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亚美尼亚:社群网站掀起社会革命?

眼见突尼斯、埃及与阿拉伯世界各地陆续吹起抗议潮,亚美尼亚国会以外的在野势力也企图起而效犬,且3月1日刚好是总统大选后冲突届满三周年,当时导致十人死亡;虽然国内媒体有些许报导,但国外却对此毫无所悉。

有些人认为,这是因为多数人对活动都不看好,相较于亚塞拜然常列入多家外籍媒体的“观察名单”,亚美尼亚与乔治亚屡受忽视,Footprints试图揣测个中原因

埃及人成功了,他们推翻了高压又腐败的政权,前政府不仅限缩言论自由、行动自由,还让人民总是错失机会又贫穷,[…]民众透过社群网站散播讯息,也动员群众上街抗争,在目标达成之前不愿善罢干休,最终完成使命。

但在亚美尼亚,舆论只会抱怨,人们不分老幼,总是沉迷于“这个国家不是个国家”的思维,尽管国内也出现与埃及过去30年相似的问题,社会上却拿不出其他解决之道,[…]亚美尼亚民众固然受苦,但埃及人民在数十年暴政迫害与“国家紧急状态”之下,似乎更为痛苦。

我曾与他人讨论埃及局势,他们觉得亚美尼亚应向埃及看齐,也认为在2008年3月错失良机,但他们也明白,社会上没有人想再尝试一次,本该有潜力的年轻人 并不积极,在野势力总是各自为政,亚美尼亚人民毫不团结,除非大众都向同一个目标努力,否则这个国家仍然不是个国家,没有成功的可能。

在野势力在亚美尼亚首都雅里温(Yerevan)示威游行,照片版权属Onnik Krikorian

The Armenian Observer不满亚美尼亚现状,但对于在野阵营又想夺权兴趣缺缺,并评论前总统沛卓西安(Levon Ter-Petrossian)上星期在首都一场集会的演说内容;路透社与美联社估计,当天在场人数约为五千至七千人,当地媒体的报导数字则为万人。

在野阵营领袖沛卓西安(Levon Ter-Petrosian)在游行前向群众表示,“我国人民所受的苦难不亚于那些国家,亚美尼亚政府独裁与受人憎恨的程度,也不逊于他国”。[…]

在野阵营上回举办活动时,这些群众并未参加,我想他们并非突然决定相信在野势力,过去几年来,在野阵营没有什么成绩能赢得人民信赖。

无论埃及和突尼斯有没有发生抗争,上述活动及3月1日的周年活动仍会如期举行,不过有些分析员认为,阿拉伯世界革命风潮会产生激励效果,甚至提到使用Facebook和Twitter等社群网站带动政权更替。

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相关網絡活动并不踊跃,笔者撰稿之时,Facebook页面“2011年3月1日:亚美尼亚改革革命”只有区区301人加入,The Armenian Observer指出

Zurabian甚至在Facebook网站上没有帐号,却告诉PanARMENIAN.Net网站记者,在野阵营在Facebook发起的活动受到亚美尼亚人民“广大支持”,他表示,在野阵营支持者教育水准较高,“常使用網絡科技与社群网站”。[…]

亚美尼亚Facebook用户目前为12.3万,相当于全国总人口的4%,Zurabian在访谈中所称,社群网站“提供绝佳机会,让社会突破政府完全掌控电视的资讯封锁局面”,根本是种脱离现实的乌托邦。

若Facebook网站情况不佳,Twitter网站的活动更少,不过现居美国的在野阵营支持者@hpNYR非常努力,想推广人们使用这两个社群网站,甚至几乎是独力想鼓励人们使用#1mar这个标签,不过有些人觉得为时已晚。

@katypearce:早几个月开始会更好,转载@hpNYR:我们需要更多基层运动,鼓励更多亚美尼亚民众在Twitter使用#1mar标签。

不过至少支持在野阵营的A1 Plus还在使用YouTube网站,它本来是个电视频道,却在2003年极具争议的总统大选前一年遭强制停播,例如2月26日上传的影片中,警察与在野阵营青年在首都的共和广场旁发生磨擦。

无论下星期亚美尼亚会发生什么事,目前看来社群网站都不会扮演重要角色,当然也正如亚美尼亚学生兼全球之声作者Yelena Osipova所言,人们本来就不该将社群网站视为所有问题的答案

相较于亚美尼亚在野阵营准备在3月1日上街,邻国亚塞拜然的社运人士则打算在3月11日采取行动。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