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探究暴动的網絡动员背景

俄罗斯总统府克里姆林宫旁的Manezhnaya广场上,最近发生暴动事件, 显示俄国足球迷已成为一股力量庞大的社群,能够在短时间内动员数千人,上星期的活动是为纪念Yegor Sviridov,这位俄国Spartak足球队的球迷于12月6日晚间,因为与其他球迷爆发冲突而丧命;然而纪念活动却演变为暴动,群众攻击来自北高加 索及中亚国家的民众,造成多人受伤、一人死亡。这已是有关这名球迷的第三场纪念活动,每次都充满仇外气氛,也不满司法单位未能制裁杀人凶手。

博客记录暴动经过

Yegor Sviridov为球迷组织Union成员,据事发当晚在场的朋友指出, 他遭到八名来自高加索地区的男子杀害,目击者指称,凶手接近Sviridov和他的朋友,双方发生短暂口角后,凶手拿出自动枪技开火、洗劫他们后逃逸,据 称名叫Cherkesov的攻击者开了12枪,其中一发打中Sviridov的头部,也在事发后很快遭到逮捕,警方后来陆续又逮捕五人,却又释放他们,据 称是受到嫌犯亲戚的压力,RusNovosti刊登这几人的照片

今年初亦出现类似事件,也引发和平抗争,球迷团体Fratria成员Yuri Volkov在街头斗殴中丧命,嫌犯也同样获释后结案。

有关Yegor Sviridov的第一场活动于案发的Kronshtadt大道举行,最终瘫痪市区干道Leningradskiy,BAXHOB拍摄的影片中,群众高呼“俄国前进”及“赶快滚出来”:

第二场活动过程平和,地点与12月11日早上的活动相同,球迷带着鲜花前来,结束后亦和平解散,Ilya Varlamov(LiveJournal用户Zyalt)记录当时情景:

Soccer fans commemorating Yegor Sviridov

足球迷纪念Yegor Sviridov,照片由Ilya Varlamov拍摄

第三场集会与前一场只相隔几小时,演变成大规模示威、攻击面貌不具斯拉夫裔特质的人士、与警方爆发冲突,pakea2上传的影片中,记录了冲突经过,以及群众攻击肤色较深的落单民众:

網絡动员

这场暴动肯定是俄国網絡圈近几周最热门的话题,除了背后的政治及种族意涵,重点在于,这么大批的抗议群众是如何动员而来?

若使用網絡上现有资料,去分析fratria.rufanat1k.ruspartak.msk.ru等大型足球迷网站,显示它们愈来愈受到欢迎,以下数据呈现成长幅度最大的网站为fanat1k.ru,该网站与Spartak足球队的暴力球迷关系密切。

Popularity of the main "Spartak" fan websites

Spartak队球迷网站热门程度表

Yegor Sviridov死讯的消息,最早便来自fanat1k.ru网站论坛上的一则留言,吸引近1500则回应,累积约200页,其中文字充满种族主义,比较像是直接回应事件,而非讨论事件内容,Zoidberg是少数提议至少该先调查的用户,以下是他人回应他的其中一则留言:

还会有什么他X的调查?一名俄国人遭到车臣民众杀害(该用户先前数次留言,表示杀害Yegor Sviridov的凶手来自Dagestan),还有什么好说!

除此之外,还有约20则讯息都认为Zoidberg是恐俄人士或笨蛋,在1500则留言中,绝大多数都充满仇恨与失望。

网站流量资料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反映出fanat1k.ru等网站都形成激发众怒的空间。

人们留言时,提供许多新纳粹主义的网站连结,显示新纳粹份子可能在幕后主导纪念活动,不过根据网站资料,新纳粹主义网站的流量仍远不如足球迷网站,Eduard Limonov是激进左派团体领袖,他指出在暴动现场里,煽动民众的主要人士其实不多,只有约50人。

Vkontakte网站上出现多个群组,许多皆为封闭式团体或采邀请制,成员规模最多达五千或上万,他们散发反高加索民众的海报或口号,例如这里这里;另一方面,大型球迷组织Fratria为阻止暴力,拒绝支持广场纪念活动,并呼吁球迷远离莫斯科市中心。

多位博客指出,球迷团体常与总统府有关系,也常采取特定立场,反对在野政治团体,例如今年夏天攻击环保人士,高层默许或许是动员成功之因,不过还需要更多证据;Oleg Kashin在博客指出,纪念活动其中一个主办单位是亲政府青年运动Nashi成员,palmoliveprotiv注意到,其中一名煽动者过去曾参加亲政府的地区运动,anticompromat提到,事件最终受益者为总理普廷(Vladimir Putin),因为暴动向世人证明,俄国仍需要强而有力的管控,“让俄国民众拥有一切政治权力尚言之过早”。

结论

知名俄国媒体学者Floriana Fossato在2008年曾写道

纵然在社会政治意识与动员力量提高的时刻,民族主义者也不会认真让外界瞭解他们的目标,[…]若经过周密规划,透过網絡,就能向更多人传播他们的观点,并向更广泛的族群宣传,但他们仍选择留在自己的圈子里。

如今种族民族主义者已找到方法,将網絡和实体世界的力量结合在一起,足球迷与新纳粹份子结合亦为全球趋势,目前已出现在义大利、德国及其他国家,俄国民族主义学者Alexander Tarasov表示,在俄国,双方势力融合始于2001年,之后不断增加,经济危机与近期谋杀案未破,都是其中影响因素,让民族主义精神进一步散播至網絡上的足球迷,原本是争取正义、详细调查、司法改革,却演变为更简化、更恶意、更无人性的言论,与街头暴力紧密相连。

全球之声作者Veronika Khokhlova指出,“这些言论原本只存在于足球迷和新纳粹份子的黑暗网络世界,外界无从得知”,如今却己跳进现实世界,还可能进一步传播,在俄国社会里,以大规模斗殴做为娱乐的次文化逐渐浮现,并将“高加索人”等同于敌人,就连俄国软弱的电视频道也无法忽视这个现象,更不能误读这些人所传递的讯息。

本文俄文版转载至Ezhednevniy Zhurnal,为全球之声“俄语回声”合作计划内容。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