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美国:支持埃及抗议民众之声

对于埃及反政府抗议活动,美国官方强调希望维持稳定,不过在电视画面外,许多美国民众都透过不同方式支持抗争群众。

“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会的博客Human Rights Now张贴中东专家Geoffrey Mock文章,认为美国与埃及局势格外切身相关:

新闻指出,在五天抗争过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任命苏雷曼(Omar Suleiman)为副总统,恰恰提醒世人,这个迫使人民走上街头的政府背后,拥有庞大美国势力支持,其中也来自我的家乡北卡罗莱纳州。

记者Stephen Grey报导,苏雷曼曾代表埃及,与美国洽谈引渡事宜,这件事与埃及虐囚问题密切相关。[…]

本周还有报导指称,埃及民众捡起军方所投掷的催泪瓦斯罐,上头写着“美国制”,也令我想起自北卡庄斯顿郡起飞的引渡班机。

各位此刻看着埃及民众在街道上的足迹,那是受暴虐政府统治30年积累的怨怼,我们当然应该支持他们,但这还不够,为声援埃及民众改变现况,美国和北卡人民必须终结我们为暴政撑腰的政策。

抗议民众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旁高唱埃及国歌,影片来自沙乌地阿拉伯博客Ahmed Al Omran(又名Saudi Jeans),目前于纽约求学。

在另一篇号召人民行动的文章中,Mock列出许多在美举行的活动,他提到,“示威活动已在旧金山、纽约及华府举行”,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会亦于1月29日,在芝加哥的埃及领事馆外集会。

Demonstration in Boston in support of Egyptian protests

在波士顿声援埃及抗议民众的活动,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illian C. York,依据创用CC BY-NC-SA授权使用

Rana Rizk生于埃及开罗,亦在纽约加入同胞的抗争行动,她在The Huffington Post网站表示

我不断与在埃及的家人联系,瞭解他们从窗户目睹的景象,他们距离抗议中心Tahrir广场很近,我也向他们回报自已在網絡上看到 的国际新闻,因为網絡连线在埃及仍然瘫痪,他们目前完全孤立,我在纽约市睡前写下这段话,同时纪念与挂念着今天受伤、被迫或甚死亡的人民,埃及今天像个黑 洞,没有光透出来,我很怕得知这些勇敢抗议民众今天的遭遇。[…]

现实与我想像中不同,原来非暴力抗争在中东真的可行,也值得众人尊敬,民众诉求必须获国际社会鼓舞与回应,请求美国别再卖催泪瓦斯弹给埃及政府,你们怎能既鼓励穆巴拉克聆听民众心声,却又提供武器给穆巴拉克政府来伤害民众?

佛蒙特州律师Jack McCullough在Rational Resistance博客上,对埃及的民主未来忧心忡忡

我感觉自己好像看过这部电影,支持美国及其外交政策的独裁者遇上麻烦,地位遭到大规模街头抗争威胁。

埃及与伊朗情况不完全相同,因为穆巴拉克不是由美国扶植上台,但他的处境侬然不太安稳。[…]

我们几乎不可能对街头群众不为所动,一如我有位朋友所言,此刻我们都是埃及人。

若各位有些年岁,应该还记得看着伊朗学生冒着生命危险上街,我还清楚记得当时感受,我在读法学院时,有位伊朗学生在密西根大学校园的反政府游行戴上面具,却因此遭到逮捕,我就曾为他辩护。[…]

有没有任何方式,能够护送穆巴拉克离开埃及,但不会由如同伊朗的伊斯兰独裁政权取而代之?

Geoffrey Mock后来留言回应:“这场抗争跨越阶级、意识型态与宗教界线,故让政府心生畏惧”。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