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網絡政治模式相互竞争

今年秋天,網絡对民主的利弊在美国等各地区成为热门话题,在美国,悲观者的声音似乎高于乐观者,但俄国至少目前情况相反,人们在讨论科技对社会运动的正反效果之余,也有许多人围绕着“網絡乐观主义”(cyber-optimism)打转。

網絡直接民主:新瓶装旧酒

俄国政治人物各因不同理由而对網絡感到乐观,执政党知名意识型态专家查达耶夫(Alexey Chadaev)在题为“網絡直接民主做为现代化工具”的报告中提议,延续总统梅德维德夫(Dmitry Medvedev)提出的“網絡直接民主”概念。

查达耶夫认为,網絡民主“是民主制度演进的下一步”,也是“再度重新建构民主问题的途径,能指出所有民主结构的关键问题,能瞭解通讯大规模数位化后的危险,能瞭解大众政治民主化的观点,包括重组政党等传统机构”。

在“網絡民主”之前,俄国政府也曾提出“管理式民主”(2005年)和“主权民主”(2006年)等词语,做为国家强化独裁制度的理由,查达耶夫提议于2011年国会选举时采用电子投票、建立官员表现电子评鉴系统,同时改善数位落差、发展开放软体、提供網絡电话服务、打破網絡产品垄断等,不过他所提出的计划中,都无法为人民建立永续的政治体制。

查达耶夫的报告于2010年11月17日发表之前,欧纳特(Luke Allnutt)便投书《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题为“俄罗斯YouTube民主只是骗局”,说明俄国政府大力鼓吹“網絡民主”背后的原因。

欧纳特认为,俄国政府“用網絡来讽刺真正的政治程序”,官员使用Twitter等工具,以证明自己亲民,但却又回避实质的政治变革;非政府 组织和记者常遭到骚扰及威胁,但至少人人还能在博客记录一切;欧纳特指出,只要網絡运动能成为“在野势力释放压力的窗口”,俄国等极权政府都不会反对。

Ivanovo地区首长Mikhail Men相当惯于使用Twitter(@mikhail_menn),他在近日“俄罗斯網絡大奖”颁奖典礼上的表现,恰好成为欧纳特论点的最佳佐证:

我真心试图与地方居民及全国Twitter用户沟通,我认为这绝对是平常的对话与沟通。

逐渐兴起的網絡民间社会

但科技仍具有正面功能,尤其是在俄国,这一点绝不容否认,尽管政府人士尝试以浅薄的高科技创新精神,藉以掌控人民对政府的看法,但无论是政府或任何人,皆无法完全操纵網絡世界,以下列出几项原因,说明为何網絡世界仍可能改变俄国局势。

民间运动

俄国知名记者Anrdei Loshak曾在投书题为“没有政府也能活”(英文版见此)的文章中写道,“博客建立了網絡空间,是我们感到乐观的主因”,他认为網絡促进自治及互助,象征民众参与的新策略,而不再只有移民和街头抗争两项“传统策略”:

網絡已成为另一个现实世界,里头有一般生活所缺乏的一切,包括言论自由、不再粉饰太平或进行政治宣传、民众参与的机会等。

網絡民间运动迄今大抵限于转载各种不公义、令人激愤的消息,但他认为,转载是很重要的第一步,显示人们已不再冷漠,不满与不平的情绪会积累能量,成为对抗不公不义时的真正力量。

全球之声作者Gregory Asmolov曾数度撰文,论及今年夏天俄国山林大火志工运动管理经验,证明民间架构亦可独立组成社群,不仅能有效发挥社会功能,必要时还能表达政治立场

调查报导工具

全球之声已持续报导博客圈在调查贪污丑闻时所扮演的角色(如本篇本篇),俄国博客圈更是每个月都会出现新范例。Alexey Navalny是俄国最敢言的调查博客(全球之声与他的访谈内容请见此),他在2010年11月16日证明,个人在網絡帮助下,也能带来改变,他撰文关心俄国石油管线公司Transneft的贪腐情事,引发各界回响,也吸引超过百万名读者,其中亦包括俄国高层官员。Alexey Navalny揭发、查证与公布文件,证实ESPO管线兴建工程经费遭掏空40亿美元,他在文中鼓励读者转载调查结果,并致函政府要求调查,数千人在Facebook、LiveJournal、Vkontakte等网站上转载他的资料,让更多民众能得知此事。

另一项资讯来源

Miriam Elder在GlobalPost指出,相较于电视与平面媒体,網絡是唯一不受政府管制的资源来源,他也举出两项以網絡内容为基础的新型大众媒体,其一为網絡电视台Dozhd,提供不同的新闻焦点,幕后团队提出三项口号,希望恢复观众对电视媒体的的信心:“电视并非我们专业”、“再给电视一次机会”、“别害怕打开电视”;入口网站besttoday.ru由俄国知名博客兼社运份子Marina Litvinovich经营,是俄国另一个網絡媒体范例,其中资讯完全来自博客。

Miriam Elder引述俄国记者兼博客Zoya Svetova所言,将俄国網絡比喻为苏联时代的地下文学运动samizdat,因为两者同样具有“自我产制及传播”的特质,不过網絡比那场文学运动更加普及、更具影响力。

读者日增

俄国網絡普及速度在全球名列前茅,这点值得一提。近年来电视逐渐失去公信力,Rumetrika一篇文章指出,过去一年来,俄国主要电视频道的观众群逐渐萎缩,網絡用户数量则大幅提升,大型网站受欢迎程度与主要电视频道相当,除了年轻人对網絡的喜好高于其他媒体,许多中高龄人士也开始每天使用網絡。

但網絡调查与行动并非每回都能成功,也还有诸多改进空间,不过俄国政府不能忽视網絡民间社会的动向,也被迫要回应網絡批判声浪。

结论

就我们所见,俄罗斯網絡圈至少有两种相关概念在相互竞争,一方是政府假意要“用網絡取代民主”,另一方是網絡自由环境下的独立草根精神,目前双方成功机会似乎相等,最后结果会如何,则取决于博客圈能否发挥功能,一如Maxim Trudolyubov在Vedomosti指出

網絡让各种运动相互模仿,我相信执政党也会开始模仿,[…]但他们无法达到制度改革的主要目标,因为这种改变并非必然,而是争取的成果。

感谢Masha Egupova协助撰写本文。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