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全球之声埃及作者重回线上述见闻

全球之声埃及团队一员的Tarek Amr自一月二十六日埃及政府要求大部份互联网供应商停止服务开始无法上网后,于今天随着当地互联网重新运作分享他的所见所闻

在革命的首天我没有参与。我有一点害怕,也有一点不相信会发生任何改变,同时也倾向在脸书和推特网跟进事件,而非参与其中。

Tarek Amr摄于近日伦敦之旅

但是,当互联网服务中断后,他决定走到街上。他解释:

两天后,政府中断手提电话、互联网、Blackberry,及一切所有的通讯媒介。他们希望这样可以中止人们通讯和发起示威。但事实上,资讯的中断让我以及数以千计的人们更想走到街头,参与这场被称为“愤怒星期五”的运动。

Tarek Amr分享他在一月二十八日“愤怒日”的所见:

再一次,警方的暴虐行径并无休止。橡胶子弹、催泪弹,甚至乎荷枪实弹在埃及各处被用上。他们竭力阻止示威者越过桥梁进入塔里尔广场。我们在各处的桥梁尝试,都受到警方相同的阻挠。直至宣布宵禁,我才和许别的人一样返回家中。

涂鸦的文字写道:“穆巴拉克飞走吧!”Tarek Amr摄

Tarek道出许多埃及民众心中的期待:

在接下来的三天,警察和所有武装部队从街上消失。示威者留守塔里尔广场,呼吁参与星期二百万人抗议集会。身在家中的民众陷入恐惧状态,他们每晚手持棍棒和刀走到街上,保护住所和商铺。民众也自发清理街道,保护政府和国家建筑物。那三天里,每次走到塔里尔广场都让人相信穆巴拉克应马上收拾细软离开总统府,然后再看到国家电视台都让人相信他准备在总统府再待上三十年。

Tarek Amr拍摄开罗街头

在土生土长的开罗发生暴动多日后,他谈到内心的忐忑不安:

又一次,我坐上了穆巴拉克的云霄飞车。我对他发表的演说感到满意。他虽然不辞职,但是他承诺不再参与下次总统大选,并让国会将宪法中只容许国家民主党成员及特许人士参与大选的部份修正。但过了一会,这会不会只是总统的另一个花招而已…

他总结道:

我仍然困惑。我真的无法确定示威者是否至少已经达到他们大部份的目的,或是这场革命经已被抹杀。困惑的不止我一人,许多示威者也同样困惑。有些人说要留守,并且在下一个星期五再发起示威。有些人呼吁民众都应该返回家中,终止所有抗议行动。什么都说不准,但我却肯定一件事:埃及已然改变。我仍然记得那个在塔里尔广场的贫穷妇人对整件事的简单总结。她对我说:“几天前我仍然惧怕每一个警察士兵,而今天我在向国家元首示威。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