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其顿:政府反堕胎宣导引反感

马其顿政府在寒假期间,再度“宣导堕胎后果”,引起博客及民间团体诸多反应,多数人认为官方企图让国家倒退回中古世纪。

性别与民族研究专家Kristina Hadzi-Vasileva率先回应

我刚看到政府最新宣导短片,以“选择生命”为口号,我见到的两段广告都在反堕胎。

广告最后的文字宣称要说明堕胎后果,很可怕!

第一段广告指称堕胎会有许多后遗症,包括发炎、感染、伤口化脓、麻醉后果、精神影响等。

去年有少数女性在马其顿医疗院所内生产后,因上述原因死亡,请各位猜猜看人数有多少,不过死因不包括“精神影响”,这种症状不会让人受伤。

我不明白,政府何时开始有义务要透过公开宣导,警告我们堕胎会有后遗症?就我所知,女性若要求堕胎,医师有责任要说明所有正反影响,这是一贯作法,或者政府不相信医师,故决定自己出手?http://www.youtube.com/watch?v=CAF5Nlv1Z3U

第二则广告更加愚蠢,因为其中强化父权的刻板印象。

男友只对足球感兴趣,女友告知他自己已经怀孕,他回答没有经济能力养育孩子,但女友提醒他,两人昨天晚餐才花掉20美元;之后她说出最关键的“理由”,表 示宝宝很可能是男孩,也会长得像他,才让男友“态度软化”。我仍不懂这则广告如何能说明堕胎的后果?可能还会有续集,让夫妻在孩子面前争吵没有钱,丈夫指 控老婆当初恐吓他,才会“奉子成婚”,这才是没有堕胎会造成的精神影响。

总而言之,马其顿和其他前南斯拉夫国家女性在社会主义时期所获的权利,似乎受到现任政府挑战,全球无数女性都没有这项权利。

政府的人口政策已简化到要不要拥有孩子,其他条件已变得不重要,扶养孩子的家庭家境如何并不重要,学校与幼稚园的品质不重要,父母的心理与精神状态是否准备好养育孩子也不重要,政府只在意孩子有没有出生,不在乎后来会如何,反正只要增加人口就好。

人权专家Mirjana Najcevska教授不久后回应

政府愚蠢的宣导活动会误导及操弄大众,世界上许多女性都在奋力争取堕胎权,国内妇科医师、小儿科医师、内科医师和有胆量的医护人员,都应该挑战与反对政府和这则广告。

除了广告内强调关于堕胎的“论点”,政府也应说明所有怀孕及生产的后果,包括最常见的并发症。[…]

更何况剖腹产必须麻醉、痔疮、永久不孕、、长期荷尔蒙失调、化学变化、掉发、妊娠纹、哺乳时感染、生产时感染(去年马其顿有十名孕妇在生产时死亡,但堕胎未造成任何人去世)…

译者兼文化推动人员Jasna Shoptrajanova-Vrteva在Facebook网站上表示(经许可后转载):

昨天我看过2009年的数据,堕胎率大约为24%,是什么样的笨蛋连避孕都不懂?我国与其丑化堕胎行为,或者不停宣导宗教或假宗 教论点(那些信众的孩子在学校都选择宗教教育),我们更需要卫生教育,强调适当营养、运动、避免性病及意外怀孕。现有政策让我觉得,政府是要丑化性,让性 只具有繁殖功能。

博客兼记者Biserka Velkovska Nova Makedonija发表一篇文章,题为“用一千元换个婴儿,免费附赠沙文主义”,其中收录博客圈的反应,以及人权份子Irena Cvetkovic的言论:

一般人们不会推广堕胎,但这项宣导活动的焦点应是减少意外怀孕数量,这可以透过其他宣导方式达成,并同时提供性教育,补助使用避 孕措施,也不再丑化口服避孕药;减少意外怀孕人数,就能减少堕胎案例。在宣导活动同时,马其顿东正教教会又要求修改宪法,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结合(等于 禁止同性婚姻),这些行为都像是要转移大众注意力…

Dejan Velkoski以英国兵工厂足球队球迷身分,对第一则广告提出“专业评析”:

…依据背景音的特征,可以判断…是兵工厂队出赛,评论员提及AdebayorFlamini(故这场比赛一定是Flamini在义大利退休之前的事),还有Al Habsi为守门员(代表比赛对手是波尔顿队)。广告里还提到两队二比二平手,故一定是2008年最精彩的那场球赛,到延长赛最后几秒才以二比三分出胜负,总而言之,这则广告设定的时间点是2008年3月29日下午五点半左右。

照时序推论,广告女主角的婴儿应该已经出生,若非营养不良、由其他父母收养,便是已在孤儿院里,为什么?当女友说服男友,指称经济条件不重要,因为他们在 酒吧里花费的20美元,未来会用来买尿布,就显然除了缺乏养育子女的环境,这位女友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既然他们去过酒吧后,他们就没有钱买保险套,可见 两人整个月的娱乐预算只有20美元;这笔钱或许能拿来买尿布,但孩子没有东西吃、没有钱注射疫苗、没有钱看医生,当然也就不需要衣服、布置与玩具。(各位 可以想见,只有尿布的生活能撑多久)[…]

广告里的写实程度等于零,短短广告不可能说服兵工厂队球迷,他们纵然明显有错,也能与他人争论多日;另一方面,我能理解他们为何设定男方是兵工厂队球迷,若广告选择用热刺队球迷,男方听见“我怀孕了”这句话,一定立刻夺门而出。

我也有两难,为何女方得要说服男方?身为女性,她有权决定要不要留下孩子,就生理而言,男方的意见无关紧要,男方该说的话是,若他决定继续交往,他是否会向她求婚(虽然这个理由不对!),又或者他要不要改变支持热刺队(也就是拔腿就跑)。

若说广告有传达什么讯息,就是两名不成熟的人,从没想过养育孩子的条件,就做出完全错误的决定,不仅得永远锁在家里(因为每月没有20美元出门消费),还会毁掉无辜孩子的人生…

非政府组织H.E.R.A.及马其顿妇产科医师协会呼吁政府停播这些广告,并要求:

  • 帮助大众瞭解口服避孕药。
  • 改善母亲们的安全。
  • 继续保证宪法里的选择权。
  • 引进与落实最新制定的安全堕胎模式。
  • 为未来父母改善社会及经济情况。
  • 在校园提供性教育。

Ping.mk收集更多反应,其中女性右翼博客几乎对此事只字未提,执政联盟的女性政治人物也不愿公开表达立场。

另一方面,政府也更换新广告,其中文案写道,“若当初贝多芬的母亲决定堕胎,今日世人就听不到快乐颂了”。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