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尼加拉瓜与哥斯大黎加冲突回顾:之一

先前一篇由Roy Rojas所写的文章中,全球之声便开始报导关于尼加拉瓜与哥斯大黎加之间的边界冲突,传达了哥斯大黎加博客圈对此事件第一时间的反应。十一月二日开始,这个事件愈演愈烈,从爱国倾向到国家主义的启发、仇外攻击、網絡快速传播现象、双方对历史的重新解读、政治层面的分析以及大量的多媒体资讯。

这篇文章中,我们会从尼加拉瓜与哥斯大黎加博客圈来回顾这次危机的一些片段。

Google的错误

網絡上数以千计的文章与Twitter讯息都宣称,尼加拉瓜入侵哥斯大黎加起因于Google地图的一个“错误”。这个消息出现在FayerWayer[西文]和 Time.com等知名博客和网站上。

尼加拉瓜前指挥官Edén Pastora以此为藉口,辩解他率领尼加拉瓜军队入侵哥斯大黎加领土一事,虽然两国协议的边界跟“伟大的Google”的地图并不一致。

Sebastián Cabezas在FayerWayer[西文]中写道:

Pastora在跟哥斯大黎加报纸La Nacion的访谈中不悦地坚持说:“看看Google的卫星图片,你可以看到边界,末端三公里的(圣胡安河的)两边都属于尼加拉瓜。从那里到El Castillo为止,边界在(河的)右边,很清楚。”

Time也报导了关于Google的“错误”,且有超过五百则相关的评论。上一次Time.com上有关尼加拉瓜的消息,是以头条报导他们的“棒球外交”。

尼加拉瓜与哥斯大黎之间的边界在Google地图上差了三公里。这使得尼加拉瓜的军队指挥官Eden Pastora入侵哥斯大黎加,并命令军队在有争议的土地上取下哥斯大黎加的国旗。

圣湖安河疏浚工程的官方代表Eden Pastora在跟La Nación[西文]的访谈中,第一次提到尼加拉瓜使用Google地图这件事。其内容如下:

你确定所有的工程都是在尼加拉瓜的领土上执行的吗?“你可以去看看克里夫兰报告(Laudo Cleveland)和边界协议,这是1900年七月二十四日决定的。那些沉积物堆积在尼加拉瓜的领土上,而清理树木后露出的管线也是在尼加拉瓜的土地上 发现。看看Google的卫星图片,你可以看到边界,末端三公里的(圣胡安河的)两边都属于尼加拉瓜。从那里到El Castillo为止,边界在(河的)右边,很清楚。”

一个致力研究Google Earth的博客(Ogle Earth:Google Earth等網絡地图工具如何影响科学与社会之检测)重新还原情况,尽其所能地发布关于这个事件历史脉络的最完整图片收集,包括重读原本的边界条约。

该博客在“关于哥斯大黎加、尼加拉瓜、双方的共同边界,以及Google”一文中便如此作结:

从这些资讯中我们可以断定,目前網絡上充斥的故事都是错误的:尼加拉瓜并没有因为Google地图而误入哥斯大黎加的领土。对于尼加拉瓜的行动,Ortega(尼加拉瓜总统)用十九世纪的文件来当作辩解理由;Pastora提到Google地图一事只是一个嘲讽。

文章的评论中持续讨论这些地图,其中提及十九世纪中期的地图,以及Stephen GeensJCA等网友都发表了关于地图诠释的评论,他们也认为尼加拉瓜需要提出证据,证明在当初的协议中,那些管线确实存在等等看法。

Eden Pastora是这次冲突的主角

圣胡安河的疏浚工程已经讨论很久了,但直到十一月才正式开始。今年四月,尼加拉瓜的Carlos Lucas在他的博客中写道[西文]:

总统直接授权(给Eden Pastora)执行这项工程,像间独立公司一样,而没有从建设部多加研究,没有用科学技术来检视对生态系统的影响,也没有对用水管理的可能影响进行司法 分析,而CARUNA(该公司负责管理所有委内瑞拉的资金)已支出一百二十万美元。工程实施的日期就快到了,可能在今年第一次降雨之前。工程估计会持续二 到三年,总成本将耗资四百万美元。

(疏浚任务)指派给这种规模的公司,但却缺乏技术与资金招标,或许政府想藉此来让过度活跃的桑地诺司令官、反政府指挥官、中情局的探员和Oliver North的下属忙碌点。

不论面对尼加拉瓜或哥斯大黎加,Pastora现在已经完全置身其中。Lucas继续引述Eden Pastora在2001年跟尼加拉瓜报纸El Nuevo Diario访谈中的对话:

“我正在出售几件有历史价值的首饰(一支劳力士手表,两个款式相似且镶有七颗宝石的戒指,还有一条金炼);我也在出售一台配件完 美的Risso影印机,它是台适合放在影印店里的良好装备;我还出售七个月大、训练良好的非洲狮;如果恶魔存在的话,告诉他我也想出售我的灵魂。”

住在圣胡安河另一边的人们记得Pastora的过去。Lisbeth Quezada Tristan在记者Amelia Rueda的博客里发表了一篇文章:

他(Pastora)忘了他的朋友Daniel Ortega,他也忘了解放战争期间,数以百计的哥斯大黎加人提供给他的多个藏身之所,只为确保他受伤的部下与尼加拉瓜人的安全。难道他忘了,为了桑地诺革命,我们如何变成了一个拿起武器国家?他是否还记得把他从潘卡轰炸中救出来的墨西哥医院的那些夥伴们?

今天他(Pastora)跟Ortega同桌吃饭,但我并没有忘记九零年代在阿苏理山上的一次聚会中,他当众说出的那些仇恨与指责的话语--他提到了皮那塔[西文](有关非法占有公共与私人财产),提到了分裂与歧异,提到了Daniel Ortega、Tomás Borge(桑定民族解放阵线的创建者之一,也是八零年代的指挥官)以及其他人的背叛,也提到了那些一夜致富的人。
如果我没有记错,Pastora那时在哥斯大黎加当个渔夫只为讨口饭吃。那晚,他引用了一席话来阐述“当人鬓发逐渐斑白……不会改变也不会背叛理想”。

那些过去,你可能很快就忘记,但我不会。

在论坛上,他们公开称他为“叛徒”,其中也对Pastora在八零年代被视作反革命份子活动的军队入侵有详细描述:

Cucaracho:Eden Pastora持着双重国籍身分(他是尼加拉瓜人,但也拥有哥斯大黎加国籍)执行疏浚工程,因为他想要重拾他的梦想,建立北圣胡安自由共和国,以及更 多……尼加拉瓜广阔、难以治理,而这个笨蛋想要藉由这块土地的分裂来得到财富,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成为他个人利益团体的“元首”……(对Eden Pastora传记[西文]的评论)

两国对于Pastora的不满言论逐渐高涨,甚至还进而发展出一个“刺杀Pastora”的游戏,该游戏发表在博客El Infierno en Costa Rica[西文]上,而尼加拉瓜的一个博客Bacanalnica[西文]中也提到了这个游戏。

这篇文章还会有第二部分,分析媒体传达出的民族主义情绪、社会網絡的仇外心理以及尼加拉瓜博客的见解。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