一个让读者信服的人证。

当然,事件应该涉及违反公义。如果事情人命攸关,那将更具影响力。

虽然我有表达这些故事的才能,但是并非每次都有效果。有时候你刊登一个身同感受的故事,但它一点影响都没有。可是,我仍是收到许多人们要求协助的信件。即使十分困难,我会试着帮助他们所有人。这是一个重大的责任。

我写每个故事时希望让人们像在看小说般感受到事情的经过以及起承转合。

那故事里面一定要牵动情感。如果你平铺直敍,人们将不会和应。但这其实也十分困难,因为我开始感到枯竭。要每一次都能牵动情感是没可能的。

无法无天的故事有许多许多… 而那些故事都是罪行滔天。如果你对每一个故事都淘心沥血,最后你会因此而心力交瘁。纵然如此,这一切都仍然必须由心发出。

问:妳收到多少需要协助的请求?

每天大槪一至两封信。但我会在一段时间后才行动,因为我需要时间确认和收集更多资料。当一个故事的脉络开始展露,我会为此而鼓舞。然后后公众的注意力凝聚,人们就可以开始解决他们的问题。至少有时事情会变得更好。这一切的最终目标是要改变,让人们的生活更轻松。

问:妳的博客揭露了今年三宗具标志性的事件,包括:Lukoil高层致命车祸案Anna Shavenkova丑闻、以及警察“人肉路障”案(一名警察截停无辜的载客车辆拦截罪犯)。妳可以比较一下公开这个三宗事件后的影响吗?

“人肉路障”案得到莫斯科警察当局迅速回应,事情很快便解决。俄罗斯的政府部门一般反应不会这么快。(全球之声网页按: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警务人员Oleg Sokolovo作为“人肉路障”其中一名肇事者,被判处入狱一年。)

Anna Shavenkova丑闻则不同。人们在短短两天内便遗忘了当初的事件。我第二次指出事件是当我发现Anna Shavenkova被调查人员列为“证人”而非疑犯。这就是公开事件发挥作用的时候。当她最终面对起诉时,她的身份也被改为“疑犯”。

但是,法庭最后决定暂缓十四年才执行判刑(Anna Shavenkova在车祸后三个月怀孕)。我事实上也在網絡上刊出意见认为,即使法庭如此裁决,我们也应该欢迎,因为纵然案情严重,但是所有在人道立场上的决定原则上都是好的。如果我们为Svetlana Bakhmina(一名因逃税及挪用公款入狱的尤科斯(Yukos)石油公司的行政人员,获得提早释放以照顾她的年幼子女)以及其他在囚母亲求情,我们就该一视同仁。

当然人们难以接受Anna Shavenkova在短期内,甚或永远都不会接受惩罚。仍然,我相信结果该算是成功,因为事情达致合乎逻辑的结局:让罪犯入罪。

至于第三宗案件,就是那宗在Leninsky Prospekt的车祸,博客们吃了一记败仗,虽然大部份人仍然相信Anatoliy Barkov(Lukoil高层)就是肇事者。

这三宗事件发生的背景都是一场由Evsyukov少校枪击案(一名莫斯科警队主管在超市内扫射,击中三人)引发的反警察运动。而Barkov案就引发另一场网上运动反对紧急车辆灯号(俄罗斯政府人员普遍滥用车辆上蓝色闪灯警号以逃避交通规例制裁)。

问:所以妳的博客如此受欢迎是因为妳进行的调查?

确实是的。那些都是十分小型的调查。但是后来有更多人加入和发表文章,创造了一个“浪潮”吸引其他人参与。

问:而妳的博客主要就是在创造这些浪潮?

是的,先创造浪潮再将其转化为一个庞大的行动网络。我称它们为“部浪(blog-waves)”。你可以在“Yandex blog”监察系统上清楚看到这些浪潮如何推展。它显示出人们在讨论某个议题上的投入程度。

问:哪个浪潮是收效最大的?

收效最大以及持续最久的就是反警察浪潮。其次是反对紧急车辆灯号的浪潮。

问:当局有没有尝试制止这些浪潮?妳作为一个博客有受到任何压力吗?

网络自由的问题在俄罗斯有一个独特的性质。如果国安组织,例如联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 不是单单强硬而且会思考的话,他们就会明白他们首要制止有能力发动浪潮的人。但是他们实际上的工作方式就是在横冲直撞。譬如说,“E”中心(警察应对极端 主义的中心)的人员检视网上贴文,检查博客上的贴文是否在煽动。他们对“煽动”的定义很广泛,包括“反社会和谐(social discord)”。这是一个当局随便利用的指控。他们依据这个框架来迫害民众。另外,他们有某种统计指标。为达到指标要求,他们会集中注意在某些范围的 博客。他们对我的兴趣不大,因为我对他们的统计数字帮助不大。

问:妳认为网络社会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是怎样的?

我认为未来的政治将会属于由互联网而生的组织网络。

以往人们需要加入政党以参与社会或政治生活。现在这已经不再需要甚至失去了意义。民众现在投入的是博客和社交网络,不是政党政治。

未来是属于那些参与完全不同活动的人们,透过网络自由协作。事情将会变得有效率,因为和政党不同,组织身份以及官僚程序都不再需要。

这里唯一需要的是参与者定期参与某种活动,并且按约定运作。这些运动会一如旣往有开始和终结的时候。这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某种结构常态迟早会自行出现。

当一个社会达致这样的状态后,其民众不会在危机里坐以待毙。他们会在网上马上组织自力救济。

问:妳怎样解读政府官员有关互联网的把戏?例如: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进攻推持网

这种行动制造了新的情势。虽然我仍然不了解前景会怎样,但我想这是好的。人们常说:“政府走入群众”。这在民众和政府之间创造了一种新的关 系。政府与他们的国民平起平坐,变得容易理解和平易近人。在俄罗斯我们有一个巨大的问题是所谓权力的“神圣”。这对民众如何看待政府有十分重要的影响。互 联网有助于令其逐渐消失。

问:但到最后谁会有主导权?是政府会改变网络,还是网络会改变政府?

后者。政府在网络上的手法是直接而且未经思考的。当他们在网上发表那些非枯燥乏味的新闻稿时,他们完全没有影响网络世界。那不过是在滥发垃圾。但是也有一些官员,包括一些地方首长,喜欢亲身参与网上交流。这些交流都在改变他们以至于社会本身。

问:妳会怎样评价RuNet(俄语互联网)在今年夏天多场山火中的作用?

这是社会能够自发组织的一个例子。当然并非整个社会都在参与这个过程,只是其中活跃的核心。这个机制怎样运作的呢?如果民众认为某件事足以 威胁他们,而政府表现效率低下,民众的下一步就是自发组织行动。他们也利用了社交软件如Ushahidi和Livejournal。整个山火事件就一桩网 络事件。这是一个社会在预备好要向威胁作出回应的时候要如何反应的例子。

如果人们认为他们无法影响后果,事情将不会发生。

问:妳提及网上社交地图软件Ushahidi。妳自己也实际参与山火“救生地图(Help Map)”的工作,让民众透过Ushahidi平台请求和提供协助。妳这次的工作有什么结论?

我最意想不到的是差不多我所有在政治运动上活跃的朋友,除了少数,都支持这项工作并视之为一件政治事件。在对“政治”这个词最理想的解读 下,我的确认为那是一桩政治事件。在俄罗斯,对“政治”这个词的理解并不完整。但是,我理解的政治是在社会上联合一群人,以对整个国家的生活造成冲击的机 制。

我和以往政界的同事总是在争辩…他们相信我们应该发起抗议,组织公开的政治活动,并且认为这些就是在政治上求变的唯一办法…可能那都是需要的,但是当你建立了一个网页让人们为了一个共同理想互相合作的时候,那才是政治的目的。

他们对事情的理解略为简单直接。对他们而言,互联网最重要的用途是实践言论自由。

我是在建构另一种想法:互联网主要作为群众自发组织的机会。新的政治生态会由此而生,让来自不同网页的群众联合并组织共同行动。

我意想不到我们的社会能够在有实际方法行动时表现得如此准备就绪。在俄罗斯,人们认为所有人都在抱怨社会。我是差不多唯一称赞这个社会的 人,因为我真的看到它怎样变得越来越健康。许多相似的行动不断出现,民众以此解决自身的问题,而且不单是他们的问题,甚至是国家、地区、城市等的问题…那 都是新政治生态的一部份。我们将在未来数年里看到这种情况遍地开花。

问:那么你认为,互联网将在二零一二年总统大选产生什么作用?大部份选民都留意电视,不是互联网。互联网是否能够担当一个重要角色?

我直觉认为互联网在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三年之间才会达到一举足轻重的位置。我认为有些重要的事情是在醖酿中,但我不认为在二零一二年大选前会有突破。我们首先需要参与的人数增加。参与网络行动的习惯需要变得更普及,并且人们需要更乐意捐助。

他们必须明白他们手里有一个有强大力量的行动机制,只要参与的人数达到临界点,他们就能改变现状。

那时候就会水到渠成。

问:妳认为普钦对互联网差不多完全漠视会影响他成功吗?

当然网络社群会首先支持梅德韦杰夫,虽然他们未必会察觉。因为如果普钦再次成为总统,将会为很多人带来负面影响。普钦在二零一二年当选总统对某些人就等同人生失去前景,群众会宁可离开俄罗斯。我认为普钦当选对网络行动会产生负面影响,因为灰心和失望明显无法帮助人们联合。

问:妳未来在网上有什么计划吗?

我建立了名叫BestToday.ru的新网页。这是个试验。我希望以此追踪及跟进透过博客流传的故事。其次也希望帮助有价值的故事进入主流媒体。我喜欢有关资讯的工作,也享受观察网络如何将从无到有,将事件转化为社会和媒体上的事实。

当然我们也会继续发掘故事。

我自己的博客也需要进一步发展。维持受欢迎的部格落需要大量工作。它需要时间、努力、感情…

问:这是全职吗?

基本来说,是… 但是我没有支薪。当人受薪工作,那已经不是从心而发。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