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葡语系文化:让当代非洲文化发声的网站

“一个跨领域的入口网站,反映、批判并记录当代葡语系非洲文化”,这是Buala网站的介绍。在全球之声专访中,Buala创办人Marta Lança和Francisca Bagulho将告诉我们,此一網絡空间究竟如何扣紧文化、历史、政治、一般艺术与城市─这个上演当代文化的鲜活舞台,典型“不断变动”的空间。

Screen shot Buala.org

Buala.org

2010年,具有多年非洲文化产制(cultural production)经验的两名葡萄牙女性发起一项“全面计划”,要将“各种各样的非洲文化创作者所表达出来的意志(传播出去)”,进而让他们发掘到许 多其他的文化创作者。他们介绍马普托(Maputo,莫桑比克首都)与罗安达(Luanda,安哥拉首都)的计划,研究佛得角(Cape Verde,大西洋岛国)与葡萄牙,开办一个文化协会以筹得活动资金,并开始搜集报导文章,文章的“品质与主题的平衡至关重要”。“接下来,我们的工作是 要每天都维持在同样引人入胜的水准”。

于是,他们开办这个“独立空间”─Buala,这是一个“汇集长期且深入的报导,关注于严肃费解的议题,不拘泥于反讽风格与 非洲年轻人的城市文化,以及旅居海外的非洲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有很多话想分享给不带历史误解与幻想观察非洲的人,并希望回馈想法(与反思)给这块大陆的 人”。网站有葡语、法语和英语版本,适合世界各国的读者,这些读者可能才开始认识当代葡语非洲的文化与经验。由于网站“旨在促进相互了解并建构桥 梁”,Buala基本上是双向的。

因为Buala的内容以文字和图像为主,以此形塑出它的地理轮廓,当它不再具有非洲大陆地理界线时,网站读者会感觉整个非洲 (不仅是葡语非洲)从世界上消失。“非洲大陆在历史上是个迁徙的大陆。过去运往美洲的奴隶贸易与晚近的去殖民化所造成的影响,反映在文化与社会架构中,横 跨各种不同的地理环境,值得讨论和反思。”

因此,要了解当代非洲,必须理解其跨国的背景。

Bwala,在(安哥拉)北Mbundu族群的语言中意指房屋、村庄或社区这种人与人相遇的地方。拼写改为“Buala”并非因为视觉目的,而是“不仅仅聚焦在一个特殊的Mbundu词汇上,因为我们的工作是处于一个更国际化的背景之中”。

全球之声:谈谈Buala计划。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Buala:会形成这个想法是因为,我们注意到非洲与海外非裔社群,流行且有趣的文化事件缺乏纪录与曝光,而且这些文化现象并未充斥着过去 这么多年来一直宰制文化风貌的怀旧乡愁或片面观点。此外,我们发觉,非洲相关的知识产制,既没有触及非洲国家,也没有知识的流通,但它是最应该要在产制过 程中被涵盖进去的。有许多主题、人物、文化现象,值得做深度报导,葡语国家共同体(Community of Portuguese Language Countries, CPLP)成员国之间,以及成员国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也缺乏对话和文化交流的管道。我们认为網絡会是影响最深远的工具,能延伸并拓展所有可曝光与对话的潜 能,特别是在青年之间;我们目前每天有500名读者,还没带来沉重花费。

全球之声:Buala上的报导,除了主题多样之外,也非常彰显葡萄牙语、葡语系文化等事物…

B:就葡语而言,虽然它在所有葡语系国家广泛使用,并不表示这些国家的现势与文化因而具备统一的认知。Buala目的是要让这些人民一起对 话,但我们不希望陷入葡语圈论述的窠臼中,当然也不能从葡萄牙发声,那常会变成昔日的残响。很多人来造访网站;我们分享共同的语言与彼此相通的现实状况; 虽说我们身处在这些国家中会觉得像在国内一样,实际上却是完全缺乏相互了解,这些国家也没有任何显著的自我行销。

Buala Identity and Diversity

“和深具活力本质与独特性的葡语系国家交流很重要,能促进它们整合,但并非要将它们整合成一个同质性的区块。”图片:艺术家Antonio Ole的作品,出自专文“葡语系国家在網絡社会中的文化、认同与多样性”。

我们对这些国家有全面观察,也有特别的关注─看到他们的沮丧与不满、他们的趋势、他们的仰赖与渴望、他们的文化习俗,与成就每项文化现象的人物。更 确切的来说,我们相信这里的新一代人民可藉由拼凑其他要素,内化并表达去殖民化的观点,来面对这些现实。这让我们看到,对话若基于分享而包含各种观点,便 有其优点。

怀抱这些崭新观点与新的热忱,我们乐于投入工作,网站以深入浅出的方式呈现,亦不回避拿后殖民的解读方式分析过去,来理解现在。“葡语地 区”曾是置外于世界的孤立区块,我们试着要把这趋势翻转过来。我们很想要鼓励葡语国家,去关心并参与非洲其他地区正在进行的,却不常在葡语圈国家中发生的 事件;举例来说,比起和非洲其他国家,安哥拉与佛得角更常和巴西、葡萄牙交流。可以说,文化创作圈中强势的人物也和非洲与全世界一样,缺乏对葡语非洲的兴 趣。

在语言层面,我们想要深入了解葡语的多样性,显示出语言的各种词句、俚语、词汇,以及葡语的语言变体。我们邀集来自莫桑比克、巴西、安哥拉、佛得角、葡萄牙的作者,他们的写作方式让我们得以了解各自国家与背景的想法及文化,或者,对于可能浪迹多国的人来说,他们展现的是来自“在海外不停流 徙”而生的混合产物。许多非洲作家和创作者支持Buala,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参与在一个行动中,这行动是试图要让好的作品获得更多能见度,藉以股励青年从 批判性的想法中获取所需的要素。

全球之声:Buala的读者是哪些人?你们是否希望扩大读者群?

B:Buala是一个跨领域的入口网站,反映、批判并记录当代葡语系非洲文化。我们注意到,在法语、英语、德语等等语系中,有相似的计划, 但葡语圈却几乎付之阙如。上述计划之中,有一个重点摆在法语系与英语系非洲国家,但却缺乏对葡语国家的报导。我们想要提供一个当下可用的报导平台,反映并 评论“葡语地区”之中的当代文化,这样一来,便可汇集各个不同国家与作者的意见,并依相关性彼此连结。因此,Buala想做的是,一方面提供各方意见表达 并翻译成其他文字,现阶段译为法语和英语(翻成这两种语言就我们看来最重要也最可行),而另一方面,将部分最为相关的当代非洲文化议题翻译成葡萄牙文。

翻译的工作无疑地让我们更能散播文章中的内涵,以及那些在国际上备受讨论的议题。虽然我们一直想要让读者群增加,但我们的文章翻译不可能再增加语种,而且我们相信三种语言已能服务很大的阅读人口。

Buala proposes “to create new views, free from prejudice and colonial judgment.”. Photo: Sérgio Pinto Afonso in the article “Luanda, a state of urgency” by Marta Lança

Buala想要“创造新的视野,不再带有偏见与殖民式的价值判断。”图片:Sérgio Pinto Afonso摄影,出自专文“卢安达,战后国度”,文章作者为Marta Lança。

全球之声:非洲的葡语社群是否仍待建构,来阐明他们去殖民化的心愿?又或者,同时谈葡语和去殖民化是否会互相矛盾?毕竟非洲的葡语是殖民时代遗物,也是殖民历程下的结果,过去还一度被称为“文明化”。当代非洲对此提出多大程度的质疑呢?

B:首先,反映出“社群正在建构中”的意义,的确是至关重要,积极的建构,但有时也要积极的丢弃,因为在这些国家除了葡语这项特质(不同国 家也有不同情况),还有许多可能的认同问题。”Buala上曾发表过多篇文章,以新的途径质疑葡语文化概念,试图找出这些国家之间共享的文化认同,也比较 其他的语系、经济和文化区域的模式,如法语区(文化上的表现与认同是截然不同的),如此便能探究出社群中值得发展的观点。

我们深知这个颇受争议的“文明”乃归因于葡萄牙殖民统治下对意志的控制,其长久存留在民众心中,这就是为何会出现葡语圈热带主义运动 (Luso-Tropicalia),与其他消极的理论。葡语文化端看你如何阐述这一段葡萄牙殖民的特殊历史,因它亦解释了特殊的现状;为了这个原因,我 们必须讲述不一样的历史,扩展我们的引据来源,并以不同角度来发表文章,从反殖民抗争者角度、从黑人思想家、从独立运动领袖、从诗人或哲学家角度、从当代 整个文化氛围,不仅从史观,也要反映出当下的现实,而这表达出艺术的观点,颠覆或刷新看待旧有神话的角度。

Image from the motion picture Mahla, by Mozambicans Mickey Fonseca and Pipas Forjaz, in the Buala blog “Dá Fala” (Giving Voice, pt), on African contemporary culture

由电影Mahla中撷取的图片,这部电影由莫桑比克籍的Mickey Fonseca与Pipas Forjaz拍摄,出自Buala中一个名为Dá Fala(发声)的专栏,介绍非洲当代文化。

葡语文化有时会冒着风险去掩盖动荡的过去,用不同文化间引人入胜的修饰方法来形塑政治正确,让我们感觉到,好像真正关心的根本问题是如何去接受“对 方”。但这是虚伪的,因为我们知道仍有众多的种族主义存在,重要的是要强调不是只有葡萄牙语系如此。佛得角针对来自非洲沿海的人有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在 安哥拉,种族主义是指向刚果人,以及白人、黑人与混血者之间历久未曾解决的问题。在莫桑比克,对外国援助与邻国市场的完全依赖,触发危机与绝望,如同2010年9月发生的动乱。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和几内亚比绍在艺术的领域中,则需要更加增进对自身的文化认同及定位,目前这些方面仍旧未厘清。巴西向全世界输出巴西文化,但却相当不熟悉其他葡语国家。纵使各国之间有地理位置与优惠贸易的连结,但这些国家仍有其他方面的关连性也吸引着我们。

因此,除了这些国家共同的历史与移民的这层关连性之外,我们拒绝把“葡语文化”视为单一个体或单一的国家集团。我们相信齐心一致能促进语言 与文化交流,而要齐心一致,还需要更多的助力(提供更多的大学补助、补助艺术家居住、促进艺文活动、减少官僚作业,去除自身的特定偏见),但要随时考虑到 个别国家的独有特质和多样性。Buala想要创造的国际化空间,是要葡语系非洲国家不受制于各国首都中台面人物、文化精英与缺乏建设性的批评,并有机会让 新的声音得以冒出。我们尝试努力的方向,是要以更为跨世代、跨领域和跨国的方式,充分厘清这些扭曲与错误的看法。

Poster from a Capeverdean Creoule language course promoted in the Buala blog “Dá Fala” (Giving voice, pt), on African contemporary culture

佛得角Creoule语言课程推广的海报,出自Buala中一个名为Dá Fala(发声)的专栏,介绍非洲当代文化。

过去以来一直宰制非洲相关艺术产制的父权观点,已不再令当代非洲顾忌。我们给予非洲新生代优先机会,尽管他们在各自的国家中因为战争冲突而受到打击,但他们较不会囿于受压迫的心态,可展现出不同的经历,以及不同的梦想与思考方式。

这一代的孩童,接受到身为民族主义者与独立运动者的父辈所留下的遗产,进而内化到他们自己的行动中,迎向现今无数的挑战。有些非洲人居住在 海外但与大陆维持联系,则以有趣的方式来反映及定位自己。多篇来自非洲以外国家的作者报导并不打算叙述过往历史,而是要依据他们所居住的国外大都市和非洲 的接触,以真诚且意味深长的好奇心,把非洲呈现出来。

假如有些非洲国家百废待举并面临着大规模的穷困(届时到处都充斥机会,从地方政府到外国投资者,以及同样低度发展的国家),而不下赌注在文 化和教育上,这些国家将不能站稳基本的脚步,从而展现真正的国力。Buala尝试要以自身做为工具,促成突破性的大跃进,适时创造出一个讨论与会谈的空 间,而且让所有人都可以参与。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