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拉伯:新媒体与埃及抗争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1年1月27日]

阿拉伯世界正在谨慎看待埃及后续发展,目前主流媒体落后,公民媒体胜出。

新媒体是形塑舆论的重要工具,而新通讯模式也为现场带来很大影响,并协助动员群众抗议及示威,阿拉伯博客在讨论,究竟这些现象对埃及局势有何影响,如何带动无数民众上街要求政治及经济改革。

摩洛哥博客Hisham提及媒体在埃及抗争所扮演的角色,他着重于新社会媒体工具在埃及使用情况,也类似于突尼斯抗争里的情形:

今日许多埃及民众纷纷响应,上街游行要求执政30年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下台,人民占据首都开罗及各大城市街道,和平地表达对贪污与压迫数十载的怒气,多数抗议者都很年轻,出生至今都活在穆巴拉克领导的警察国 家及紧急状态中,Facebook及Twitter再度成为汇聚抗议力量的重要工具,在开罗及亚历山卓等地,数百人的小团体逐渐集结,形成大批群众要求改 革。

他也提到在埃及动荡前,突尼斯所发生的情况,并继续描述Twitter及Facebook的发挥的功能。

網絡与社会媒体在突尼斯发挥关键力量,让突尼斯人民勇于抗暴,引发阿拉伯世界第一起人民革命推翻独裁者案例,我并未认为这是 Twitter革命,是Twitter和社会媒体成为大规模散播资讯的利器,它们促使反抗运动达到关键多数,横扫全国,迅速从Sidi Bouzid小镇蔓延至首都突尼斯。

社会媒体其实并不只是抗争者的沟通工具,反观各国传统媒体大多选择忽视抗议消息、将报导篇幅压低,或是模糊焦点。

约旦博客Osama Romoh厌恶中东媒体报导埃及消息的方式,决定在自己的博客上,转载手边所有相关新闻的连结,自力散播埃及最新动态。

埃及的反政府抗争规模太大,难以用潦潦数言、一篇文章或一封投书带过,由于传统媒体忽视埃及现象,也未妥善报导,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响应,在这里和各处分享相关新闻连结。

埃及政府选择封锁網絡,阻止人民使用社会媒体工具,不过约旦博客Roba Al-Assi仍能自埃及获知消息,她提到,新媒体已改变自己与同辈许多人阅听新闻的方式:

这是我在元月份第二次坐在床上,紧盯着萤幕连续更新同一个标签数小时。

我们阅听媒体及新闻的习惯已然改变,传统媒体过去十年来,均未认真报导影响阿拉伯地区的消息,等于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另指出:

这是我们所知世界的终结点,我不是指政治世界,一切还有太多变数,但是就获知内容而言,各位想必都已经清楚,新媒体着实令人惊奇。

Jan25: The Demonstrator
许多人在Twitter网站指称这是“本日最佳照片”,照片来自@abanidrees

Youssef说出自己对整个区域改变的期望:

我向来极为悲观,对区域局势,我一直都不觉得乐观,但此刻我却感觉到改变之风吹起,吹向整个区域,我或许无法指证是何种改变,但我猜那将会翻天覆地。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