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帮派问题日渐严重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0年11月14日]

前几天,推特标签#slashing#369成为热门话题。这两个标签与新加坡青少年帮派3-6-9的砍人事件有关。网民对于最近帮派暴力增加,感到担心且愤怒。

已经有许多14到20岁的新加坡青少年成为砍杀受害者,这些事件促使政府加强安全措施。嫌犯是隶属于3-6-9的帮派份子。369究竟是代表什么意思呢?

Salakau在福建话中代表369,也叫做Sah Lak Kau,是新加坡的街道帮会或秘密组织。数字3、6和9加起来是18,是一个更老的帮派的名字;这数字代表的是少林寺的十八罗汉(主要门徒)。

现在,开始有博客写些有关新加坡的秘密组织。为The Online Citizen写文章的黄伊杰(Ng E-Jay)指出,帮派的兴盛象征更深一层的社会问题

…混乱的青少年帮派再现,以及相关暴力事件的增加,可能显现新加坡过去造成帮派犯罪势力兴盛起来的社会问题,再度浮现到台面上。

年轻人在教育及就业市场上是否有获得充份的机会?学校有持续对问题儿童与青年付出关心吗?我们的教育制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以致于无法处理上述议题?而这些其实都是我们迫切需要注意的问题。

如果年轻人觉得大量低薪的外来劳工夺走了他们的就业市场,是否可能转向帮派寻求协助呢?

政府当局将原因归咎于不健全的家庭和缺乏养育。而现在必须要问:不健全的家庭为何会增加?这个问题本身不就暗示了有更深的社会问题必须解决吗?

新加坡的青少年帮派增加,似乎与1960到1970年代时一样。Jufrie针对无法成功防止帮派形成评论

当我们忙碌且因反恐措施而全神贯注时,没有察觉到给孩子们带来痛苦的问题。

防范看不见的敌人是件值得赞美的事,保护孩子们远离内部的敌人也非常重要。

Partnership Education认为缺乏父母亲的照顾和帮派增加有关联:

追溯问题的根源,可归为双亲对孩子的照顾不足。现代新加坡的家长因有较完善的技术和训练,所以职务有较多责任。他们在事业上的成功使他们失去时间,但孩子需要持续的关注。因缺乏父母照顾,他们加入街上的帮派组织。

不能将过错推到学校身上,因为父母也一同参与教育。学校能提醒他们要多花些时间陪陪孩子。

Techgoondu分析了关于此议题的推特留言:

如果要我形容自昨天起出现在推特的三百多篇留言,我会说大多数都觉得愤怒,并夹杂着些许的恐惧。

第一个反应与安全有关。多数的留言表示替新加坡的安全性感到悲哀,且时时会替家人或朋友担忧。

也有新加坡人对那些愚笨的人感到很生气,并且纳闷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些问题。

最后一个主要话题是关于让警方把那些家伙抓起来。几乎没人同情那些帮派份子。

这里有一些使用#369标签的留言:

karrot22:Ah beng:喂,你来自#369?我:不,我来自257。 AH BENG:有这个帮派吗?我:我以为你在问我的大楼号码…(逃)#Singapore
lianglin:帮派砍杀无辜的人?真糟糕。现在是2010年了,你们这些自称369的快点长大吧。你们已经(从来都)不酷。#fb
adriiannaletch:@tanshengwei:不好意思,别总是提369,他们想引起大众的注意,若鼓励他们就不会停止!稍微动动脑吧。
ykteng:究竟怎么了,现在满街都是帮派的孩子。砍人事件让他们觉得自己突然变的较了不起
EdisonLiang:从前的帮派份子看现在:“他们就像未经训练的狗” AngryBirdz:亲爱的新加坡人,因为最近的砍杀事件,为了安全着想,请穿上锁子甲后再出门。
dinnie:有鉴于砍杀案增多,我希望政府允许我们配戴蝴蝶刀来自卫,嘿嘿
buckONtop:RT @OthnielGaijin:新加坡是跟随潮流的国家,像是珍珠奶茶、甜甜圈,而现在,则是砍杀!

Snippets认为警方应实行防范措施

我只是感到纳闷,为何我们总是要等到悲剧发生才实行预防措施。我觉得抑制街头帮派的行动做得还不够,在最近这两起事件发生之前。 时常能看到大群倔强的年轻人消磨时间,例如抽菸或瞪人(甚至凌晨也有)。警察不是应该要偶尔去巡逻并检查下这些孩子吗?为何不叫这些孩子回家或是拘留在警 察局里呢?我不知道,这些只是藏在我心中强烈的疑问。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