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利比亚:非洲移民身陷险境

自从利比亚社会开始反抗强人领袖格达费(Mouammar Gaddafi),不仅是国内民众受到剧烈影响,居住在该国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民众也遭到波及,大批难民在前往邻国边界途中,会面临种种可怕情形,许多 黑人甚至不敢踏出家门一步,更遑论是出外填饱肚子,情况为何至此?

北非民众入口网站e-Joussour.net在3月2日发文指出:

因为害怕遭误认为拥戴格达费的佣兵,居住在利比亚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居民自血腥镇压开始后,便被迫四处躲藏,在这个他们也想离开的国家,似乎受众人遗忘。

无数非洲各地民众都移居利比亚,其中许多来自邻国,例如约30万人来自查德、约5万人来自奈及利亚、约1万人来自茅利塔尼亚,Mediapart网站一篇文章中(需订阅才可浏览),Carine Fouteau指出:

这些移民在大城市里,依据国籍不同而形成群体,他们对外求援,却没有人听见,位于Bamako的“马利移民协会”领导人 Alassane Dicko表示,“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民众很害怕,就我们所得资讯,许多马利人都尽可能聚集在一起,大约10人至30人左右,他们无法踏出家门一步,只能活在地底下,黑人们都在躲藏,因为有少数人遭受过暴力对待”。

全球之声先前也转载有关非洲佣兵问题的相关影片。

半岛电视台英语频道的报导中,指出非裔黑人在利比亚所遭遇的危险。

Abdou Karim Maiga在Bamanet.net网站上记录马利民众的证词,他提到有些人拒绝离开。

Mamadou Diakite年约30岁,是位公务员,他提及“自从冲突开始后,我们不断遭到迫害,尤其是媒体提到许多黑人担任佣兵,与格达费密切合作,这里的人说我们的总统支持格达费,所以我们被视为叛徒”。

另一位马利民众Chaka Sidibe四个月前才抵达利比亚,他证实自己和朋友好几个晚上不敢入睡,另指出

中国老板抛弃我们,在撤侨行动中离开,村民劝我们尽快离开,我们聚集在一起,徒步跨越国界前往埃及。

Relief Web记录人们努力拯救自己的真实故事:

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危,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民众又成为众矢之的,他们亟欲离开利比亚,于是付钱给人蛇集团,用密封的冷藏卡车将他们运至埃及。

联合国人道事务处的资讯单位Irin News网站上,通报某些索马利亚民众的经验:

存粮几乎已经见底,他表示,“房东虽然帮我们采买,但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冲突爆发之前,我们存了一点钱,但我们是劳工,已经12天没有开工”。

女性在冲突中付出的代价最为惨重,索马利亚难民Shamso Mohammed在上述文章中向Irin News表示:

索马利亚女性对未来格外忧心,“我在大约一年半前来到利比亚,希望能够前往欧洲,但目前尚未成功,当初我逃离索马利亚,就是想躲避冲突,如今却再度身陷冲突之中”。

Maryan Ali与Shamso同住,她害怕外人会闯进屋子里攻击,“好几户索马利亚人的住家都成为攻击目标”。

她提到,有三位朋友自五天前失踪至今,“我们安排他们去工作,他们出门后便失去音讯,最后所知消息是,他们遭到载着武装男子的车带走,我们完全不知道情况如何,也找不到人求助”。

Boukary Daou在Maliweb.net发表文章

3月2日这天,大约有134位移民踏上家乡土地,但我国同胞还有许多人住在利比亚。

依据上回所进行的行政人口普查资讯,利比亚国内还有超过9000名马利人。

Podcast Journal引述其他令人忧心的消息:

联合国高级难民总署发言人Melissa Fleming表示,相当关切“大批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难民,他们至今仍无法获准入境突尼西亚”;“国际移民组织”发言人Jemini Pandya亦提到此事,正在协助非利比亚籍民众撤离。

Carine Fouteau在Mediapart网站发表的另一篇文章中(Centrafrique Presse转载),“移民国际组织”发言人Jean-Phillipe Chauzy表示:

无合法文件在民众在当地受到许多限制,且人们来自不同国家,包括马利、几内亚、奈及利亚、尼日、多哥、贝宁、布吉纳法索等,若无护照在手,根本不可能合法离开利比亚,他们的处境格外危急。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