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突尼斯:当博客成为阁员

Slim Amamou是33岁的突尼斯博客、程式设计师兼社运份子,在2011年1月18日登上媒体头条,因为在前独裁总统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政权垮台后,他获任命为临时政府青年暨体育部长。全球之声此次访问他,瞭解他对于突尼斯及阿拉伯世界近日发展的看法。

Slim Amamou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illian C. York,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你也在关注埃及事态演变,对此有何感想?若比较两国起义,是否有共通点?

其实这是同一场起义,同一个世界,同一场革命,人们常认为这是传染效应,但实际上我们早已准备好,人们在網絡上早就准备在阿拉伯 世界任何地方掀起革命,我们彼此支持,长久以来都很努力,你也知道網絡对这场革命多么重要,埃及民众像突尼斯人一样积极支持突尼斯革命,他们发动网站攻 击、他们为突尼斯民众游行,他们分享资讯,他们提供技术支援…现在突尼斯人也反过来帮助埃及,这是种新公民,埃及人就是突尼斯人。

你对于在埃及抗争的年轻人有何忠告或意见吗?

没有 🙂

你觉得突尼斯与埃及的革命是否正在阿拉伯世界扩散?

的确在扩散,或是更精确地说,已经到了阿拉伯世界各处,我只担心網絡管制问题,我在突尼斯反抗網絡审查,所以知道基础建设是改变的关键,在阿拉伯世界部分地区,網絡普及程度或许还不足以蕴积改变力量,或许只是时候未到,或许应该先着重于争取網絡建设与自由。

其他地区的人士若有需求,你是否愿意协助与分享经验?

当然,不过我要先完成国内的工作。(大约六个月后,我们若终于举行公正选举,我就能像戈宁(Wael Ghonim)一样大声宣告任务完成。)

你当初遭逮捕的主因为何?網絡活动以及据称与“匿名”这个团体的关系,是否让政府决定逮捕你?

我会遭到逮捕,是因为“匿名”这个团体攻击政府网站,国安单位认为这是图谋造反,认为我是“不博士”,他们花了五天才明白,为何 网站攻击行动会成功,假若这是阴谋,也太过复杂了,人们彼此连结相当松散,故称不上是阴谋,他们侦讯我时,也问我全球之声是否为阴谋的一部分。 🙂

在阿里执政末期,肯定是因为人民持续抗争,才迫使政府决定释放你,在被捕期间,網絡上发起一项运动,让人们持续关心你和其他博客的情况,你觉得这项網絡运动有没有发挥作用?你在囚禁期间是否知道此事?

我认为網絡运动不仅让我们获释,也有助于击溃阿里,在羁押期间,我对外界情况毫无所知,只在第二天拿到“无疆界记者组织”发出的 新闻稿,侦讯员很意外各界迅速得知我被捕的消息,拿了新闻稿让我看,质问我该组织是否涉入密谋,但老实说,我仰赖網絡社群支持我的作为,我从没想过会有这 么多人声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美国国务卿还向突尼斯政府要求释放我们)。

有些人觉得網絡是个触媒,其他则觉得網絡在这场运动里的功能相当有限,比如若同样的事件在八零年代发生,当时还没有網絡,你觉得我们还会见到这么大规模的示威人潮吗?

我们不必回溯到八零年代,2008年,突尼斯也曾发生类似抗议活动,但当时網絡社群规模似乎还未达门槛,且当时Facebook 网站封锁一两个星期,我不记得两者是否有关,但那就像是今年革命的练兵期。有些人不知道这场革命是从何处窜出,但阿拉伯世界各地民众在網絡上早已努力多 年,上一场运动是号召民众为埃及罹难者Khaled Said而游行,突尼斯人也有参加;各位一定要记住,埃及人(和世界各地民众)都参与了突尼斯革命,他们散播资讯,他们一同攻击政府网站,他们甚至率先在 埃及为突尼斯举办示威游行。

所以網絡的确非常重要。

也有些人质疑,这些革命是否该冠上Twitter/Facebook的名称,您对此有何想法,你觉得在延续及散播讯息方面,社会媒体扮演什么角色?

人们一开始在突尼斯示威游行时,一部分原因是不满媒体不闻不问,觉得受人疏忽,觉得自己的声音永远无法传达出去,当时所有媒体都 受政府掌控,只有我们这些網絡使用者能做为媒介,将讯息散播出去,这是社会媒体的重要性,人们在那几个礼拜疯狂追踪与分享资讯,政府审查速度完全跟不上, 他们遭到大量资讯淹没,每天都有更多人上街游行。

若没有资讯系统运作,不可能发动革命,由于旧媒体无法发挥作用,網絡社群才填补了缺口。

你决定加入临时政府,引起众人议论纷纷,也招致许多批评,有些朋友抨击你不该加入仍有许多旧势力存在的政府,例如Yassine Ayari在一段影片中,指称“你遭到利用来削弱青年运动力量”;其他人则在Twitter网站上表示,“他失去了灵魂”、“为何他接受笑话政府里的职 位?”。你的朋友Sami Ben Gharbia写道,“拒绝与杀害民众的人合作,保持清白,继续当平民”,你对他人的批判有何回应?

我的答案是:各种不同意见终于能在突尼斯百花齐放,感觉真好,我们之前齐心反抗政府,终于推翻独裁体制,接下来呢?选个领导人追随他吗?我觉得多元相异观点才能让社会更强健。

我总相信一句话:“自己将社会变成你想要的模样”,我有机会依照自身想法改变政府,自然决定接受,我身为政府官员,乐于接受批评,也愿意负责。

有些人主张解散国会和临时政府总辞,你有什么感想?

我的答覆是,既然反对者为少数(相对于批评前任政府者),我会专注于拟定方案,若各位希望改变什么事,应该准备好你想见到的政府提案内容与构想。

你接受法国一家电台访问时表示,你投身政府是为协助国家重建,这是否代表你以后打算从政?你将来是否可能参选?

绝对不可能,我只是要为新民主奠定基础,确保一切妥善健全,才不会又重回过去的旧时代,最重要的是确保未来能举行公平公正的选举。

你是否能描述目前工作内容?既然拥有網絡经验,政府是否曾希望你贡献专长?

其实没有人曾提出这项要求,但我自己很重视網絡审查议题,也与负责资讯科技事务的国务卿合作要解决此事,我们同时在更新政府资讯系统,希望在社群網絡建立与政府直接沟通的管道,这位国务卿也有Twitter帐号@samizaoui

你在临时政府阶段有何打算,在部长任内是否有任何目标及梦想?

我只有“未来的选举”这项目标,千万不能错过,但我的梦想是政治及司法改革(目前已有独立委员会在努力),包括让“获取知识”权力得到宪法保障(也用宪法禁止言论审查)。

有些人在慎重考虑归化突尼斯,你能向总理美言几句吗?我发誓会做个好公民。 🙂

你已经是突尼斯公民了,欢迎你,我会和总理谈谈,尽力支持你的申请案。 🙂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