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澳洲:难民船难震惊社会

12月15日,一艘船满载上百名寻求庇护的伊朗、伊拉克及库德族难民,撞上澳洲圣诞岛(Christmas Island)外的峭壁,当地数十位居民目击事发经过,并试图协助在恶海中载浮载沉的男女老幼。

Stop the boats - Australian Liberal Party election poster

Opposition leader Tony Abbott had the campaign slogan 'Stop the boats' in the August 2010 election (via Political Tarot)

这场悲剧让人再度想起澳洲政府近年来,对待寻求庇护者所采取的强硬政策,批评者指控政府仇外,其中最具争议的政策,即为难民搭船登陆后,必须强制待在外海的居留所内。

今年八月由中间偏左的劳工党赢得联邦选举,难民在竞选期间亦为重大话题;船难发生前一天,“维基解密”(WikiLeaks)公布的美国大使馆电报指出,美国亦批判澳洲对难民的政治态度,认为与每年搭船抵达澳洲的难民数相比,相关论辩已经过度。

总理姬拉德(Julia Gillard)的难民政策遭到左右两派强烈抨击,媒体与博客圈讨论也很激烈。

Hoyden from Town向魂断海上的民众致敬:

我不太能理解这件事,那些可怜的人民,数十人因此丧命,圣诞岛居民因为无法及时从惊涛骇浪中救起更多人,感到相当遗憾。

当然,质疑者始终保持一贯态度,无论多少关于难民的迷思遭事实打破,真相尚未出炉,谎言却已传遍世界。

Duckpond认为:

总理怪罪人蛇集团用船只载着约百位难民,最后撞上圣诞岛外岩块。

这种言论无视人们在旅程最后一段渡海时,为何要冒着庞大风险,搭上常不安全的船只,让自己陷入无法预测的险境,船上许多民众是为逃离伊拉克、阿富汗及其他地区的战事,有谁能怪罪他们?印尼或许能容身,但他们仍准备冒险离开。

居留所是刻意惩罚他们,现任政府态度似乎与前任霍华德(John Howard)政府相似,只是少了将难民扣留在诺鲁(Nauru)的成本。

立场右倾的News Limited评论员Andrew Bolt很快便对此有所反应,除要求姬拉德辞职,亦指控她在政策上对寻求庇护者不若前总理强硬,才让她“手上染血”(之后他又有另一篇专栏持相同立场)。文章的强烈言论引发他人激烈论辩,也反映在文末的留言中:

Adam C of Melbourne 于2010年12月16日早上8点44分留言

若我国不那么残忍,用更积极、更安全的方式让这些绝望的人们前来,此事便不会发生,各位若主张严格的庇护政策,这些死伤就是各位的错。

Its Obvious! of Melbourne 于2010年12月16日早上8点47分留言

采取“慈悲”态度只会增加难民涌来的数量,这些人不是要逃离迫害,而是寻求经济救济,受迫害民众会寻找距离最近的安全区域,绝不会是澳洲,事实是,我国的 庇护福利政策让人蛇集团荷包满满,这些人才会前来如此遥远之处,这种事会发生,是因为澳洲政策变相鼓励罪犯帮助他人搭船偷渡,且澳洲社会福利也很优渥,且 国内还有帮手!人命死伤很可惜,但要归咎于人口走私贩子及软弱政府。顺带一提,许多英国人也在我国海岸因船难而死!

Elizabeth Meryl Streep 于2010年12月16日早上8点49分留言

我同意,任何总理若“手上染血”,都应该辞职,霍华德早该为了伊拉克战事的谎言辞职!多数寻求庇护的民众都是要逃离伊拉克!霍华德早该因为说谎和“船上的 儿童”辞职,数百名寻求庇护者丧命或受苦,都是要让他赢得选举!霍华德早该为了AWB公司付给伊拉克前总统海珊(Saddam Hussein)的三亿元贿款辞职!海珊用这笔钱杀害及虐待人民,伊拉克民众之所以要拿钱给邪恶的人蛇集团,都是害怕生命受威胁而逃走!我完全同意,任何 总理若直接或间接造成无辜民众死伤,就应该辞职,Bolt先生和你那些种族主义支持者难道不同意吗?

多位博客亦在讨论这篇文章,例如Club Troppo提到:

Bolt的论点认为,若继续将寻求庇护者送至太平洋岛国及诺鲁,就能压低人数,如我先前主张废除强制居留制度,他的论点相当可疑,因为霍华德政府在2007年败选前不久,大众才得知,多数扣留在诺鲁的民众后来都获得签证,顺利进入澳洲。无论哪个政党执政,我们都无法确知难民人数是否会大幅增加,但Bolt只想煽动民众,根本不会提及这项重点。[…]

有些人或许企图误导澳洲民众,要人们相信有种神奇的解决方式,能摆脱难民申请庇护的问题,但他们无法促进理性辩论,让人们找到虽不完美、但很务实的政策。

Pure Poison抨击Bolt的文章“既可恶又残忍”:

警方还没找到所有尸首,却已有专栏作家想藉着圣诞岛船难事件牟取政治利益。

Pure Poison之后更新文章时,连结至《每日电讯报》博客的一篇文章,其中Jack Marx指称“投机份子回来了”,以下是节录片段

有些人的姿态很阴险,声称自己的残忍是种关爱,以前的虐待狂老师很相信这一套,他们用虚假的表情和歉意,强调揍你“是为了你 好”;仇外情结的发展史中,亦有许多人形容自己的野蛮行为,是出于对受迫害者的人道关怀,在圣诞岛落水的难民尸骨未寒,就有些残忍的人利用这些遗体,声称 这场悲剧证明自己的信念无误,他们假意关心自己毫不在意的生命,以掩盖自己对外国人过敏的真相。

Café Whispers批评右翼人士企图在悲剧里榨取政治利益,并提出可能避免灾难重演的办法:

请将各位的政治偏好放一旁,显然朝野都拿不出可行的政策,以阻止难民前仆后继搭船前来澳洲,我不反对人们想逃到我国,但我反对将 他们当成政治工具,也绝对不希望见到这些人前来我国的途中丧命。我尤其受不了极右派媒体为了特定人士,从近期在圣诞岛罹难的难民身上谋取政治利益,我认为 这反映澳洲社会最恶劣的一面。

Café Whispers提议采取其他策略,例如在印尼处理难民申请案、重罚人蛇集团等。

难民问题依旧牵动着澳洲社会的情绪起伏,直击社会最核心,也影响澳洲是种族主义国家或人道国家的形象,如美国人员在外流的电报所言,这项议题在澳洲成为政坛在国内的工具,朝野双方都不愿“平静且理性地讨论此事”。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