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肯尼亚:阻街女郎建立新的博客类型

近来肯尼亚的博客圈子因为一个非比寻常的博客与博客类型而出名:一位阻街女郎的经验与心声,包括她如何像传言所说从警察的追捕中脱逃。这个博客叫做“夜夜奈洛比”,作者自称是一位肯尼亚妓女,以笔名“苏西”写作。

我有幸能在網絡上采访她。在这段访谈中,她聊到自己的博客以及肯尼亚娼妓业的相关议题,例如安全与合法化,也谈到创作博客的动机。以下是她对这些议题的看法:

她这么描述自己

我的名字是苏。我在奈洛比的柯伊纳吉街一带活动。这些想法、观察与经验都出自我的卖淫经历。不是那种温和、怜悯的乱七八糟东西。而是实话、真相与丝毫不假的传闻。它们总有些意义。

柯伊纳吉街是肯尼亚首都奈洛比里一个较大的风化区。

开始写作之后,她发表了十二篇见闻插曲,标题诸如“关于出柜”、“妓女的心灵角色”、“当性不再是罪孽”“只管叫我玛拉雅(玛拉雅在斯瓦西里语中代表妓女)”。

一、妳写博客多久了?

大概三个星期了。

二、什么原因促使妳开启“奈洛比之夜”这个博客,并且在线上纪录自己的经验?

我写过一些东西,说些工作的事,跟日记差不多。有个女性好友鼓励我去写博客。 当我开始写下经验与想法后就停不下来了。谈谈自身的体会与思考对我来说是种解脱。

三、妳在博客上鲜少透露个人资讯,倾向使用笔名与标题“奈洛比之夜”。妳为什么这么做?任何特殊原因?

我不确定人们知道我是妓女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我有家庭、父母、兄弟与姊妹。我怕他们受伤。一旦父母发现恐怕会觉得我让他们蒙羞。我也看不出公开身份有什么好处。

路标写着:当心妓女 照片来源:Flickr用户Adam Crowe

四、第一次读妳的博客时,我就被妳的用字、沉着与写作方式所吸引。我肯定许多读者与观众都想知道妳入行的原因。受过良好教育并且/或是有见识的人会进入这行?这是一种社会迷思吗?若我说错了也请妳指正。

当然,我写过社会对妓女的想像。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没错。但娼妓交易相当实际,还有些时候根本就不清醒。那些男人不可能理智地估量妓女。即使是“没念过什么书”的妓女也有其经验与观点,但不见得会跟顾客或朋友聊到这些。 至于我进入这行的原因,说来有点复杂,我盘算不久后要来谈谈这个主题。我已经起了头,但完成第一段之后就不想再写。我失去决心与意志。不过,我知道很快地我就可以克服这个问题继续写下去。

五、那些脱离娼妓生涯的人常把坠入风尘的理由归咎于财务困难、家庭危机或强暴。妳的看法呢?

并不尽然,还有众多因素。其中有些跟贫穷一点都没关系,不过环境的确会影响人的性格。

六、我刚读完妳那篇有关肯尼亚娼妓合法化的最新文章。妳的看法为何?妳觉得这在当前“保守的”肯尼亚与非洲有可能成真吗?

我认为娼妓合法化有利有弊。举例来说,合法化后警察与市议会就会停止骚扰,但诸多场所与顾客的限制也可能影响我们的收入。新的酒类法令也一样。娼妓合法化 有其可能,但不会那么快就发生。酒类法案通过后,无论是对是错,这个国家正走向某种“道德规范”。不过将来也可能会改变。

八、有没有游说团体或支持小组正帮助妳推动这个议程?

游说团体?没有,我也不愿意如此。我代表我自己。一旦我替游说团体工作,那我就得代表所有人说话。我没有权利这么做。

九、从肯尼亚最新的连环杀人案凶嫌菲利普・翁扬查这个例子来看,妳认为娼妓这行是不是存在许多潜在风险?今日“街头”妓女所面临的最大危险是什么?(菲利普・翁扬查是肯尼亚的连环杀人凶手,过去一段时间他杀害了许多人)

不变的危险是:妳永远不知道跟一个男人出去会发生什么事。强暴、死亡、药物、赖帐、被众人看轻。妳永远没法知道。

十、妳认为现今的肯尼亚法律是否提供娼妓适当的人权、尊严与保护?

在娼妓合法化之前,我不能把帐都算到法律上头。也许这行业能够部份合法化。例如自由地在特定地点时段执业等等,诸如此类。

十一、再聊聊妳的博客,什么原因促使妳张贴文章?

我写的都是心头话。一想到某段经历我就写下来。我也纪录那些新的、“前一夜”才发生的事。

十二、未来几年妳的博客会怎么发展?

我简单地开启了这个博客,不抱太大的野心。有些读者鼓励我更认真地看待这个博客,但现在我没有远大的计划。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会写多久。

十三、我让其他人读妳的博客,他们觉得作者应该是奈洛比某处豪宅里的“高档”应召女郎,而非在街头讨生活的妓女:妳怎么看待这些怀疑?

“高档”妓女和我们这些阻街女郎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不认为现在有必要或义务向任何人证明我的真实性。但很快地,时间就能证明一切。等我摆平良心问题后,就会跟某些提出要求的读者见面。

十四、我在妳的博客上看到广告栏位,就开放广告这事来说,妳有没有碰上麻烦?我想某些人可能不愿意跟妳的内容扯上关系。

博客的广告是业主自己找上门的。我并没有四处拉广告。将来要不要放广告、客户又会有什么反应,这些我都心里有数。现在广告还不是重点。 付钱的人期待从这里得到些什么,我的写作就背负了满足他人的压力,思绪也无法像现在这样自然流露。很可能文章的标题也得讨人欢心。我不想变成这样。我想吐露心声,而不是取悦或回应某人。

十五、妳的博客原本设有订阅功能,为什么改掉呢?

那位鼓励我写博客的朋友看了几篇文章之后,建议我开放读者订阅,过了一两天,我觉得那不是我要的。我希望写作时没有任何压力。

苏西,谢谢妳在访谈中分享意见与观点。

不客气。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