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美山水力发电厂再次成为焦点

罗瑟芙(Dilma Rousseff)政府甫就任,就面临一场因环保而起的網絡动员。矿业及能源部长Edison Lobao在1月7日谈话中提及,美山(Belo Monte)水力发电厂的 兴建许可将“提前”核发,以便能赶在2月动土。但巴西环境与再生自然资源局(IBAMA)认为,矿业及能源部尚需完成环境可行性评估的各项要求。几天后也 就是1月12日,2010年4月上任的IBAMA负责人Abelardo Bayma局长以个人因素辞职,Epoca(时代)杂志的博客Politico(政治人物)撰文推论辞职的真正原因

10天前在北部电力处的会议上,Aberlado局长否认已经签发同意兴建水坝的决定,他指出,IBAMA不能核发任何文件,因为这计划仍有太多环境方面的事项待决。

博客暨记者Leonardo Sakamoto认为,计划在巴拉州(Para)星谷河(Rio Xingu)兴建的美山水力发电厂,“可能是加速成长计划(PAC)中最有争议的工程”,“加速成长计划”是巴西政府的主要施政项目。他在Politico博客中撰文评论并批评这项水坝计划:

归根结底:美山计划将对社会及环境造成极大的冲击,例如,照联邦检察总署(MPF)的评估将影响4万人,包括传统定居该地的民众以及印地安原住民。

动员及網絡连署请愿

当美山电厂的兴建许可引发新的争议之际,请愿网站Avaaz发动网友紧急连署。1月17日,也就是发起连署后5天,Avaaz高调宣布已有15万人签署;这个时候连署人数已超过27万5,000人,大部分是透过Twitter的动员而来。Twitter用户最近几天不断推特这条讯息:

请签署反对美山的请愿书:防止亚马逊环境浩劫!http://avaaz.org/parebelomonte

Avaaz也提供这条讯息的英文版本。

Twitter用户Andrea (@AndrelBarbour)表达她想多了解这座水坝

我藉此机会多阅读有关美山的议题…. 让我们如实瞭解发生了甚么事是很重要的,这是对大家的尊重。

Avaaz网站的反对美山水库请愿书

持相反观点的博客 Alexandre Porto,在博客写了一篇“我不参与连署反对美山”的文章,他相信即使对环境造成冲击,这工程仍是利多于弊;动员反对兴建水库是他所谓的“神圣环保主义” (sanctuary environmentalism),也就是只想保存而忽略社经现实。他的文章逐段反驳Avaaz的请愿书:

只有500多位原住民住在水库主体旁,那里的水量在雨季期间会减少,他们可以迁移到新的村庄去,与主要河道或主蓄水区为邻。

[美山]…会造成社会及环境的损害,至为明显,但从某个角度而言,每一种能源都有代价。每年平均可以生产至少4,000MW的电量,最高可达11,000MW,对任何总类的发电来说都是复杂且困难的,即使是看来最无害的发电方式。

这张图表显示出水坝及蓄水区,这是在Volta Grande地区沿着星谷河(Xingu river)的计划。Alexandre Porto的博客引用了这张图表,它的来源是2010年2月3日的自由人报(O Liberal)。

美山水坝的影响

Elisa Thiago曾于2010年10月在全球之声葡萄牙版报导美山水坝,强调该项计划对居住在星谷河沿岸的原住民和传统居民的冲击,Elisa指出这群民众的抗争不是今天才开始:

在政府这套“常态性”的官方说法外,自1970年以来,人们已经组成社会与环境运动来建立自己抵抗兴建美山水坝的历史。对印地安人和居住在河边的居民而言,美山水坝的兴建将使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环境都将受到灾难性的冲击。

美山计划在2010年不断引起关注。2010年4月20日,巴西绿色和平组织组织了一场尖锐的抗议活动,将3公吨的粪肥倾倒在巴西利亚的国家电力总局(Aneel)前面,拉起“Belo Monte de… problemas (美山…有麻烦了)”的标语。

2010年9月,“星谷永远存在运动”(MXVPS – Movimento Xingu Vivo Para Sempre)提出一项反对水坝的连署,目前已获得5,000多人签署;这组织也制作了一段录影,在部落圈广为流通。这支录影带展示在星谷河兴建水坝以及蓄水库,将如何影响该地区自然流动的模拟影像。

2010年12月底,Telma Monteiro在博客TelmadMonteiro中,公布了一份她亲自参与,为“地球之友–巴西亚马逊及国际的河流”(Amigos da Terra – Amazônia Brasileira and International Rivers)所做的研究的结论。这研究分析了投资人可能遇到的风险,它的结论明显地在报告标题里点了出来:

这项报告“巨型计划,巨大风险”提出得正是时候,可以视为明确的警告,美山目前仍只是一项巨型计划,其后可能变成巨型设施,为社会带来巨大的风险。

这份报告提出的数据显示,即便加上10年的贩售电力所得,兴建水力发电厂将带来数十亿黑奥(巴西币)的亏损;这报告也指出,该电厂的发电量相对较 低,因为预估的发电量4,420MW只相当于装置容量11,233MW的39%而已。规划中的美山电厂如果建成,就装置容量的规模而言,将会是世界第三大 水力发电厂,仅次于中国的三峡电厂,及巴西与巴拉圭合营的伊泰布电厂(Itaipu Binacional)。

纪录显示,Abelardo Bayma不是第一位因为水坝压力而去职的官员。有关美山的社会与环境可行性与否的僵局,被认为是前环境部长(暨狄尔玛在2010年总统选举时的对手)Mariana Silva在2008年去职的原因,也是环境与再生自然资源局(IBAMA)前局长Roberto Messias在2010年4月离开的原因。如同Bayma的作法一样,Messias也是将施工许可证的核发与环境可行性的履行要求结合在一起。

星谷河的水力发电计划是1975年规划的,前总统鲁拉政府重新启动,狄尔玛总统还担任前政府团队的阁员时,就一直支持这项计划。当巴西政府措意于能源的自给自足时,人民则藉由博客及Twitter,关注政府选择的能源来源所造成的社会与环境的冲击 – 美山已经自我证明这是一项激烈的角力。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