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爱护葡萄牙语(及其所有的变体)之宣言

全球有超过2亿人口使用的葡萄牙语,常常被形容为葡萄牙语系国家的“故乡”。每年的2月21日是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99年订定的世界母语日,为了向葡萄牙语的语言本身及文化的多样性致敬,谨以本文邀请大家一同浏览葡语博客们的反思,就以他们阅读第一部献给葡萄牙语的小说[葡文],安哥拉作家José Eduardo Agualusa新作《Milagrário Pessoal》(奇迹的私人笔记(暂译))开始。

本篇文章的标题是取自[葡文]博客Mértola,Carlos Viegas在这博客里评论《Milagrário Pessoal》是:

一份热爱葡萄牙语和它所有变化的宣言(…) 是一趟关于我们语言的历史、关于滋养丰富它的地区和文化的巡礼。

Foto: Lu Freitas no Flickr. CC BY-NC-SA 2.0

照片来自Manu Magalhães,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葡萄牙语是以下8国的官方语言:安哥拉、巴西、维德角、几内亚比索、莫三比克、葡萄牙及圣多美普林西比,他们分散在非洲、美洲、亚洲及欧洲四块大陆上[译按:葡语在中国澳门也享有官方语言的地位],因此,葡语广泛但不连续地分布在全球各地(占地球面积的7.2%),包含各种极不相同的生存环境,这点可以在它拥有各种不同的方言上表现出来。葡萄牙语是排名第五的网际網絡语言,根据全球网际網絡统计(Internet World Stats),约有8,250万名網絡客使用葡语。

葡语界唯一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2010年6月辞世的萨拉马戈(José Saramago)曾说:世上没有葡萄牙文这种语言,而是有很多语言使用葡萄牙文(“There is no Portuguese language, but rather languages in Portuguese.” )。作家Agualusa接受博客Porta-Livros(书讯)访问[葡文]时表示:

葡萄牙语是所有讲葡萄牙语的人共同构建的语言,也正因此使它非常有趣,很优美、有弹性和有可塑性。

这部小说,或者如记者Pedro Mexia在书评<语言政治学>(Politics of Language)[葡文]里描述的,“以小说形式探讨葡萄牙语的论文”,是一部书写爱情,同时也在探讨葡语构建过程的故事。Agualusa在上述的访问中承认,对于“很多优美的文字,现在已经失落或不再运用,感到万分可惜”,有需要且“有义务不让这些文字死去。”

Poem by Fernando Pessoa: He who cannot fully perceive a word, can never fully perceive a soul. Photo: Lu Freitas on Flickr. CC BY-NC-SA 2.0

费尔南多·佩索亚(Fernando Pessoa)的诗:若不能充分了解文字,就不能认识灵魂。照片来自Flickr 用户Lu Freitas,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Rui Azeredo在书讯博客里解释[葡文],这部[爱情]故事只是向葡语致敬的一种手段:

透过主要角色寻找新的葡语字汇,而新字非常巧妙地融入故事里(…)我们认识新字,就如同上了一堂我们没有察觉,却又受益良多的课一样。从葡萄牙到安哥拉,中间穿插巴西及其他国家,Agualusa向我们精巧展示了文字的游戏(依各地情况不同,有新字和古字)。

Bruno Vieira Amaral在博客Circo da Lama里简介[葡文]《Milagrário Pessoal》,他认为“文字有力量,文字就是力量”。Amaral引述《Milagrário Pessoal》中非常浪漫的叙述,评论葡萄牙语作为一种媒介,用来实践政治上的不服从、颠覆和民族主义:

文字也是权力,广义而言也是政治,可以表示不服从,如帝汶人民朗读贾梅士(Luís Camões)的十四行诗;可以宣示民族认同,如巴西的菁英人士改用源自[印地安原住民]Tupi族的昵称;可以表示颠覆,如被殖民的人民企图殖民外来殖民者的语言,以此来支配他们。

José Leitão在博客Inclusão e Cidadania(融入与公民)中支持这种说法[葡文]:

就语言政策来说,这部小说提供许多宝贵线索,值得社会学者、语言学家、以及制定葡萄牙语言政策的官员的重视。

Poem by Manuel Bandeira: Life did not come to me through newspapers nor through books/It came from the mouth of the people in the incorrect language of the people/Correct language of the people/Because it is the people who delight in speaking the Portuguese of Brazil/While in the meantime/What we are doing/Is mimic/The Portuguese syntax. Photo by Capitu on Flickr. CC BY-NC-SA 2.0.

Manuel Bandeira的诗:我不从报纸或书本来认识生命 /从人民口中说憋脚语言的人民 /说正确语言的人民 /因为他们才是真正在讲巴西葡语 / 在此同时 /我们所做的 /是模仿 /葡萄牙语的语法。照片来自Flicker用户Capitu,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部落圈阅读《Milagrário Pessoal》的读者在思考时,有时候会触及具有争议性的葡萄牙语正字协定,这是一项想要齐一所有葡语系国家的拼字方式的协议。Agualusa在书讯博客的访问中表示: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葡语系国家之间有这么频繁的人员及意见交流。(…) 而这使得语言彼此更紧密联系在一起。

PNETLiteratura博客的Pedro Teixeira Neves引述[葡文]书中的一段文字并提问:

“Moisés da Conceição写道,因为阿拉伯语的长期交流相处,使葡萄牙语深受期影响,基本上已经非洲化[译按:阿拉伯人中世纪由北非进入伊比利半岛],现需要因 地制宜,进一步深化,以更适合大多数的语言使用者。我们的目标是彼此并吞同化。….”一言以蔽之,在某种程度上,这里隐含的问题正是这部小说虚构铺陈 的地方。拐弯抹角的批评葡萄牙语正字协定?为什么不以此方式解读弦外之音?

Teixeira Neves并没有回答上述问题,只说“语言是宝藏”[葡文],并以此作结:

这宝藏并不保存在于使用它(也就是讲葡萄牙语这个语言)的民族的藏宝箱子里,而是在于它拥有地理的多样性,以及不断成长,变得更 丰富,更包容。简单说,语言有多重认同,这一事实恰是优势所在,并非缺点。语言有弹性,是一个会随岁月而变化的有机体;语言是每日不断的穿梭航行,在从未 曾见过,也未曾航行过的汪洋之中。

"

Antonio Risério的诗:文字是我们的素材,文字作为声音,作为意义,作为实践,作为密码,作为文化的指标,作为文化的水泥,作为历史,作为对象,作为变化和 多变的实体。照片来自Flicker用户Bernarda Maia,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本文插图由Paula Góes制作,所有照片均摄自巴西圣保罗的葡萄牙语言博物馆
校对:fffa4lulua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