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乌克兰:首都紊乱无章的建设备受网友抨击

乌克兰的首都基辅是东欧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是许多重要建筑史迹的所在地。其中有历史建筑与著名教堂,包括基辅佩彻尔斯克修道院圣索非亚大教堂,这两处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袭产。基辅也是唯一一个名列[英文]30大欧洲绿色城市的独立国协城市。

然而,基辅市中心近年来紊乱无章的建设已经引发激烈讨论,不管是在網絡上或網絡之外。最严重的一个例子发生在2010年8月,基辅市长必需要颁布禁令[英文]禁止一栋建筑物盖在圣索非亚大教堂附近的住宅区,而这还是因为当地居民激烈抗议且教科文组织威胁要将教堂自世界袭产名单中撤除。

整个基辅建筑热潮里,市民在许多场合都一齐捍卫他们的历史天际线、反对豪宅或是办公厅舍占去游乐空间、公园与其他休憩地区。这样的情况催生一个公民行动“拯救老基辅”─这个非政府组织在Live Journal平台上也成立了同名博客。

不幸的是,他们的努力并非总能成功。基辅历史学者兼博客Mikhail Kalnitskiy (LJ帐号mik-kiev)提供一个让人相当伤心的案例。他在2010年的文章中说明[俄文],原先自Paton桥可见到佩彻尔斯克修道院饶富历史感的天际线,已被新建筑物破坏殆尽─Paton桥是从Dnipro河左岸进入旧城区的主要入口处:

[…]现在我不会想提及从Bereznyaky[住宅区]摩天高楼看出去的景色(从该处的窗户看出去,大修道院背后盖了许多 大楼)。尽管如此,当Suvorov街上树立起一堆不那么高的大楼时,(他们)并不关心这种摩天高楼的居民,而是关心Paton桥的视野。从那里望去,这 些大楼几乎不影响大修道院的全景,这是1970年代的建筑师所设的目标。
但他们现在的同业则是毫无限度..
最先毁掉的是河流左岸的视野。突然之间,名为“胜利”的大楼群赫然出现,迅速自Zverynetska街上Vydubychi地铁站旁窜高。[…]没有人考虑过从Paton桥看过去会是什么样子。

View of the "Triumph" complex from the Paton Bridge - photo by Mikhail Kalnitskiy

自Paton桥望向“胜利”的建筑群。照片出自Mikhail Kalnitskiy。

他继续写道:

之后(你)会没有兴趣再从Paton桥往左看风景,而会转往另一侧观赏大修道院。现在,有座愚蠢的新大楼划破修道院的背景轮廓,很多人都已经写了这件事[…]
很难想像还会有更严重的建筑粗暴行径…

A new residential building interferes with Lavra skyline - photo by Mikhail Kalnitskiy

一座新的住宅大楼侵扰了修道院的天际线。照片出自Mikhail Kalnitskiy。

文章最后,Kalnitskiy警告[俄文],各项建筑计划案会进一步扭曲大修道院的历史轮廓。

上幅照片那栋大楼的建筑师都已被列在“拯救老基辅”的黑名单里[乌克兰文/俄文],合法性或是建筑价值遭到质疑的建筑计划,背后的人物都列进这份名单中。这个非政府组织同时设置互动地图,标注出此类建筑计划,包括进行中与已规划的。“拯救老基辅”目前的观察名单[乌克兰文]中包括30个以上的热点。

其中,在Teatralna地铁站旁,有人打算推出一个4层办公与商场综合大楼的建案,就位于两栋老建筑中间。Veronica Khokhlova在她的博客Neeka’s Backlog写道[英文]:

Teatralna地铁站的建筑工地(与对街的俄罗斯歌剧院)又一次敲敲打打十分活络,尽管大家多番尝试要阻止这个令人厌恶的计划,且尽管大家都这样想。
过去这里是一个很小的区块,种植花卉,就座落在一栋公寓大楼前方─没什么特殊的大楼,但现在很难不让人认为这个空间确实重要,因为它已经消失了─以这样荒谬的方式消失。

Construction site near metro station Teatralna - photo by Veronica Khokhlova

Teatralna地铁站附近的建筑工地。照片出自Veronica Khokhlova。

她还连结到一张照片,是摄自2月1日,一群人在抗议这项建案。

除了这项令人厌恶的建设计划,许多博客举出其他令人伤心的议题,同样和城市发展相关,诸如基辅建筑界不负责任的态度,以及城市居民与主管机关缺乏美感。以基辅为根据地的摄影师George(LJ帐号gk-bang),则以影片捕捉到Yaroslaviv Val街最近的改变:

Solid metal fence blocks the view of a building on Yaroslaviv Val street - photo by George

坚硬的金属栅栏封堵了Yaroslaviv Val街上这栋建筑物的景致。George摄。

同样一栋建筑物与先前的照片相比:

Recent view of a building on Yaroslaviv Val street - photo by George

近期Yaroslaviv Val街此栋建物的景致。George摄。

写道 [俄文]:

为了这座城市的形象,在这个工地的攻击已经让我们享受到这个超级金属栅栏的景致。[…]因为,你看,那里本来只有一个简单的铁栅,多不洽当啊。

George也发布了一张新照片,是该国中央广场,Maidan Nezalezhnosti,一处集会游行都会去的地方。目前维修工程的范围,广场只有几片损坏的地砖,但全部广场都被木制绿栅栏围住,George嘲笑这种不平衡的景象。

Maidan Nezalezhnosti under reconstruction - photo by George

Maidan Nezalezhnosti正在修缮中。George摄。

写道[俄文]:

我们是否要像是 [赫尔辛基]那样,设置一个画板,在栅栏上绘图、涂鸦或放上照片? […]特别的是,有什么原因促使他们用这等规模的整修工程。并且,最重要的是,一些刑事犯罪案件已经开庭了(针对去年抗议税法的群众损坏国家财产)。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