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总统竞选期间,堕胎议题持续发烧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0年10月11日]

随着10月31日巴西总统大选的到来,国内的议题焦点也愈趋争议性。堕胎议题成了政治和宗教的灰色地带。

在上周第一轮初选前几天,劳工党当前呼声最高的Dilma Rousseff于2007年的访谈内容被传开,其中她声称赞成以公共卫生为考量,将堕胎合法化。这引起许多保守宗教派强烈反对,包括一位巴西牧师在YouTube上发表的反堕胎宣言影片,其中展示了堕胎胎儿的照片,并且呼吁不要投给不尊重生命的候选人。

Dilma的竞选团队认为,原本能确定拥有五成选票,但这些反对声浪使她失去关键性的巴西基督教选民。这些人转而支持坚决反对堕胎的绿党候选人Marina Silva。同政党的Marcelo Déda重新当选为塞尔希培(Sergipe)的州长,他指出

Dilma和Marina的选票波动来自于原教旨主义派,这是教会牧师带来的影响。

坚定的政治博客Altamiro Borges则视这周的选举事件为“右翼的陷阱”。同样也是博客的Rodrigo Vianna也这么认为:

支持Serra的是一些极端右派的军方、最保守的福音派教会Opus Dei、TFP[保护传统、家庭和资产的巴西社团]、最邪恶的天主教派,以及意谋经济利益而想要扰乱巴西经济和外交独立的人。

想像一下如果Serra因此当选,他所领导的政府将会是如何?想必会是个被Globo[主要电视网络]、Veja[主流杂志]、过田园生活者[大家都知道 巴西州议会与农业综合企业之间的关系]、右派天主教团体、极度保守的企业以及曾被选票打败过(并且极度想要为反对Lulistas复仇)的Demo- PSDB联盟等等的组织所控制的政府。

然而,这个争论很快就变的不重要了。一个支持Dlima的博客Amigos de Presidente Lula(总统Lula的朋友),很快就称Serra是个“大骗子”,因为他也支持堕胎合法化。在1990年代末,担任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政府卫生署秘书的这段期间,Serra就曾于议会提倡这个议题,并为性侵害造成的堕胎制订规章。尽管如此,他在整个总统竞选期间,仍声称自己是反堕胎的。

博客Maria da Penha Nelas为巴西的女性暴力事件提供证据。有位投稿人写道:

长久以来的保护(或支配)都不让我们主导像这样的女性议题吗?

为什么要用这么复杂且又满是价值观、伦理道德、宗教和自然相关的主题思想来贬低一个总统候选人呢?

同时,Dilma的观点始终模糊不明。她曾公开表示自己反对堕胎,称之为“伤害女性的罪行”,后来又转为支持,如这个片段所示。

巴西总统大选的领先者Dilma Rousseff,由Roberto Stuckert Filho摄影,来自Rede Brasil Actual的Flickr photostream,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博客们现在担心的是,对政治利益的渴望已经遮蔽了这个复杂的议题,使这个应要更深入讨论的议题变得琐碎渺小。集体博客Trezentos的Malusil哀叹道:

如此一个严肃的社会问题,非但没有人提倡实际的讨论,反而被当成选举之战的机器。

在巴西,堕胎仍旧是违法的,除非是强奸案例或者是母体本身健康状况有虞。长久以来巴西的女性社会运动成员们不断在游说政府废除堕胎的违法性,强调女性有权支配自己的身体。同时,巴西议会中持续讨论的不是放宽法规,而是要更加严格。

确切的数字无法估计,但巴西卫生局声称在国内每年仍有近百万私下进行的堕胎手术。女性团体的调查也指出,在Bahía和Pemambuco等穷困的东北地区,违法的堕胎是孕妇死亡的主要原因,这也显示出巴西南北之间社经状况巨大的差异。任教于Minas Gerais的Federal University法律系教授,Tulio ViannaVi O Mundo这个关于政治和时事的博客中,发表文章表示:

判定堕胎为犯法行为并不能防止堕胎,仅仅只是迫使女性祕密进行手术。有钱的人付出高额的手术费用来确保手术的机密性和安全性,贫困的人只能在错误资讯和歧视中找方法。

然而,宗教和保守派团体反对除罪化的声浪,在世界上最大的罗马天主教国家中拥有许多影响力。去年,巴西成为一项争议的中心,一名九岁大的女孩被继父强暴而怀有双胞胎,为她完成终止妊娠手术的医生被Olinda和Recife的大主教Jose Cardoso逐出教会。他声言“上帝的律法高于人类的律法”,并且坚称堕胎的罪行是远比该名女孩遭受性虐待的事实还要来得严重的。

从这些反对意见看来,堕胎的争议并没有向前发展,反倒成为赢得选票的工具。Conceição Oliveria于著名的博客Maria Fro写道:

我承认我再也没有耐心去讨论这个议题了。人们轻视这个议题,社会人士又固执坚持要将宗教教条纳入决定这个政策的考量里。比方说,宣讲要降低犯罪年龄,或抨击像是Bolsa-Familia[一个家庭福利计划]这类社会计划的人,同时也大声呼喊迫不得已决定堕胎的女人有罪。

在10月31日第二轮投票结果公布后,历史将会评断这场辩论最终发展的局面。Oliveira表示:

我们正处于面临重大决策和政治计划的世代,我希望巴西社会能用良好的判断力,建立民主的价值观,并且意识到事实真相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