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博客散播攻击谣言遭羁押

Internet Access

網絡使用区,照片来自whurleyvision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Primosky krai)似乎距离首都莫斯科太过遥远(8944公里),故对首都之事不太关心,故首府海参崴(Vladivostok)民众常在讨论其他话题,例如当地新闻与塞车情况通常比莫斯科市区民族主义暴动更受人重视,是故海参崴近郊Ussuriysk一名20岁的资讯科技学生兼博客柯洛(Ilya Korol)遭羁押,会在当地博客圈成为一件大事。

1月26日,首都机场爆炸案发生后两天,据称柯洛在Mail.ru微博上写道(该篇文章目前无法浏览):

我们之后会在圣彼得堡机场进行下一次恐怖行动,工具是黄色炸药及伊斯兰女性自杀炸弹客

上述第二句话可能是模仿动画片《乃出个未来》(Futurama)的台词“工具是大酒杯和妓女”,这个细节反映出某种黑色幽默,但仍无证明这是句玩笑话。

不论笑话与否,警方的行动都令人笑不出来,安全人员花费三天时间找到柯洛并逮捕他,新闻入口网站指出,柯洛已招认与后悔,不过圣彼得堡机场代表要求公开审判:

很遗憾人们竟然开这种残忍的玩笑,我们应该公开审判这位爱开玩笑的人,让所有大众媒体报导,以收杀鸡儆猴之效。

安全机关之所以急着追缉柯洛,可能是想在爆炸案之后,重获社会及政府的信任,在机场爆炸案发生后,许多人质疑为何经费增加,恐怖事件却一再发生,民众在網絡上指出,这种积极态度早该在恐怖事件发生前展现,Nim认为

你们最好正在找真正的恐怖份子,别只是逮到开玩笑的人就算了,自以为这样就很酷,恐怖份子在地铁站和机场引爆时,你们什么时候“用特殊技术进行搜索任务”?维基百科上在2010年便有25件恐怖攻击记录,亲爱的专业人士,你们的警觉性在哪里?真是可耻。

matvienko_vlc提到,“许多居民都觉得,唯有安全单位积极办案,才是避免恐怖攻击的必要措施,但这些措施却等到一位博客的文章后才启动,而且也不符合安全单位的积极精神”。

现在柯洛正在等待起诉,以刑法第207章“故意提供不实的恐怖行动报告”,依裁决而定他必须付罚款(约$6,800)或200小时劳改,最高刑罚可能入狱三年,但因为他认罪了所以可能性不高。

这种笑话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显然都不适合,但人们还是有所质疑,既然柯洛当初未大肆张扬,安全单位如何找到另一半球的这则简短讯息?这是否代表俄国设有秘密内容监控系统?为何安全单位得耗费三天才找到他?

若内容监控系统确实存在,也是在2011年2月7日起才启用,Radio Free Europe在一则详尽报导中指出,“‘網絡安全联盟’为一重要组织…打击儿童色情及…其他负面内容”,该团体最近刚刚成立;媒体与通讯部长Igor Shchyogolev则提议组成網絡志工(令人想起中国的五毛党),专门举发“危险内容”。

除了监控内容,民众也担心这项工具会用来压制反对声音,有些人亦忧虑相关经费可能遭到窃取,nil_desperadum表示

打击儿童色情当然有必要,但在这个名义之下,我们却陷入政治审查之中,[…]呼吁发动抗争将视为极端主义,显然政府害怕埃及抗争群众集结速度之快。

希望俄国不会步上中国箝制網絡的后尘,不过政府似乎已意识到社群网站及博客大规模动员的力量,这不令人意外,但建立“網絡安全联盟”之后,却没让俄国博客感到更安全。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