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革命之风从埃及拂向利比亚

就地理位置而言,利比亚与埃及相邻,座落于埃及以西;就历史趋势而言,利比亚革命似乎接续着埃及革命,也将推翻执政数十年的政权,由于利比亚政府暴虐无道,埃及博客在众人支持之下,号召人们捐款或提供人道及医疗物资,跨越国界交到利比亚人民手中。

Tarek Shalaby in Libya夏拉比在前往利比亚途中,照片由Ali Azmy拍摄

夏拉比(Tarek Shalaby)在Twitter网站上,详述自己要前往利比亚的细节,他和同伴一路上用照片影片记录过程;一切始于夏拉比打算前往两国交界城市萨鲁姆(Salloum),希望各界能在2月23日捐献物资,甚至是与他同行,而集合地点则是埃及首都开罗的Mostafa Mahmoud清真寺。

Donations to Libya being collected in Cairo在开罗收到的捐献物资,照片由Ali Azmy拍摄

隔天夏拉比写道:

@tarekshalaby:各位,这是初步计划,请在下午三点之前,到Mostafa Mahmoud清真寺与我们会合,整理/打包物资完成就出发至萨鲁姆。

@tarekshalaby:明天同行的夥伴包括@Eskalob(Ali Azmy)和@dooolism(Adel Abdel-Ghafar),也许还有一人,细节后补…

根据Ali Azmy后来在博客上公布的消息,他们在24小时之内募得约四万埃及币,采买医疗物资携带;抵达萨鲁姆后,他们发现至少有25辆小货车,满载着Orascom集团捐献、“阿拉伯医疗联盟”准备的医疗物资等着一行人,还有起码250辆空的小巴,准备前往利比亚接送埃及民众回国。

他们从开罗出发后,比预定时间晚了约两小时中途稍事休息与拍照记录,后来开上El-Alamein公路与前往同一方向的阿拉伯医师同行,终于在2月25日凌晨两点抵达萨鲁姆,一共历经十个小时。车队在一小时后抵达两国边界,但必须在车上度过一晚,待天亮之后才能跨越边界。

@tarekshalaby:抵达边界后,军方表示闸口早上九点才会开启,不知道过程是否会顺利。

隔天他们继续前行,Ali Azmy提到进入利比亚之前最后一段行程,以及希望阿拉伯国家之间的边界未来能全面开放,不再需要携带签证及护照。

我们遇到有人能协助,将医疗物资交给值得信赖的单位,确保这些物资能送至最需要的地区,而不会堆积在仓库里,等待转手卖给黑市,这种情况当然存在;我们前往军方检查哨,说明要前往卸载物资后再回来,说服军方我们一共需要七个人前去,我和Hassan及Baroudi(@m_baroudi)都没带护照(真是聪明,但主要是我的错),夏拉比也没有军方许可令,所幸用50元和混乱解决问题,我希望以后还有机会,持身分证就能跨越国界。

边界地区满是逃离利比亚的各国人民,也成为夏拉比一行人的汇兑处,因为这些民众都想拿利比亚币兑换埃及币,名叫Agogo的迦纳人还把利比亚的手机SIM卡卖给他们。

Welcoming Jan25 youth in Libya欢迎入境利比亚的标志,写道“祝1月25日革命青年一路顺风”,是指一个月前发生的埃及革命,照片来自夏拉比的Flickr帐号,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前往利比亚托多克(Tobroq)的路上都很顺利,当地相当和平,利比亚民众相当热情与友善,笔者认为这似乎是阿拉伯地区普遍的态度,尤其是这段影片中,突尼斯民众也大方协助从利比亚西部逃出来的埃及人。

@tarekshalaby:不只是驾驶不愿拿油钱或小费,@dooolism说连买水和果汁时,商家都不愿收钱。

@tarekshalaby:我很骄傲自已是阿拉伯人,非常骄傲。

他们原本打算在托多克过夜,隔天再前往班加西(Benghazi),一行人待在名为Maseera的民宿,夏拉比觉得设备很豪华,而民宿主人也同样不愿收他们的钱。

@tarekshalaby:连民宿老板都免费提供房间给协助革命的人。

2月26日,车队前往班加西。

@tarekshalaby:抵达班加西主要医院(有人称之为烈士医院),若说他们把我们当成英雄来欢迎,绝非夸大其词。

阿拉伯世界各个革命之间的相似性不言可喻,人们几乎都在广场上抗争,并承担本应是政府和军队该做的工作。

@tarekshalaby:我们站在班加西的广场上,彷佛回到埃及的塔里尔广场(Tahrir),有些人说阿拉伯民众差异太大、无法团结,根本是胡说八道。

@tarekshalaby:巨大坦克上有许多涂鸦和孩童,真的和塔里尔广场一样!那些美好回忆!

Libya: Kids playing on a tank利比亚孩童在班加西一座广场旁的坦克上玩耍,照片由夏拉比拍摄,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tarekshalaby:民众在指挥交通,还没看到什么损失,生活似乎平凡如常…

Ali Azmy提到,他们在利比亚也遇到先前参与埃及抗争的医师:

我们在班加西遇见一名医师,她之前在塔里尔广场帮助埃及民众,现在来到利比亚;还有我们的朋友Dina之前同样在埃及抗争现场担任医师,她也在前一天抵达班加西。

夏拉比和朋友之后继续在市区四处观察,见到抗争者雨中庆祝,也有悬挂的标语烈士纪念碑,他们和其他志工一样,都在等待机会前往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但当地尚未解放,安全仍有疑虑;他们等了又等,可是似乎无法继续旅程。

2月27日,车队折返回国。

@tarekshalaby:我们要回去埃及了,直到最后一刻,我都希望能去的黎波里,很遗憾此次无法成行。

@tarekshalaby:这条路两旁满是绿树和草皮,带着我们朝向前方的彩虹,美丽的利比亚。

Libyans waving their flag by the sea利比亚民众在班加西海滨挥舞国旗,照片由夏拉比拍摄,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Ali在回程不断自问,“何时适合介入?又该如何介入?”

我们遇见许多人都拒绝国际介入,害怕会有后遗症,其他人则希望有人来阻止这场杀戮,任何人都好,但我们现在能扮演什么角色?我们 是否应施压与介入?还是要提供更多医疗物资与人员?我没有答案,是否得等到死伤人数跨越某个门槛,我们才该干预?我在每个城市都听到,人们在训练部队,要 前往首都的黎波里参战,我希望冲突只会维持几天,想到那个疯子下台之前,还会有更多人命牺牲,我就觉得心痛。我想直到某一刻,革命会成为存亡战,人们会意 识到,自己只能选择为争取自由和反抗迫害而死,或是活着庆祝新生,目前我们只能尊重他们的意愿,让他们自行完成这项任务。

他说自己未来可能会发表更多有关这趟旅行的记录:

这是我正式的第一篇博客文章,只是记录事件时序,我之后可能会再写下对利比亚革命的看法、利比亚与埃及革命之间的差异,希望届时利比亚人民已拿回全国。

同行成员Muhammad Ghafari也写下自己的心得,笔者认为,我们必须感谢像这样的人,在主流媒体报导利比亚内容有限之时,分享他们的故事。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