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利比亚:非洲佣兵争议

利比亚社会反抗强人领袖格达费(Muammar Al Gaddafi)两个多星期以来,一直有传闻指出,政府外调“非洲佣兵”前来捍卫岌岌可危的政权。

全球之声曾报导,塞尔维亚佣兵驾驶战机轰炸利比亚民众,但多数有关佣兵的臆测都指称是“外国人”和“非洲”,其实就意指佣兵来自“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及“黑人”,这则消息传遍国际媒体阿拉伯媒体、網絡公民媒体及影片

既然利比亚民众肤色有深有浅,为何佣兵消息要强调是黑人?

KonWomyn在Sky, Soil & Everything In Between博客里,撰写公开信给半岛电视台,担心叙述过于简化,直接指称“非洲佣兵”,而未深究这些佣兵的确实身分,让这则讯息在世界各地媒体流传。

这些说法也在散播恐惧,Arabist.net网站一篇关于利比亚的佣兵文章之后,Benedict留言认为

…在恐惧与资讯有限的情况下,有关外来人士制造暴力的传言甚嚣尘上(例如2009年“阿拉伯人”殴打伊朗抗议群众的谣言);第二,利比亚有许多非洲移民,可能成为愤怒群众眼中的代罪羔羊,利比亚也有黑人,有些人甚至是政府军成员。

目前在利比亚被逮的佣兵之中,他们的身分证件显示来自突尼斯、尼日利亚、几内亚乍得加纳有传闻指称,格达费在该国招募佣兵的价码最高达2500美元;埃塞俄比亚也传出类似消息。以下影片中,利比亚Al Barqa当地民众据称抓到一名佣兵:

Map of Libya and the Mediterranean Sea

利比亚与地中海地图

目的地:利比亚

对许多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民众而言,利比亚总是充满就业机会,人们也会以此为跳板,希望能横渡地中海前往欧洲,据估计,利比亚有150万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居民,主要从事石油业和营建业。

格达费也透过金钱和政治影响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利比亚军方过去训练多个叛军组织,以往也曾多次招募佣兵。

格达费在执政早年,人们常称他为“领导”,号召各地年轻移民团结一气,参与查德、乌干达、巴勒斯坦、黎巴嫩、叙利亚等地的冲突,企图一统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并实施阿拉伯文化。

攻击移民

最迫切的问题在于,许多居住在利比亚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民众遭到攻击,只因人们假定他们是佣兵,Ethiopian Review博客有关埃塞俄比亚佣兵的文章中,不少人留言担心无辜难民成为暴民攻击目标。

Ganamo留言指出

有些人可能是无辜难民,在社会动荡时期的暴民心态中,人们常无法清楚辨别罪犯和无辜外籍人士,因为我有亲身经验,虽然革命仍要继 续,我们必须谨慎保护难民,尤其是流亡在外的埃塞俄比亚民众,埃国政府也只在乎钱,会在重要时刻抛弃人民,不像其他国家忙着撤侨,在利比亚的埃塞俄比亚难民该 何去何从?

在许多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人民眼中,佣兵议题反映出北非地区的沙文主义。

N Thompson在Myweku博客指出

非洲多数民众都同情与支持上街抗争的埃及与突尼斯民众,但非洲媒体与论坛已开始讨论,利比亚抗争事件中,不断强调所谓的非洲佣兵,是否已开始显露出部分抗议人士的动机。

Sudan.net论坛上有人提出一个问题:利比亚是种族主义国家吗?许多人的反应非常激动,任何革命若要进行,首要原则难道不是尽可能向各方争取支持吗?

现居美国纽约的Tommy Miles也呼应这个看法,他在着重于西非地区的Tomathan博客指出

坦白说,我支持利比亚人民愤怒反抗残暴的格达费政权,此刻说他们会成功,也不会显得言之过早,况且整个区域也会因格达费下台而改善,不再时常出现动荡因素。

但一如北非多数地区,利比亚社会长期因肤色而衍生出各种恐惧、仇恨与迫害,有些利比亚黑人因为祖先是奴隶,故仍受到某些人鄙视,纵然国家相对繁荣,也仍有大批政治与经济难民。

署名Arab的留言者并不同意

这完全是人为的争议,利比亚也有消息指出,部分佣兵来自欧洲,但各位却不经意地遗忘,因为此事不符合种族主义心态,刻意昭告外界 佣兵是非洲人,其实与肤色毫无关系(这是西方偏见投射的经典案例),而是要标示出威胁来源(是依据语言,因为“非洲人”意指不会说阿拉伯语的非洲人,而非 黑人)。利比亚民众很清楚凶手是同胞,毕竟战机不可能全由佣兵驾驶,格达费之子所领导的菁英部队也不可能都是外国人,在此痛苦时刻,各位该保持沉默,让真 相陆续显露出来,而非单凭臆测、毫无根据,在设下特定立场后,刻意污辱为自由奋斗与牺牲的人民。

利比亚民众也善待部分遭逮捕的佣兵,以下这段影片中,许多人都在阻止愤怒群众追打佣兵(注:其中有暴力画面)。

一名来自查德的年轻佣兵接受英国《电讯报》访问时声称,当初对方是表示,将会送他到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工作,但飞机却转降在Al Bayda,自己和其他人分配到武器后,就得到枪杀抗争者的命令。

非洲岛国葛摩(Comoros)的Rijda博客提及此事

YouTube网站的一段影片中,一名黑人自称是佣兵,承认受到格达费之子招募来屠杀人民,这是为了保护自己,以免遭到暴民处死而做的告白吗?網絡上其他片段中,记录其他战死佣兵的尸体,流亡利比亚民众的网站里,亦提及有关外籍佣兵最夸张的传言,例如薪水三万美元。

Vincent Harris的博客Colored Opinions以非洲移民政治为主题,他认为欧洲领袖也有部分责任:

对于难民在利比亚的生活,欧洲必须负很大的责任,原因很简单,荷兰等欧洲国家协助利比亚建立缓冲区,阻挡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 移民前往欧洲,谁不记得格达费最近曾访问义大利?义大利总理贝鲁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向来以仇外闻名,看到他接待格达费着实有趣,但格达费之所以能出访,就是因为欧洲藉由利比亚遏阻移民。

许多人亦担心,佣兵问题只是个起点,the Arabist博客指出:

…若政权突然崩溃,面对利比亚各大城市内,共有数千名火力强大、还没拿到钱的佣兵,继任者该如何处理?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