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南韩:口蹄疫爆发,请求不再扑杀牛只

一个农场男孩在網絡上张贴了他和家人如何看着他们所有的牲口被宰杀,这激起更多民众对南韩政府决策的愤怒。南韩政府为了避免口蹄疫疫情爆发,宰杀猪只和牛只作为预防措施。二〇一〇年四月起,南韩经历了最严重的口蹄疫疫情,该疾病对动物具高度传染性,甚至于会致命。

人类极少受感染,这种病毒在各地区牛只间散布的速度会随着气温的下降而加快(病毒在温暖的天气中会失去活力)。为减缓疫情,南韩政府决定除了生病的牛只,也将一并扑杀在疫区内健康的牛。政府至今已经宰杀了超过四十七万头牲口。这对畜牧业来说是一场灾难,据信至少已有一个绝望的畜牧业者在他的牛只被扑杀后自杀

Pig culling

扑杀猪只,照片取自CARE网站,Kyungin Ilbo摄。授权使用。

公众批评政府未能即时提供足够口蹄疫疫苗以避免这场因为部分人为造成的灾难。

父亲拥有一间养牛场的Yoo Dong-il在备受欢迎的公众论坛Daum's Agora中,以详细的新闻笔法[韩 文]张贴一篇文章。Yoo一家拥有121只牲口,全部都是健康的。这些牲口在他与家人面前被宰杀,使得他们十三年的家族企业近乎垮台。Yoo说,政府所提 供的补偿根本不够,无论是实质或是精神上。宰杀当天对这名年轻人来说是无比痛苦的回忆。他的文章得到将近一千则评论,也因此受到一些当地的媒体报导。

12月21日下午三点:从政府检疫单位来的一男一女到我们农场执行扑杀。我的父母和弟妹抗议,哭着,哀求着表达感受到的不公平。

下午五点:一个坡州市官员来访。他对我父母下跪并且请求他们对(市政府政策的)预防扑杀措施合作(他道歉着并且(依旧)跪着求我父母。谢谢你和我母亲一起哭,亲爱的官员)

下午六点:父亲、弟妹、还有我用高品质的动物饲料喂了我们从此再也不会见到的牛。女检疫员拿了针筒替他们注射毒液。她是个约略三十岁的已婚妇女。她整整三夜未眠执行这项工作。她在我面前数针头的时候吐了出来,跟我说她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办法消化食物了。

下午七点:他们替一百二十一只牛安乐死,一只接着一只,先从一只公牛开始。杀死大只的要花两分钟,奶牛则要一分钟。有四只牛犊三天前才出生。她拿着针筒靠近新生的牛犊说“我选错了行”,边啜泣着,她边注射。再一次,她又吐了。

早上十二点:我看着我们最后一只小牛死去。

引述自南韩一个动物权利组织,维护地球动物权益协会(Coexistence of Animal Rights on Earth,简称CARE),活埋动物被认为是宰杀动物最不人道的方式之一,即使政府并不建议这样做,但许多地方仍然在执行。CARE在網絡上提交了请愿书,也在十二月二十八日示威抗议不人道的宰杀方式,敦促政府提供更多疫苗给猪只。目前仅有少数牛已经施打疫苗。

博客Siemphre揭示了预防性扑杀是徒劳的,他宣称过去在二〇〇〇年至二〇〇二年口蹄疫爆发期间,二十一万屠杀的牲畜中,仅有六十四只牛只遭受感染。这位博客还加注,疫情控制只与政治有关。

在韩国,不只是受感染的牛,疫区方圆五公里内的牛都被宰杀。相较之下,日本只扑杀受感染的牛。欧洲则两种措施(扑杀和施打疫苗)并行,韩国的政策属于极 端。[…]事实上,口蹄疫并没有治愈的方法,只有疫苗。但我们仍然受限。国家一但决定施行疫苗,要经过六个月才能确定疫情为零,这将会影响肉类出口。 而且会因此需要花更多时间和金钱来管理施打了疫苗的牛[…]我完全了解农业部的窘境。如果扑杀在所难免,我希望他们不再用不人道的“活埋”方式,大众 也就不会再因此提出质疑了。

Pig culling

宰杀猪只,Kyungin Ilbo为CARE摄,授权使用。

網絡帐号:그래도(韩文译为“但是”)在Siemphre前面提及的文章中发表一则评论,反应了大多数民众的意见。他说,尽管看着动物被杀死我们很痛苦,但我们是自私的人类,能为了自己的利益施行残酷的手段。

我们采取了世界上最严厉的方法来对抗口蹄疫。若是留下牲口不宰杀(以日本为例),造成的伤害会更庞大[…]当然看着猪或其它牲畜(被杀)很让人心痛,但还是无法否认人们要吃安全的食物…我不觉得这个措施应该遭受批评。

寒冷的天气预计将持续到下周,也使南韩的畜牧业者更加寒心。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