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建议别人放弃梦想

倘若有人请你对他们的梦想提出一些建议,而你认为这条路并非最好的选择?该怎么办?

这是一位匿名部落客在深思之后对某篇文章 [日文] 所提出的回应,在这篇文章里,有个对画画(插画、动画与漫画)感兴趣的十一年级学生请动画创作家/导演富野由悠季给点建议。[一月十五日更新:Matt Alt的部落格有这篇文章的英文翻译]富野由悠季赞同女学生父母的意见,认为她该进入一般大学并且当个办公室女职员,因为光有渴望是无法在这个领域存活下去的。当然,除非她全心投入、身怀技艺、决心以及对艰难所做的准备。

各行各业。
照片来源:Flickr用户bharat ram

以下是〈让别人放弃梦想〉(梦を谛めさせる)这篇文章的英文翻译:

我是自由接案的设计师,有些对设计感兴趣的学生会来向我请教。“我想当个设计师,”他们说。根据我的直觉,其中多数人的条件不足,但是我该怎么对他们解释?如何建议他们不如放弃梦想?说明这类事情时,总是得百般谨慎。

我因此开始思考:要怎么对中学生年纪的孩子解释这些事情,并尽量避免伤害他们的感情?

决定靠兴趣来过生活的人老实说都有点疯狂。他们并不笨。而且实际上多半都是聪明人。然而无论是动画师或漫画家也好,现实就是赚的钱连付帐单都不够,工作的环境也很离谱。你只要理智地思考就会知道,为什么那些避免风险而选择一般职业的人过着更愉快的生活。尽管现实如此,那些拿兴趣当工作的人却太过执着,根本连想都没想过。

所以,只要有人提到“我想成为某某某”,我就知道他们不适合走这条路了。就这个行业而言,他们的思考太过理性。即使找到了一份差事,他们还是会犹豫该不该继续,而这样是无法达成目标的。在这条艰困的道路上,那些立场摇摆的人是无法与意志坚定的人相互竞争的。谁的决心已定,你一看就知道。

那些说“我想成为某某某,却不知道该怎么做”的人,也不适合走这条路。任何领域里的佼佼者都有种不可思议的本领,他们能够客观地评估自身的能力并发现缺点,审视自己的专业并笃定地分析该做的事。我们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本能。我很抱歉这么说,但最可悲的莫过于没有人告诉这个女孩,除了绘画天份,她还得具备切实观照自身的能力。(嘿,这听起来可能有点矛盾,但我也认为伟大艺术家所拥有的能力之一,就是能够客观地看待身边的事物)

毕竟,“妳还年轻,未来充满可能。妳要尽力而为!”这种话说起来很轻松。如果我是她的班导师,我却宁可建议她去当个领薪水的办公室女职员。这样的好意说不定还比较实际。如果他们“心意已定”,就不会在乎别人的意见而走下去。我认为教师的责任在于帮助没有才华的学生面对现实,而非鼓励他们把赌注压在微小的机会上。

(补记)

我很高兴这篇极具煽动性的文章引起了诸多回应。谢谢你们。我读了所有的意见与推文。赞同的声浪超过我所预期,不过,大家的立场主要还是分成两派。这证明了问题相当棘手,没人能够就单方面提出正确的答案。有人拿音乐家与指挥家作为例子,我知道这两个领域也充满竞争、难以应付。

我写作的方式惹恼了某些已经出发寻找梦想的人,因此出现了几则情绪化的评论。在忠于自我与梦想这条路上,总有爱唱反调的人出言干扰,或是否要选择更容易出路的诱惑。没有时间为了亲友的不理解而感到沮丧,更别为了随机无情的部落格文章而惶惶不安!!记得,每个人的生命都充满了不确定性。

此外,任何谈到“一般”职业也相当辛苦的讨论,因为事实很清楚,我也不会在此回应。这是理所当然的。

无论如何,当面说这种话总是令人难以启齿,写完这篇部落格文章后我也对此感到退却,但是我私下总会与那些如此声称梦想的人保持相当距离。你可以发表某些意见因为是匿名并且是在网路上,批评我否定梦想家存在的人应当三思。这就是我对于如何劝告某些人放弃梦想的建议。

一个平凡而中肯的意见是,如果时间足够,就跟随梦想、自己去寻找。可以的话,请面对现实。其他人要继续或放弃,是他们自己的事。记住,这是你的人生。

本文由Chris Salzberg起头,Ziggy Okugawa接着写,并由Tomomi Sasaki完稿。谢谢,团队。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