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Youtube 警察令人遗憾的命运

First frames of Dymovskiy's Video Address

Dymovskiy 影片的第一格影像

距离新罗西斯克警官 Alexey Dymovskiy 拍摄那段近百万人次浏览过,关于俄罗斯警察腐败的影片,已经将近一年了。此后有几位警官追随他的脚步,将关于警界内部不法行为的证言传上 Youtube。不幸的是,这些人几乎都被逮捕、殴打、开除或遭到刑事起诉,而正义从未得到伸张。

在 Dymovskiy 的影片之前,也不是没人知道俄罗斯警察的腐败。是他选择的媒体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影片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主角的身分完全公开,这也开启了新的人民—政府公开对话形式:给总统或首相的线上影片。

人们很快就掌握了这种公开对话形式。至少七名退役及现役执法人员复制这项技术并相继在 Youtube 上发言。许多人也跟着这么做了。现在在 Youtube 上搜寻可以找到超过一千七百个以“给总统”为题的影片,都是在过去一年内上传的。

遗憾的是,这些线上“Youtube 警察”并没有改善任何实际情况,反而使许多最出名的新生代“影片博客”遭到起诉。

个人的严重后果

Alexey Dymovskiy 是他自己的行动的第一个牺牲者。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廿九日针对他的刑事案件成立,他被控诈欺和滥用权力。同时警方的调查小组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实他在影片中描述的罪行。Dymovskiy 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廿二日遭到逮捕,并被监禁将近一个半月直到三月七日。二零一零年三月廿三日,克拉斯诺达尔市法院宣判 Dymovskiy 诽谤前长官罪名成立,他必须支付总额三千美元的赔偿金。

二零一零年二月廿一日,支持 Dymovskiy 的民间行动主义者 Vadim Karastelyov 因组织一场未经核准的集会声援 Dymovskiy 而遭拘留七天。他被释放后立刻在自己家门前被殴打攻击

前罪案调查官 Mikhail Yevseev 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月上传了他的 Youtube 影片。Yevseev 谈到腐败和两个人因在贸易中心纵火而被判终身监禁。他说这两个人是无辜的,而他被迫作证指控他们。二零一零年八月,Yevseev 的昔日警察同僚提出两项针对他的刑事案件。影片公开一年后的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Yevseev 因为“泄漏政府机密”被判刑流放一年

乌赫塔市的副检察官 Grigoriy Chekalin 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发表了他的影片。他谈到 Yevseev 所说的纵火案。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Chekalin 因伪证罪被判流放一年半

另一名退休的“Youtube 警察”Vadim Smirnov 并没有因为他的影片遭到起诉。他在影片上传后不久就从網絡上消失了,此后也没有任何消息 —— 也许他无法承受自己引起的媒体效应。

叶卡捷琳堡警官 Tatyana Domracheva 在二零一零年六月廿六日发表了她的演说影片,指控同僚与上级的不法行为。一个半月后她就被开除。据 Kasparov.ru 报导她的前长官威胁要对她提起刑事诉讼。

另外三名 Dymovskiy 的追随者(按他们的名字可以看他们各自的演说影片):Igor KonyginAlexey MumolinAlexander Popkov 尚未受到控告。然而据 Vremya.ru 报导, Popkov 被牵扯进一桩内部调查,针对 Mumolin 也开始了专业背景调查。

更多人相继发声

舆论对“Youtube 警察”的看法相当分歧。最初混乱的支持过后,一些自由记者 Dymovskiy 自己也牵涉进几桩犯罪中,没有权利指控警方腐败。有许多证据显示几乎每个 Youtube 警察在职业生涯中或多或少都有牵涉到一些可疑活动。

虽然针对 Dymovskiy 等人的罪名依然成立,警察首长的愤怒反应和影片制作者要冒的巨大风险,也算是证明他们说的是事实。在所有的事件中,警察首长都致力于消除公开爆料的源头而不是试着做出改变(二零零九年底推行的警察改革实在不能算是真正的改变)。

“Youtube 警察”的故事生动展示了俄罗斯执法体系如何回应网上爆料者。Dymovskiy 和他的仿效者没有获得像揭发市政腐败的纽约警察 Frank Serpico 一样的荣耀。Dymovskiy 没有得到任何奖赏,他的故事也没有被拍成好莱坞电影(当然,他自己拍的影片除外)。目前为止他和他的支持者被起诉、边缘化,他们的主张也被忽视。

不过,依然有人继续挺身而出揭发腐败。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库什契夫斯卡雅村(当地黑帮屠杀了一家十二口人)警官 Yekaterina Rogoza 录制了一段线上影片,声称她被迫保护这个黑帮,拒绝任何针对他们的刑事诉讼。她将影片上传到 Youtube 隔天,国家电视台 NTV 播放了一则她的访问,让人期待舆论压力能逼官方采取行动。

Dymovskiy 和仿效他的人使用数位科技不代表他们是圣人,但绝对成功传达了其他情况下可能被消音的观点。也许这次的线上证言真可以带来改进?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