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正式承认巴勒斯坦国

Bandeira da Palestina

在巴西的巴勒斯坦国旗,Flicker用户Setesete77(创用CC 2.0:by-nc-sa授权)

2010年12月3日,巴西外交部(Itamaraty)发布第707号新闻公告,正式承认巴勒斯坦国,边界以1967年所定、六日战争之前的为准。

巴西自1975年即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为巴勒斯坦人的唯一合法代表,1993年设立代表机构,该机构1998年起享有大使馆级待遇。这次的正式承认始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总统阿巴斯(Mahmoud Abbas)致函巴西总统鲁拉,请求巴西承认巴勒斯坦。

记者暨历史学者Rafael Fortes,在他的博客中评论巴西外交部的公告时,赞扬这项决定符合鲁拉政府近年来推行的外交政策:

该公告清楚、直接且正确,一点也不偏激,符合鲁拉政府的外交政策,虽然遭到大媒体歇斯底里的批评(它们是今日巴西主要的右派政 党)。举例而言,巴西与以色列的贸易往来密切,包括采购武器及其他产品、安全及情报服务,这些都是以占领区为实验室、巴勒斯坦人为白老鼠的产品。这些贸易 繁荣了一个本应受到国际社会制裁的国家,就像实施种族隔离政策时的南非一样。

Miguel Grazziotin在他的博客赞扬巴西外交部的决定,他认为这样是公平的,因为巴西也承认以色列:

我对总统的明智决策感到骄傲。
如果我们承认犹太国家以色列,就没理由不承认巴勒斯坦。
虽然我们晓得,由犹太复国主义人士所宰控的西方世界中,有些事情是只有“特定人物”可以做或拥有的….

另一方面,Marcos Guterman在他的落格批评这项决策,他指出可能的错误:

严格来说,提及巴勒斯坦的疆界是1967年战争之前划定是错误的。依据停战协议,以色列占领的并不是巴勒斯坦的,而是埃及(加萨)和约旦(西岸)的领土。

Conceição Oliveira在博客Maria Frô表示,巴西承认巴勒斯坦并以1967年所划定的边界为准,是当日最重要的新闻。她也藉机批评巴西媒体对该事件的报导:

外交是这样的,美国佬学着点,与其打探元首的隐私,不如做一些应该做的事吧:促进对话及和平进程,不要对犹太复国主义的向外扩张政策说阿门。
我觉得这是当天最重要的新闻,但是巴西人宁愿谈论并想像关于IPad的事,大媒体则替以色列发言

Opera Mundi报导,继巴西发表决定的三天之后,阿根廷也宣布承认巴勒斯坦国。Conceição Oliveira评论这项决定对巴西媒体的冲击,她认为在此之前,巴西博客圈及新闻界甚少关注该则新闻:

博客圈只有零星回响,大媒体则永远相反:只报导以色列对外交部公告的看法,半点也不提巴勒斯坦人民对于巴西承认的回应。
阿根廷也宣布承认巴勒斯坦人民拥有建设自由及独立国家的权利之后,巴西主要媒体才开始比之前注意此事。
至少,对于巴西承认他们建国的权利,巴勒斯坦人期盼鲁拉总统这一行动能引发一股协助热潮,支持巴勒斯坦人数十年来,对抗犹太复国主义向外扩张的压迫。我们将继续关注这则新闻。

Brasil e Palestina: Presidentes Lula da Silva e Mahmoud Abbas

鲁拉与阿巴斯两位总统会晤,2009年11月,照片由Manu Dias/AGECOM所摄,由Flickr用户Gov/Ba分享(创用CC 2.0:by授权)

Claudio Ribeiro在博客Diversas Palavras也批评媒体的报导,指责媒体与美国反对承认巴勒斯坦的一方有挂勾:

巴西不是单独的,也不是在做外交秀,或欠缺与盟友及/或邻居沟通协调,坚持要支持美方立场的是本地的大媒体及反对党。

根据Kaos en la Red博客,长久以来,巴西积极寻求介入调解以巴纠纷,承认巴勒斯坦将使巴西更有筹码参与协商谈判。

Jorge Seadi在Sul21发表的文章中,分析承认对巴西政府的意义,以及由此产生的实际效益:

承认1967年所定的边界范围意指,巴西政府认为以色列应该归还占领的领土 – 西岸、东耶路撒冷及加萨走廊。鲁拉总统致巴勒斯坦领导人的信中写道:巴西坚信,经由谈判使两国和平且安全地相处,是中东和平的最佳方案;承认贵国的边界是体现这信念的一环。

Georges Bourdukan在他的博客补充说,美国批评巴西承认巴勒斯坦的决定,他指出几项理由,例如美国必须透过提供物资给以色列,来维持国内军火工业的生意:

批评巴西是想将巴西变成“伊朗”。
例如,美国对巴西的决定表示“遗憾”及“有欠谨慎”。
可以再一次确定的是,美国将如一直以来所做的,会全力阻止巴勒斯坦建国。
对他们而言,巴勒斯坦绝对不能存在。
巴勒斯坦象徵着终结以色列目前状态的开始,众所周知,他们的领导人将国家变成军事基地。
以色列的存在是为维持美国军火工业的兴隆以及美国的存活。

所有人的巴勒斯坦运动(MOPAT)欣然接受鲁拉的决策,但要求更具体的行动,以对抗他们称作“犹太复国主义的占领”。

根据Braulio Wanderley在博客红色历史(História Vermelha)中的评论,以色列政府谴责这一项承认,认为“非但无助,而且有碍和平进程”。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